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王

  • 1
  • 17,383 views
  • A+

“午时三刻,杜二要在菜市场开刀问斩!”这个消息一经传开,绵州城的百姓,顿时如潮水般纷至沓来。

  说起杜二,在绵州可谓家喻户晓。此人中等个子,身材瘦小,不学无术,吃喝嫖赌无一不精。祖上世代经商,颇有些家资,等传到他手里,短短数年,就被挥霍殆尽。于是,他整日与一帮地痞混在一起,干些伤天害理、掠人钱财的勾当,绵州百姓无不深受其害。前不久,他在“悦来赌坊”与人赌博,欠账耍泼,发生口角,将人杀死在赌桌上,被判死罪。

  此时,绵州城菜市场斩首台早已被围得水泄不通,手执刀枪的官兵,将洪水般的人群挡在外围。人群中不时有人喝彩称快:“真是该杀!”有人附和:“是啊,老天有眼啊!”

  法场之内,监斩官、刽子手均已就位。杜二五花大绑,跪倒在斩首台上,望了望身边刽子手手中冒着丝丝冷风的鬼头大刀,不寒而栗,感叹地说:“没想到我杜二年纪尚轻,今天就要命丧于此了!”正在胡思乱想之时,只听监斩官大声喊:“午时三刻已到,行刑!”人群顿时一阵骚动。

  谁也没想到,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刽子手刚要挥起鬼头刀,突然,平地刮起了一阵旋风,吹得黄土飞扬。一粒细沙偏巧吹进了刽子手的眼中。与此同时,原本的大好晴天,顿时乌云密布,天色陡然暗了下来。监斩官一见情况不妙,恐怕有人趁机劫法场,连忙令人将杜二暂时收押死牢,择日再斩。

  杜二本已心念俱灰,以为必死,不承想上天偏偏救了他。他不禁暗自庆幸,在牢里坐了一会儿,感觉浑身乏力,加上今天斩首台上的惊吓,竟迷迷糊糊睡着了。不知睡到什么时候,忽然听到一阵的声音,他恍恍惚惚地睁开眼,借着窗外的月光一看,不禁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只见自己身旁卧着一只硕大无比的白耳老鼠,足有成年家猫一般大小,身边还跟着一只普通的幼鼠,正在津津有味地偷吃着他的饭菜。杜二暗想:“连你这类鼠辈都来欺负我,以为我真无翻身之日了吗?!”于是,他眯着双眼,不露声色。突然,伸出手疾扑上去。

  大鼠背上一凉,感觉不妙,抽身躲开了。幼鼠反应迟了一步,被杜二攥在了手中。大鼠一见幼鼠被擒,跑出几步远后,又回身立在原地。一双鼠眼如黑宝石一般,愤然瞪视着杜二,嘴中露出两排寒光闪闪的尖牙。

  杜二自言自语:“死我都不怕,还怕你这畜生不成!”手中略一用力,幼鼠顿时疼痛得“咝咝”惨叫。大鼠看看幼鼠,又看看杜二,立刻双目闭了下来,不住哀叫,仿佛恳求他放了自己的孩子。

  杜二不禁心中一惊,难道鼠类和人类一样懂得母子亲情?他想放了幼鼠,心中忽然灵光一闪:常言说老鼠生来会打洞。既然这大鼠能进这监牢,就必定有洞口通向外面。于是,他扒开草铺,仔细翻看,在一处不起眼的蒲草杂陈之处,居然有一个碗口大的鼠洞。他计上心来,指着鼠洞,说:“你如果想救你的孩子,现在就开始挖这个洞穴。明早天亮之前,我要从此洞逃出,如果不照我说的办,我就……”说着,他手上一用力,幼鼠登时又发出一声惨号。

  大鼠若有所悟,犹豫片刻之后,回身看了看幼鼠,钻入洞中。杜二左等右等,直到牢窗外天色渐明,也不见大鼠出来,恼怒之余,下意识地手一用力,没想到幼鼠一动不动了。

  杜二摊开手一看,幼鼠早已断气。正在此时,忽听得一阵声响,他立刻把手重新握好,只见大鼠双爪血肉模糊,钻出洞来。原来那碗口大的洞口,竟然已有三个碗口粗细。

  杜二本来身子就瘦小,刚好钻了出去,等钻出大牢一看,才发现洞外原来是一处偏僻的小巷,于是,匆匆把幼鼠一丢,借机逃走了。从此,他隐姓埋名,投奔一个远房亲戚五年有余,跟着别人低调经商,竟也赚了不少银子。

  世事变幻无常,转眼之间,旧朝灭亡,新朝开国皇帝登基,大赦天下,杜二几经辗转,这才敢回到故里。常言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他靠着金钱铺路,能说会道,竟捐来个七品县令,被派往绵州的邻县定平县赴任。

  在定平县任职两年有余,杜二明里勤政爱民,暗里却干尽坏事。闲暇之余,还“深入民间”,假意慰问百姓疾苦,实则搜罗民间奇珍,借机寻花问柳。

  这天,杜二正在后花园饮酒听曲儿,只见师爷气喘吁吁地跑过来,说:“大人,吏部尚书孟大人要来了!”杜二惊问:“孟大人,来定平有何公干?”师爷说:“孟大人是办差路过本县。”接着,话锋一转,“孟大人乃吏部重臣,官员提拔之事全凭他与皇上做主。杜大人,这是好事啊!”

  杜二听师爷分析之后,也不禁惊喜万分,心想,孟大人既然路过定平,必定要稍息数日,此时,正是傍上这棵大树的好机会,只要这次把他服侍好,以后吏部若有人事变动,自己定能飞黄腾达。

  杜二得知孟尚书今晚就到,立刻吩咐师爷,开始准备。黄昏时分,几十名官兵簇拥着一顶官轿缓缓到达定平县衙。杜二早已在县衙门前等候多时,行过官场之礼,寒暄一番后,杜二在定平县城最豪华的“杏春酒楼”摆宴为孟尚书接风洗尘。

  酒过三巡,孟尚书笑着说:“杜大人,你上任不满三年,我在路上听闻,百姓口碑极佳,实在难得啊!”

  杜二心中暗喜,知道自己派出的下人装扮的百姓为自己沽名之事起到了作用,连忙躬身一礼:“下官只是尽了自己的职责而已,您太过奖了!”孟尚书连连摆手:“哪里哪里,等我差事办完,回到圣都,面见皇上,定会如实上奏!”杜二一听,顿时受宠若惊,连连道谢。等到酒席已罢,杜二为了显示自己的恭敬之意,执意要孟尚书住在自己家中。孟尚书推辞不过,只好答应了。

  却说这孟尚书是个正直、清廉之人,他有个毛病,喜欢挑灯夜读。自己一个人看书看到半夜时分,觉得困乏之极,刚把鞋子脱掉,正准备歇息,忽然,只听房梁上一阵骚动,震得床棱微微作响。他定睛一看:一只硕大的白耳老鼠“哧溜”一声蹿了下来,来到床前叼起他的一只鞋子,“吱吱”叫了两声,回身就跑。

  孟尚书惊愕之余,见自己的鞋子被大鼠叼去,不顾赤脚,紧随着追出门去。此时,杜府上下俱已歇息,唯有几盏灯笼摇曳着烛光依稀闪亮。

  孟尚书刚拿起一个灯笼,就见那只大鼠跑跑停停,回头望望孟尚书,好像并不急于把鞋子叼走。孟尚书觉得更加奇怪,跟着它不知不觉地来到了后花园。这时,大鼠钻进假山的一处小瀑布中,瞬间不见了踪影。

  孟尚书不顾水凉彻骨,也钻了进去,借着烛光仔细一看,不禁大吃一惊:瀑布后居然是一个一人多高的洞穴,洞内用油布盖着几十只紧锁的大箱子。只见大鼠不知从哪里一下子跳到旁边的一口箱子上,露出满嘴锋利如刀的牙齿,不大工夫,就啃破了箱底。只听“哗啦”一声,竟然滚落了一地白花花的银子和各样的珍珠、宝玉……

  孟尚书秘密派人进洞清点,惊得是瞠目结舌,单单白银一项,就有一百多万两。

  第二天一早,孟尚书写好奏章,派人火速飞报朝廷。皇上闻知,龙颜大怒,赐“斩立决、示众三日,以儆效尤”。圣旨下达第二天,罪大恶极的杜二即被午门斩首。

  选自《故事世界》2013.2B

  •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于2014年7月12日00:00:00,由 发表,共 2702 字。
  • 转载请注明:鼠王 | 民间故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0   博主  0

    • avatar Thomas 0

      人贱自有天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