撑“竿”跳出集中营

跳伞被俘
  1943年6月14日午夜11点,英国皇家空军792飞行中队的杰克·维克利中尉驾驶他那架C-4-2号远程轰炸机,在对柏林的夜间空袭中被德国人的高射炮击中,杰克依靠降落伞捡了条命,但他刚着地,就成了德国人的俘虏,受到德国人的严刑拷打。
  8月初,杰克被送到一个用铁丝网围着的战俘营──玛克维茨集中营。这是德国看守最严密的战俘营,据说自玛克维茨战俘营设立以来,从来没有人活着逃出去过。玛克维茨战俘营的四周围着一圈高达3.5米的铁丝网,网外是一条7米宽的水沟,在沟那边是一片宽阔的沼泽地,长满高大的蒲草,像个小森林似的。在蒲草下面却是几十厘米深的泥潭。人的脚一旦陷进去,就不能自拔。只有过了这魔鬼般的沼泽地,才算真正逃出战俘营。因此,逃跑成功的可能性几乎等于零。然而,面对如此险恶的环境,逃跑的密谋依旧在战俘中酝酿着。战俘们还专门成立了一个“逃跑委员会”,由英国军官哈德上校负责领导,为避免不必要的损失,所有逃跑计划必须通过哈德上校审定,如果他认为计划行不通,就必须予以废止。如果他认为有成功的希望,就会全力支持。
  危险计划
  杰克到这里已经两个星期了,但逃出去的强烈念头,始终缠绕在他的心头。他跑遍了整个战俘营,仔细观察。战俘营东北部有一块高地,与高地相对的沼泽地的另一边,有一个正在使用的德国空军机场,它建在比战俘营地势还要高一点的地方。杰克注意到,每天破晓时分,飞机场上总停放着十几架“梅塞施密特”式飞机。他还发现,他们睡觉的屋子是由废钢管搭起来的,而且床铺也是由这些轻型钢管支撑着。随后,一个大胆的逃跑计划,在他心中逐步形成。
  8月22日早晨,杰克找到哈德上校,请求他支持自己逃离这里,上校微笑着说:“你要怎么做?”杰克说:“上校,我是飞行员,我想搞一架飞机飞回去。”哈德上校满腹狐疑地问:“你的想法很大胆,但你有什么高招可以摆脱这里的严密防范?”杰克沉着而又自信地答道:“跳过它,上校。”哈德上校惊奇得好半天说不出话来。杰克首先介绍自己在大学和部队里都是撑竿跳高运动员,拥有越过4.15米横竿的实力,因此3.5米高的铁丝网,对他来说倒算不了什么,至于撑竿跳用的竿子,他已物色好了。在他睡觉的大房子里,有支撑着床铺的轻型钢管,每根钢管长1.9米左右,拆下4根管子,把它们两个两个拧在一块,就能做成两根3.8米长的撑竿……听完杰克的计划,哈德上校倒吸了一口冷气,说:“孩子,这太难了!”上校又问:“具体时间呢?”杰克不假思索地答道:“明早5点左右,破晓时分。因为这时德国兵戒备最为松懈。更重要的是,那座机场的飞机,每天破晓时都准时将引擎发动。”哈德上校完全被杰克的越狱计划折服了,他决定支持杰克。
  一跃而出
  破晓前一小时,哈德上校推醒了杰克。难友们也醒了,大家都焦急地等待着那个时刻的到来。东方泛出了微微的鱼肚白,突然间,从500米外的军用机场方向,传来了“梅塞施密特”式飞机发动机的嗡嗡声。杰克兴奋地说:“时间到了。”
  杰克赤着双脚,轻盈敏捷地奔跑着,突然,有一个德国兵牵着两只狼狗往铁丝网这边走来。来不及回头了!杰克一口气跑到离铁丝网仅20米远的地方。狼狗凶猛地叫了起来,德国兵抬起头,吃惊地喘着粗气,压根儿想不到一个手握长竿的高个子竟然冲了过来。他发疯似的叫起来:“站住!你要干什么?”德国兵松开拴狗的皮带,笨拙地从肩上取下自动步枪,战战兢兢挥舞着。两只狼狗飞快地蹿到杰克面前,杰克毫不畏惧,猛地压低了钢竿的端部,冲到铁丝网前,说时迟,那时快,他摆着左腿,全身向上高飞,悬垂在撑竿的上方,像燕子一样轻盈利落地越过了铁丝网。那直立的撑竿向里侧倒了下去。看守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一不小心触到了铁丝网,发出凄厉的尖叫。
  杰克在铁丝网另一侧匆匆落下,稍一站稳,他就飞也似的蹿进一片灌木丛里。这时机枪子弹雨点般地从望塔上泼下来,在他周围呼啸着。半分钟后,他终于看到了那条7米宽的水沟。从灌木丛里传来德国兵嘈杂的喊声和警犬的狂吠声。他用双手把背上的另外两根竿子解下来,掏出钳子,飞快地组装成一根。狼狗很快发现了他,向他猛追过来。千钧一发之际,杰克发现沟边有一块巨大的石头,他咬咬牙,放低了竿子朝石块跑去,用力戳在石块的凹坑上,两秒钟以后,他已经跳起来,向沟那边飞去。
  杰克握着竿子,拼命地爬上沟岸,冲进没膝深的污泥和蒲草中。德国兵迅速朝附近的一座桥奔去,他们相信逃跑者肯定陷入了那个不能自拔的泥潭里,等着他们来抓呢。殊不知,杰克上岸后便迅速把绑住竿子的铁丝用钳子扭开,撑竿变成了一双高跷。他踏在早已装好的铁板上,一步步地向前运动。虽然很慢,但高高的蒲草把他很好地隐蔽了起来。当德国人准备活捉陷在泥潭的逃犯时,杰克已经走到了沼泽地的尽头。现在,飞机场3米高的警戒电网出现在杰克的正前方,他已经能够清晰地看到那些正在发出巨大轰鸣声的飞机。他迅速地将高跷又改成了撑竿,选好地点,轻松地越过了铁丝网,把那根救命的撑竿抛在了后面。他蹑手蹑脚地来到一架飞机跟前,一名德国飞行员正趴在飞机旁检查着什么。杰克走到德国人的背后,用钳子猛击他的头部,德国兵倒了下去。杰克爬上飞机,拉动驾驶杆,飞机往前开动了。仅仅3分钟以后,玛克维茨战俘营里发出一阵欢呼声。战俘们迎着朝霞,发疯似的涌出屋子,向半空中一架急剧上升的“梅塞施密特”式飞机挥手高喊,而杰克也正洋洋得意地坐在飞机座舱里向下面的难友们招手致意。
  杰克,就像一只蚱蜢,用他的撑竿跳成功地取得了难以置信的胜利。他迅速甩开追击他的德国飞机,先后越过了德国、法国和英吉利海峡。8月23日中午,他已经在792轰炸机中队的飞机场跑道上安全着陆了。打那以后,人们给杰克起了个外号叫“蚱蜢人”。
  选自《良友周报》2014.5.13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