借棺

明天启年间,有个秀才名叫皮寒霜。皮寒霜命运不济,连考十年也未能中举,没有办法,秀才改做商人,他利用商道边的一间祖屋,稍加修葺,开了一间客栈。   客栈生意相当不错,可皮寒霜心里还是轻商重读,念念不忘仕...
阅读全文
倒影 民间故事选刊2018年

倒影

康熙帝临终前的第二十一天,圆明园南的畅春园进入了万木萧条的冬季。康熙帝穿着厚厚的冬衣,冷冷清清地坐在长椅上,静静地等待着皇四子—雍亲王胤的到来。   这已是他连续五次召见皇四子胤了。胤像往常一样,默默...
阅读全文
瘸婆牌坊 民间故事选刊2018年

瘸婆牌坊

明万历二十七年,春分刚过,十滴村来了两个人,引起一场不小的骚动。全村人都围着这两个人指指点点,有的甚至对着他们吐口水。这两人什么也不说,默默地走进一间破得快要倒塌的房屋。   这一男一女都年近五十,女...
阅读全文

真假字帖

明朝万历年间的一个早晨,丰城名人阮一白突然死去。消息传到县衙,县令莫威正在临摹一张字帖,手一颤,毛笔落在纸上,晕染成一团黑墨。阮一白是丰城百年来最著名的书法家,一手字深得颜氏三味—字字朴实、浑厚,堪称...
阅读全文

谁能救救我

明朝嘉靖年间,有个名叫钱贵的人,老家在太和。他以贩卖粮食为生,脑筋活络,生意越做越大,在省城开了十几家米店,日进斗金。   这几天,钱贵觉得莫名心慌,就上街找了个算命的。算命的给钱贵算了算,头摇得像拨...
阅读全文

玉美人

简伯昭是一个画匠。这年秋天,他独自进京投亲,走到一个叫桃花坞的峡谷时,天下起了小雨,他脚底一滑跌下深谷,晕了过去……   醒来时,他发现自己身处一间农舍中,房间里摆着不少绿植,这些花草造型各异,一看就...
阅读全文

海半仙的酒酿草药

嗜酒的人们还未喝海半仙的酒之前,光是闻一闻他酿的酒,差不多就醉眼迷离了。海半仙酿酒坊在诸暨同山镇最偏僻的冷巷,四里八乡无须问道于野,只须闻着酒香寻踪而至。   酿酒多半世家出身,没有三代以上的家族酿酒...
阅读全文

霍不老

月亮挂在东山,河里隐隐浮起白雾,王不得从河底升起来,爬上河岸,去找霍不老喝酒。   霍不老是下河汊的艄公,四十多岁,面前两只酒碗,青幽幽地映着月光。   王不得拾起一碗酒,虚敬霍不老,艄公点点头,拿起...
阅读全文
李赞元巧施苦肉计 民间故事选刊2018年

李赞元巧施苦肉计

顺治十五年,大清官李赞元奉旨巡查淮南、淮北盐政。离盐运使衙门所在地扬州还有一百里,两淮盐运使恩图就派盐巡头目陈有道来接。陈有道来到李赞元车前,行礼完毕,又恭恭敬敬送上一张大红龙凤喜帖。   李赞元接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