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玉的人

  • A+

1.不老药
  每次照镜子的时候,苏越都觉得自己在做一个永远不会醒来的美梦。
  镜中人年轻、妩媚、艳光四射,美丽得不可方物,可是在娇嫩的皮囊里面包裹着的却是一个八十岁的老妖精。
  苏越幽幽地叹了口气,如果没记错的话,今年的四月十七正好是她八十周岁的生日。
  青春永驻是所有女人的终极梦想,可是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却依然显得那么虚幻,即便是已经过了六十年。
  彼时的陈阿生还是一个二十出头的愣小伙,就为了她的一句玩笑话,冒着被父亲打死的危险将家传之宝──驻颜丹偷出来给她。当时阿生说这是长生不老药,苏越还笑他痴傻,将信将疑地把那颗石子一样的东西吞了下去,却不料从此之后面貌再也没有改变过。
  容颜不老就意味着每隔一段时间就需要搬家。
  六十年间,苏越和阿生换了无数个地方。直到最近的十几年才在这个城市定居下来。年迈的阿生已经不堪忍受这样的迁移。
  长生不老药只有一份,阿生把它给了苏越。当时,苏越以为他们的爱可以天荒地老。不过当阿生的鬓角开始冒出一缕缕的白发、脸颊上出现老年斑的时候,苏越发现越来越难以把自己的情感寄托在他的身上。随着时间的累积,苏越对阿生的感情开始变味,由爱至恨,由依赖到厌弃,由感恩到麻木。
  其实,苏越厌恨阿生的原因并不仅仅是他的年老体衰,更多的是她心中的愧疚。那感觉就像你欠了无数钱的债主总是跟在你的身边,虽然不向你索要,但却时时刻刻都在提醒你:喂,你欠了我那么多钱,什么时候还啊?
  既然无法偿还,十有八九的欠债者会选择铤而走险地杀掉债主。
  杀死阿生的想法已经在苏越的脑海中盘旋了十几年,种种方式和应对措施也早已在心中排练了无数次。之所以一直都没有实施,是因为阿生的手中还掌握着苏越长生不老的最后筹码。
  “听我爹说,这驻颜丹神奇至极,所蕴含的药力相当大,在服用后的三十天内必须要辅以特定的草药来化开药力,否则不仅不会起到作用,还会导致服用者血脉迸裂而死。另外,药力融合的期限也是难以想象的漫长,易融合的体质也要三十年以上,不易融合的恐怕要六十年左右才能完全将药力吸收。而且其中不能有一天间断,否则效果便会大大减弱。”当陈阿生这样和苏越说的时候,苏越曾疑心对方是不是在找一个将自己永远和他绑在一起的借口。不过当苏越亲身尝试之后才知道,阿生并未骗她,只是晚喝了草药几个时辰,她就明显感觉到整个身体都变得沉重起来。
  阿生说今天是最后一次服,之后就再也用不着了。苏越长长地吐了口气,看着阿生老眼昏花的样子,心想,总算可以摆脱这老东西了。
  她已经准备好了迷药、绳子、刀锯以及黑色塑料袋,以方便杀掉阿生之后,将尸体肢解、收集、分袋装好。工作间里还有一台阿生花了高价从国外进口的药材粉碎机,据说性能极好,粉碎花岗岩都不是问题,想必人骨头更不在话下。
  2.种玉者
  通常情况下,苏越在喝完药之后会应邀参加一些上流社会的宴会。不过为了今天的计划,她佯装身体不适,推掉了所有的邀请。
  “身体不舒服吗?”阿生关切地问。
  “是有点。”苏越蹙着眉头斜靠在床上,眼睛落在床头的一杯水上。她在里面放了大剂量的迷药。
  “阿生,给我讲个故事吧,就像几十年前那样。”苏越央求道。
  阿生对古代的志怪小说兴趣浓厚,年轻的时候,每晚睡觉之前都会给她讲。
  “好啊!”阿生混浊的眼睛亮了起来。苏越暗暗欣喜,讲故事会口干,口干自然要喝水。
  “讲一个《种玉》的故事吧!”阿生很兴奋,满脸的皱纹都泛出快乐的光泽,顿了一顿,又有些怅然地补充道,“很早之前曾经给你讲过的,恐怕你早已忘记了。”
  “从前有一个叫杨伯雍的商人,是个大孝子。有一年他的父母过世了,为了给父母守丧,他放弃了外面的生意,回到家乡。杨伯雍在父母的坟前搭了一个草庐,每日打扫祭奠。由于坟墓所在的山中无水,所以每日他都要从山下往山上挑水,不仅仅自己喝,也供过往的路人解渴。就这样过了很长时间,有一天,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由此路过,在喝过杨伯雍提供的水后对他的品德十分欣赏,为了报答杨伯雍的赠水之恩,便给了他一袋石子,告诉他这些都是玉种,只要把它们种在平坦干燥的沙石地中,便会结出价值连城的美玉来……”
  苏越只是听了个开头就记起来了。这个故事出自晋代干宝的志怪小说集《搜神记》,说的是商人杨伯雍因为心地良善而得到一个神秘老人馈赠的玉种,并最终种出许多价值连城的美玉,从而娶了北平府豪族徐氏女为妻。这种类型的故事在古代的笔记小说中有很多。但不知为何,阿生对其钟爱有加,甚至曾在讲完之后,一本正经地问她相不相信种玉这回事。
  苏越静静地听着,心里却在盘算着如何能少分给律师一些钱。她已经收买了律师,伪造了财产赠与文书,并修改了遗嘱,只要凭借那两份文件就可以获得阿生的全部财产。
  故事讲到一半,阿生便自己去取床头柜上的水喝。看到阿生喝了大半杯水,苏越笑得越发开心了。
  “杨伯雍去北平府求亲,徐家故意刁难杨伯雍,说:你要是有白璧一双,就将女儿嫁给你。杨伯雍听了,虽然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但心里却乐开了花。须知白璧是玉中上品,平常一小块便已非常难得,更何况白璧一双。不过这对别人是难事,对杨伯雍而言,别说一双,就是十双也容易至极……”
  阿生还在专注地讲着,眼神却越来越迷离,几分钟后,他直挺挺地从椅子上跌了下去。
  苏越从容地跳下床,用尼龙绳捆住阿生的手脚,用尽全身力气把阿生拖往工作间,途中不小心把阿生的额头撞在门框上。阿生痛得轻哼了一声,把苏越吓了个半死。
  胆战心惊地将阿生绑在椅子上后,苏越取来了工具,却发现阿生正安静地坐在椅子上看着她笑,额头的伤口处正往下淌血。
  3.长生玉
  “我果然没看错你。”阿生一脸的赞赏。苏越虽然有些惊恐,但依然镇定自若地从箱子里掏出一把锋利的匕首,一言不发地走到阿生面前。
  “你真的要杀死我吗?”
  “你死了,我才能活得更快乐。”苏越将匕首狠狠地插进阿生的胸膛。鲜血立刻喷涌出来,苏越却没有松手。
  “越越,你知道吗?我看中的就是你为了欲望可以舍弃一切的偏执。为了得到本应属于你姐姐的裙子,你竟然狠心把她推下深井。还记得晓玲吧,你儿时最好的朋友,她自杀的原因你应该比我清楚。”阿生嘴角挂着一丝笑,胸前已经是一片殷红,脸上却没有半点痛楚的神色。
  苏越此时的表情却如同见了鬼,她惊恐地看着阿生,问道:“你,你怎么知道?”她这次真的害怕了。那些事情已经过去了将近七十年,自己当初做得神不知鬼不觉,阿生怎么会知道?
  “晓玲的那个小男友最后也是你弄死的吧!哦,尸体应该还在那个地窖里。啧啧,他被你迷得神魂颠倒,丢了性命也算活该了。”
  “你是谁?你怎么会知道?”苏越惊叫起来,发现插在阿生胸口的那把匕首正被飞速愈合的肌肤裹挟着,一点点地被推出来。她一松手,那匕首便“啪”的一声掉在地上。
  “你是不是真的以为你吃了长生不老药?”阿生双手一挣,身上的绳索突然寸寸断裂。他站起来,脊背笔直,脸上的皱纹都消失了,老年斑也飞速褪去。
  ’
  苏越抬头,正对上阿生的眼睛,他整个瞳孔都是翠绿的颜色,幽幽的如同烧着两团碧火。
  “这六十多年来我一直叫陈阿生,不过,我的本名叫做杨伯雍。别那么惊讶,时间是可以掩盖很多东西的。不知道干宝那个家伙是从哪里听到的这个事情。
  “故事的前一半还算准确,不过结局略有不同而已。你知道吗?徐氏一家最后都被我变成了石头,也正是在徐氏女的身上我才知道,原来玉种并不一定是要种在沙石地里,也可以种在人身上,而且只有种在活人体内才能得到最好的神玉。石中之玉只是玉中凡品,人中之玉才是最神奇的。一千多年来,我一直都在研究,如何才能种出最神奇的长生玉,试了无数次都失败了。后来我才知道为什么有些玉种无法生长,其实‘玉’就是‘欲’啊!只有无尽的欲望才是玉种的最好养分,而玉中最为神奇的长生玉更是需要各种欲望来供养,无论是肉体的情欲,还是对名利的欲望,只有凭借这些欲望的滋养才能种出长生玉来。不过我也不是一无所获,起码依靠那些不成功的长生玉,我活到了现在。若是能得到完美的长生玉,那我就真的能长生不老了。不过极品的玉胎太过难寻,老天有眼,让我找到你,不然,恐怕我也只能慢慢地老去,然后死亡。”
  “你是说,你──你种了一块玉在我的身体里?”苏越腿一软,几乎瘫倒在地。
  “不然你怎么可能六十年来容颜不老,当然是长生玉的功效,当它在你的身体中扎根之后,自然会对母体有所馈赠。”阿生意气风发地说,“种长生玉需要六十年的时间,每天要对玉胎精心照顾,不仅要保持玉胎身心愉悦,还要调配各种养分以供玉种所需。这六十年来我煞费苦心为你调配草药,为的就是让你体内的玉种茁壮成长。今天正好是长生玉成熟的时候,我本还对你有所愧疚,却没想到你早已怀着一颗害我的祸心。”
  苏越觉得自己的心开始向下沉去,四肢也变得异常沉重。她低下头去,发现胸前的白嫩肌肤开始出现一些青绿色的斑点。
  选自《百家故事》2014.3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