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善相恋

  • A+

武夷山的深山密林中曾经有我的家。这里十天半月不见有人来,日子过得很单调寂寞。弟弟8岁时,因上学山高路远,就闲在家里玩耍。为了防野兽侵害,父亲从很远的亲戚家抱来一只小狼狗,让它整天和弟弟一块跑来跑去。小狼狗很机灵,善解人意,嗅觉灵敏。它老远听到弟弟走动或嗅到家里人的气味,就欢跃地迎上来,竖起尾巴来摇摆着,甚至前腿跃起,直立着扑上人肩,伸出舌头舔人的脸颊,以示喜爱之情。可是不久,这只小狗失踪了,急得弟弟到处寻找。

  有一天,弟弟兴冲冲地跑回家,大嚷着:“狗找到了!狗找到了!”他没来得及向家人述说详情,就端起一盆水,揣上几个蒸馍跑了出去。

  我见状很奇怪,就跟着他来到一处山崖下的石洞里。弟弟闯入一片半人高的灌木丛,拨开密集的蒿草,我一看,现出两条浑身没有毛的很像狗的怪物,它们全身长满了水疮,尾巴上的肉都烂掉了,露出白花花的骨头。大狗的旁边趴着一只小狗,它前腿很短,后腿长些,可以站起来走路。两只狗依偎在一起,痛苦地呻吟着,并朝我们善意地望着。这天,我和弟弟守在两只狗的身边,一边喂它们吃,一边用水擦洗它们的伤口。

  下午,弟弟执意要将两只狗抬回家治疗喂养。父亲闻讯赶来,一看说:“你俩真傻!这哪里是狗,大的是狼,小的是狈。它们害了病要死了,要不早伤害你俩了。”说着抄起猎枪,顶上了子弹,要打死这对狼狈。弟弟跪在地上,用身体挡住狼狈,伸开双手说:“我不要你打死它们,它们并没有伤人,留下我要养活玩的。”母亲这时也赶来了,说:“人不欺弱者。动物和人一样的,谁有难处也要救的。”弟弟搂着狼的脖子,狼也伸出舌-头,朝弟弟的手上舔着。父亲见状,只好一边收枪一边说:“也好,兽之将死,其行也善。把它们带回去养在铁笼里。治好病,它们若咬人,就送到城里动物园。城里人没有见过狈,这家伙很少见,是稀罕物。”

  一个月后,狼和狈的伤都养好了,体力也恢复了。它俩在铁笼里蹦蹿不休,还互相舔着玩。一见弟弟,就一齐朝他轻吼,发出异样的声音,扑到笼边用舌头舔弟弟,时间久了,狼狈和我家有了感情,弟弟给狼取名“洋洋”,给狈取名“贝贝”。狼和狈是一对好朋友,和弟弟更是“铁哥们儿”。

  以后凡是家里人生气,两个家伙总是趴在地上闭紧双眼,动也不动,任我们用木棒捣它们。弟弟特别淘气,翻跟头时双手拉着狼的尾巴,狈则跟在弟弟的身后,用头顶着弟弟的屁股,帮他轻轻松松地翻过去。有时弟弟翻得太猛,窝了脖子,狈赶紧跑过来,用细长的舌头轻轻地舔着弟弟的手和脖子。弟弟被弄得痒痒的,顺手在狈的头上一拍,狈立刻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一次,弟弟的跟头翻得太猛,从斜坡上一下滚到石涧里。这段石涧水深湍急,弟弟一落水即被浪花卷向下游。这情景被狼看见了,它纵身跳下石涧,四爪在水中不停地划动,顺流而下,一口咬住弟弟的衣袖,可还是拖不动。这时,沿河边撵来的狈也跳下水,用头顶住弟弟,与狼合力将弟弟推向一个水流平缓的河滩,艰难地上了岸。弟弟已被水呛得昏迷不醒,他的手和脸都被石块擦破了,流了不少血。狼和狈蹲在弟弟旁边,哀哀地望着弟弟,用舌头小心翼翼地把弟弟身上的血水舔净。

  弟弟是被狼和狈送回家的。我们见了大吃一惊。忙从累得气喘吁吁的狼背上抱下弟弟。父亲将弟弟放在门板上,不停地按压胸部,弟弟吐出了河水,哇地一声哭了,我松了一口气。父亲用手拍拍狼和狈的头,它俩见弟弟醒过来,眼里露出欣喜的神情,尾巴摇来晃去,围绕着弟弟撒欢儿。

  这次狼狈救弟弟的事,使父亲对狼狈有了好感,他说:“这是天意,是善心感动了兽心。儿子救了狼狈,狼狈回报儿子,看来兽性也能驯善。”

  初秋的一天,父亲放牧回来说,现在武夷山区野狼成群,大白天还敢闯进羊群叼羊,每天放牧得有两条狗陪牧。一时托人在外边寻狗未得,急得父亲像什么似的。弟弟说:“这狼狈在家时间长了,也驯服了,让它俩护羊群吧。”父亲起初不肯,在弟弟的一再恳求下,才勉强答应下来:“也好,让这两个家伙跟着去。若它俩看守不住,就任它们跑回山里去,也算我们放生了。”

  那天,山里第一次暴风加雪。下午,羊群突然骚动起来,在山崖下挤成了堆。这时,立在山头上的狈发出一声怪叫,随之狼也蹿出来应和着。听到狼和狈的叫声,父亲起初不知何意,继而猛然想起可能是狼群来了。不一会儿,狼跑到父亲跟前,用头将父亲向另一侧顶。父亲明白了,忙挥动鞭子,赶着羊群钻入旁边的一个山洞。这时,只见狼与狈正奔向另一座山头,朝着远处嚎叫起来。

  原来真的是狼群。幸亏狼狈及时地报信,又机灵地将狼群引向另一个地方,要不这十几只狼攻击羊群,会是一片血腥的景象。

  我家与狼狈之情发展到最深是在那年冬天。父亲在放牧时,在山头上的狈又发现了狼群。几只狼不听“洋洋”的劝阻直冲羊群,父亲慌忙之中举枪向狼群打去。不料斜剌里两只黑狼扑倒了父亲。关键时刻,“洋洋”飞身而至,猛扑上去和两只黑狼搏斗,连肚子都被咬破了。这时狈也赶来助战,为父亲赢得了时间。几声枪响后,狼群丢下两具尸体落荒而逃。

  “洋洋”和“贝贝”救了父亲,而“洋洋”自己却被咬成重伤。狈整日里蹲在旁边给它的难兄舔着伤口,可“洋洋”高烧不退,不吃不喝,弟弟给它灌药它也懒得张口。一日清晨,狈“呜呜”地叫着,弟弟跟着它到“洋洋”跟前一看,“洋洋”身体已经僵硬……

  山里连着落了几天雪,“贝贝”一直没有回家。弟弟跑到山坡上,看到狈孤零零地守在黄土堆旁,身上落满了雪。远远望去,在这荒凉寂静的山林里,狈久久地仰望着苍天,像一尊雕塑,使我们看见一种人与自然,自然与野兽相善相恋的永恒。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