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蹄和尚

妖孽横生
  仙台镇的人们每到初一、十五都会去镇子西边的仙斧庙烧香拜佛。这时,总会有一个老和尚在庙门外倚着墙根坐着,专注地打量每个来烧香的人。这个老和尚常年穿着一件脏得已看不出颜色的僧袍,左袖子比右袖子长出一大截。这样一来,老和尚便只把右手露在外面,左手则藏在长长的袖筒里,从来没伸出来过。
  有香客问他:“老师父今年高寿了?”老和尚便从鼻孔里哼出一声“九十九”。一听他的回答,人们便会相视一笑,因为据镇上的老人说,他们小时候跟着大人来庙里上香,老和尚就在这坐着了,那时人们问他多大岁数,他就说自己“九十九”。这都多少年过去了,当年的小孩儿都胡子一大把了,他却还是九十九,一岁没长!
  老辈人还说,曾有人窥见过老和尚左袖子里藏着的那只“手”。那根本就不是人的手,而是黑乎乎的一坨,好像是个什么动物的蹄子。
  不管人们怎么说,老和尚依然我行我素,每天一早默默地坐在庙门外,打量来上香的香客,一直到日落西山,他才失望地起身离去。有一次,一个小沙弥听到老和尚一边走一边嘟囔:“你可该来了!”小沙弥很是奇怪,心想,他从不外出云游,也不与人结交,他在等谁呢?
  而就在这时,仙台镇出了怪事。
  仙台镇后有一座仙台山,这几天,人们发现仙台山的上空飘来一片黑云。起先是一小片,慢慢地,云片越来越大,最后,黑云竟遮住了半个天空。这天,整个镇子的狗突然都不叫了,半夜里,刮起了一阵旋风,风中带着腥臭味。旋风过后,人们发现从没断过的更夫梆子突然不响了。等到天亮人们才知道,老更夫莫名其妙地不见了。大伙儿找遍了全镇也没找到,真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人们在胆战心惊中过了两天,第三天,发生的事更吓人了。半夜里,外面又刮起一阵腥臭的旋风,一团黑雾向镇子这边飘来。突然,一个硕大的三角形脑袋“扑棱”一下从黑雾里探了出来。不少老百姓都看见了,那是一条巨蟒!
  这条巨蟒可不是一般的蟒,它原是天界的一条草蛇,偷偷溜下界蛰伏于仙台山,已修炼了千年。眼看千年修行圆满,就能化龙升天,但因它是偷偷下界,藏匿起来阴修,体内缺少阳气,所以要吃够阳间百人才能增补所需的阳气,老更夫就这样命丧蛇口了。
  出了妖孽,这太可怕了,立时仙台镇人心惶惶,人们蜂拥到仙斧庙烧香拜佛。倚坐在庙门外的老和尚此时也显得有些焦灼,他嘴里嘟囔着:“祸害现身了,你还不来?”
  就在这时,庙外传来一阵喧哗,人们一看,原来是镇上李老汉的儿子李冒哭着喊着,要来庙里当和尚。
  葫芦新娘
  这可奇怪了,李冒是李老汉的独子,今天是他的大喜之日,怎么新郎官不当,来当和尚?
  原来这李老汉早年丧妻,一个人拉扯大了儿子李冒。眼看李冒十八岁了,他便想请媒婆给儿子寻个好媳妇。李老汉请的这个媒婆,长着一双半吊子眼,人们都叫她“半吊”。这半吊一听李老汉要给儿子说媳妇,当下眉开眼笑。原来,半吊有一个娘家侄女,名叫大俊。想当初大俊一落生,连见多识广的产婆都被唬了一跳,真没见过这样的长相:一张脸两头宽中间细,活像一个葫芦!父母见孩子生得丑,就给起名叫“大俊”,为的是用“俊”来压“丑”。可大俊长大后非但没俊,还脾气暴躁,食量大过两个壮汉,全没一点女孩样。
  大俊十九了,没人来提亲。大俊爹娘便让半吊给大俊找个婆家。半吊眼光老辣,她看出李家一老一小是两个老实疙瘩,于是眼珠一转,两手一拍,笑着说:“这真是好女儿多剩,好姻缘多碰。老婆子娘家有个侄女,虽说比您家令郎大上一岁,但那长相可是天下无双,每天就知道不惜力……”
  这一番抹了蜜的话,说得李老汉爷俩相当满意,于是订婚、完聘,很快到了迎娶的日子。李冒一进洞房,就迫不及待地拿着秤杆去挑新娘的盖头,哪知盖头刚挑一半,露出了一张恐怖的葫芦脸。李冒浑身一哆嗦,一害怕,把挑了一半的红盖头又给盖上了。红盖头挑起再撂下,对新娘是莫大的侮辱,这一下惹恼了大俊,就见她“呼”的一下,自己把盖头扯下来,站起来挥巴掌就朝新郎扇了过去。
  外边的人听到新房里“咕咚”一声,都忙来看究竟。只见李冒被打得趴在地上,他看看众人,悲怆地从地上爬起来,二话不说,朝仙斧庙就跑。
  此时,仙斧庙门口乱成了一团,大伙儿你一嘴我一嘴地劝着李冒,只有老和尚平静地看着这一切。就在这时,更猛烈的嘈杂声从后边响起,原来是大俊追来了!此时她一张脸已气成了紫葫芦,鱼泡眼瞪得老大。忽然,一直安稳坐着的老和尚“腾”地站起来,他两眼放光,盯着大俊,嘴里喊了一声:“师弟,你让我好等啊!”
  这一声,让所有人都愣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老和尚和大俊的前身本是一对师兄弟,法号分别叫慧觉和慧明。他俩苦修圆满飞升后,师弟慧明却因功德尚欠,需再次轮回,平息仙台山巨蟒之祸,以补其功德。慧明洒泪拜别师兄,登上了转生轮,慧觉却发现师弟落下了辟邪利器——黑驴蹄子。慧觉知道,没有黑驴蹄子,师弟就会抵挡不了千年巨蟒,遭其吞噬。
  慧觉决定偷偷下界给师弟送黑驴蹄子。他转生后,死死拿着黑驴蹄子的左手化为了驴蹄。因为他不知道巨蟒何时出来祸世,所以来早了,一直在仙斧庙苦苦等着,又因修行之人,百年即会圆满飞升,所以他一直说自己九十九岁,以避百年之期。
  此时,老和尚一喊大俊“师弟”,不仅大伙愣了,就连刚才还暴躁异常的大俊突然间也安静了。她呆立在那,直愣愣地看着老和尚。老和尚来到大俊跟前,用手拍了拍她头顶韵神聪穴,大俊就觉得一阵凉风直透印堂。她如梦方醒,双手合十,面向老和尚,口称:“师兄。”
  老和尚伸出左手,露出环绕着一圈银毛的黑驴蹄子。只见他右手刀光一闪,黑驴蹄子被当场斩下,递到大俊跟前。大俊双手接过,合十相拜。人们见了又惊又喜,惊的是一代高僧投胎后竟转成了女儿身,喜的是天降吉人,来降服妖孽。
  舍身除妖
  当天夜里,大俊悄悄躲在镇口的一个土堆后,这里是巨蟒下山的必经之路。三更天,一阵腥风刮起,巨蟒裹着黑雾来了。大俊盯着巨蟒,她手里握着一把大斧子,这把大斧子是仙斧庙的镇庙之宝,足有平常斧子的十倍大,斧头有百斤,木柄三米多长。巨蟒朝着大俊藏身的土堆来了,一口阴气“呼”出,周围空气中的湿气立刻凝结成片片霜冰。大俊的一张葫芦脸气得通红,只见她手一扬,把黑驴蹄子一下扔进了巨蟒的大嘴里。
  黑驴蹄子一进巨蟒的肚子可就热闹了。巨蟒是阴修,阳气太少,而带着一圈银毛的黑驴蹄子又是最阳之物,它在巨蟒肚子里烧灼得巨蟒没抓没挠、异常难受。就见巨蟒扭动着大水缸一样粗的身子,向一棵老槐树滑去。大俊一愣,提着斧子也跟了过去,悄悄藏在了老槐树对面的树上。
  老槐树下是一口老井,原来,巨蟒要喝深井水来灭肚子里的灼火。大俊一看,赶紧掂起了大斧子,她要等巨蟒喝水时一斧子砍死它!
  哪知巨蟒并没直接去喝水,而是顺着老槐树“呼”地盘了上去,然后把整个身子像一根大粗绳子一样挂在了树上。大俊明白了,巨蟒这是在做防备,防备喝水时被袭,先将自己挂起来,一有动静便能借着挂在树上的劲儿抬头起身。
  就见巨蟒朝老井里伸进头去,它身上锃亮的厚鳞闪着亮光。大俊知道,必须抓住巨蟒吞咽的机会砍它,只有这时,它身上的蟒鳞才会上翘,顺着上翘的鳞缝才能砍到巨蟒的身子。如果砍在厚厚的蟒鳞上,不仅伤不到巨蟒,反会被它吞噬。
  巨蟒在喝水,只见它身上的鳞片微微闪动,“忽”一下便上翘了!说时迟那时快,大俊从树上直扑过去,拼足了力气,一斧子砍向巨蟒。
  这一斧子把巨蟒齐刷刷地斩为两截,大俊刚松了口气,就见巨蟒悬进井里的半截身子借着吊在树上的力,一下抽了回来。大俊一愣的工夫,巨蟒的大脑袋已伸着红信子过来了。大俊见状,拔腿就跑,一心复仇的巨蟒凶狠地拖着半截身子在后边狂追。
  大俊没往镇子里跑,而是带着巨蟒一路奔仙台山而去。这是她的慈悲心,她怕怒极了的巨蟒祸害镇子里的人们。巨蟒追着大俊,围着仙台山转了九个来回,身子断口处流出来的血绕着仙台山划出了一道血河,最后血尽而死。大俊也累极吐血倒地,死在了巨蟒的尸体前。
  当人们找到大俊时,只见吐尽鲜血的大俊已没了气息,不禁痛哭失声,跟李家父子一起把她抬回了家里。一进李家院子,就见老和尚已站在那迎着了。他走过来,对着大俊的尸身叫了声“师弟”,又用手轻轻一招。人们惊奇地发现,从大俊的身体里竟飘然而出一个模糊的人影,他身着僧袍,双手合十站在当地。老和尚面露欣慰之色,他面向众人,用手一指大俊的尸体,说:“日饮一盅巨蟒血,连饮九日,便可救活女菩萨之命。”然后便与那个影子一起飘然不见了。
  李家依老和尚之言,每天将一盅巨蟒血喂给大俊,到了第九天,大俊果然有了气息,脸色也渐渐滋润起来。滋润起来的大俊一改原先的容貌,成了一个娇俏的美人,跟李冒相敬如宾,日子过得甜甜美美。有人问她斗巨蟒的事,她却全然不知,可对亲人又尽都相识,一直善奉照拂。
  选自《故事会》2014.1上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