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绝毒

比毒定门主的事情已经过去三个月了,杜峰终于如愿以偿地当上了五毒门的新一任门主。可是,他的心里却并不踏实,而所有的这一切,只是因为唐飞临死前的那句话。
  当时,五毒门的老门主新逝,按照本门历代传下来的规矩,最有希望出任下一任门主的两个人,杜峰和唐飞,要在众门徒面前当众比试,谁用毒的手段高,谁便是五毒门的下一任门主。
  一般来说,用毒,即使是用之有道,都应该是一项极端隐秘的行动。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致人死命,是用毒的最高境界。因此,像这样在众人面前明目张胆地用毒,而对手同样是用毒的高手,其中的难度可想而知。从另一方面来说,也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显示出双方用毒本领的高低!
  经双方同意,定为三场定胜负!
  第一场比的是基本功——下毒。门人拿来两只体貌相当的小白鼠,各放在一张桌子上,杜峰、唐飞二人与桌子相隔一丈,各施手段毒死这只小白鼠。既然是本门中用毒本事最高的两个人,自然都有各自绝妙的招法。如果当着众人的面大张旗鼓地用毒,则无异于不比自败。
  只见唐飞气定神闲地站在原地,缓缓伸出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轻轻朝桌上的小白鼠打了个响指,响指的声音未落,对面桌上原本左右奔突的小白鼠忽地仰面栽倒,再也不动了!
  唐飞竟然只用一个响指,便把藏于指甲盖中的毒粉送到了小白鼠的耳鼻之中,而且不带半点儿风声,当真是羚羊挂角,手段非凡!
  “好手段!”一旁的弟子已忍不住叫起好来。
  却听杜峰冷哼一声,似是对这种下毒之法颇不以为然。之后,他挪了挪脚步,只是冲着一丈外的小白鼠轻轻一挤眼睛,再看那小白鼠,已经惨叫一声,倒在了桌上。
  众人瞠目结舌,竟然没有一个人看出杜峰究竟用了什么手段,毒杀小白鼠于一丈开外!
  “哈哈,用眉毛弹射毒粉,的确是神乎其技,令人匪夷所思,这一场我败了。”唐飞败得心服口服。
  接下来,第二场比的是解毒。要知道五毒门在江湖上的声名比不上少林、武当等名门大派,但也绝不是随意滥杀无辜、草菅人命的门派。他们的毒只用在阴险毒辣、恶贯满盈的坏人身上,即使偶尔出现失误,也都有药可解。所以说,对五毒门的门人弟子来说,解毒也是一门非常重要的功课。
  现在,另外两只被暗中下了剧毒的小白鼠放在了众人跟前,谁能率先将中毒昏迷的小白鼠救醒,谁便胜了这一场。
  杜峰不敢怠慢,俯下身子,仔细查看了小白鼠的身体状况,之后开始苦思小白鼠所中之毒,以及相应的破解之道。可没承想,就在他为究竟该用哪种解药解毒,以及该用多大分量而游移不定时,一旁的唐飞已经胸有成竹地为小白鼠喂下自己的解药。片刻之后,小白鼠在他的手上动了几下,然后很快便站起身来。
  “好,这才不愧是用毒的高手!”一旁的几个弟子拍起手来。
  “岂有此理!”杜峰平日里便偏重于用毒而看不起解毒之道,虽说这一场输得并不冤枉,但是一旁弟子的反应还是让他妒火中烧。唐飞为人谦和,所作所为全都合乎道义,平时在门中的威望远远高过自己,因此,弟子们私下里已将他视作下一任门主。这些杜峰平时忍一忍也就算了,但今天,在这样的场合之下,杜峰如何还能忍受得了!
  “不要高兴得太早了,现在不过是一比一,你还没有当上门主呢!”杜峰冷冷地看了一眼唐飞。
  “那是自然!”唐飞朝杜峰轻施一礼。“那咱们就开始第三场的比试吧,还请杜师兄手下留情!”
  “彼此彼此!”
  说完,两个人来到场地中央,互相一抱拳后,在原地转起圈子来。
  第三场是最残酷的一场,那就是互相朝对方身上用毒,当然,是点到即止!
  双方都是用毒的行家里手,要把毒用到对方身上,谈何容易!
  杜峰和唐飞四目相对,全神贯注地留意着对方身上哪怕是最微小的一个部位的最细微的动静,甚至连呼吸都不肯放过!
  胜负在此一举!杜峰心思电转,身为五毒门的大师兄,如果今天输给师弟唐飞,自己以后还有何面目再在五毒门立足。更关键的是,五毒门虽然势力不大,但因为用毒的手法鬼神莫测,江湖上的各大门派无不对它有所忌惮。如果自己这次能当上门主,以后纵横江湖。荣华富贵,名利双收,自是全都不在话下。所以说,无论如何,自己决不能败!
  几乎在同一瞬间,两个人同时出手了。一方发出一根牛毛般的毒针,一方吹出一股无影无形的毒气。双方展动身形,全都堪堪躲过对方的一击。之后,一方又发出了绝毒“随风倒”,一方则放出了奇毒“闻后晕”……两人越战越险,尤其是杜峰,见久攻不下,狠狠一咬牙,双目中露出两道骇人的光芒……
  忽然之间,两个人的身形都停了下来,雕塑一般立在原地。然后,唐飞的身体如同烂泥一般,慢慢地倒了下去,接着,杜峰的身子晃了三晃,也倒了下去!
  唐飞先倒,杜峰后倒,胜负就此已分。按照规定,双方这时都该为对方解去自己所下之毒。唐飞首先拿出自己下在杜峰身上的“无影散”的解药,让杜峰服了下去。可是轮到杜峰拿解药时,他却轻轻地摇了摇头。一旁的门人们看不过去了,便要去杜峰身上强行搜寻。
  “不用白费力气了!”奄奄一息的唐飞忽然说道,“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他给我下的,是天下独一无二的绝毒招魂散!”
  大家震惊之余,全都义愤填膺。这招魂散号称毒中之毒,根本就无药可解,所以在本门之中,一直属于禁毒,从来无人敢私自滥用。
  谁也没想到,为了争夺门主之位,杜峰竟然不惜动用了此毒!
  唐飞挥手拦住气愤不已的众人,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说道:“下毒本就比的是心,心狠者才能获胜,你的心比我毒,所以我输在你的手上,亦无话可说。可是,你当真以为你这样赢了我,便可以安安心心地坐上这门主之位吗?告诉你,你其实已经中了另一种毒,并且再也无药可救。”说罢,气绝而亡。
  那场比试虽然代价惨重,但杜峰终究由此登上了五毒门门主之位,虽然,随之而来的,除了名利之外,还有整晚整晚的噩梦。唐飞临死前的那句话,不断地出现在杜峰的耳边。“照他的意思来看,除了已经解的‘无影散’,我还中了另外一种毒,可这究竟是什么毒?为什么一直查不出来?”杜峰气极之下,狂吼一声,一掌打翻了桌上的碗筷,吓得侍立的两个徒弟浑身一颤。
  “启禀门主!”这时,从外面走进来一个精瘦的门人,单膝跪地,道,“刚才属下又到唐飞屋中搜查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任何无名之毒,以及任何可疑之处。”
  “废物,全都是废物!”杜峰暴怒,单手一扬,门人惨叫一声,七窍流血,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门主息怒!”一旁的两个徒弟吓得立刻跪在了地上,其中一个战战兢兢地劝道:“门主息怒,以弟子愚见,唐飞临死前的那些话纯粹就是胡说八道。门主的身体好好的,根本就没有中毒,何必总是对此事耿耿于怀呢?”
  “你是在说我心胸狭窄?”杜峰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眼睛瞪圆了,因为休息不好,眼球上泛着密密麻麻的血丝,甚是吓人!
  “属下不敢!”两个徒弟吓得浑身颤抖,再也不敢说话,只是一个劲儿地磕着头。
  “我知道,你们全都希望当时死的是我,你们全都希望唐飞当门主,对不对,对不对?”杜峰说着,癫狂一般,忽地伸出两手,向两个徒弟的脑袋抓去。
  可是,杜峰的双臂才刚刚伸出一半,便软绵绵地停在了空中,随后,他的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身子一歪,瘫倒在地上。
  “你……你们两个,居然敢对我下毒?”杜峰仍旧不敢相信这一切。
  两个徒弟彼此对望一眼,站起身来,其中一个壮着胆说道:“不错,是我们下的毒。你果然已经疯了,连本门最常用的无骨粉都闻不出来了!自从你当上门主之后,喜怒无常,滥杀无辜,已经有十几个师兄弟无故惨死在你的手上。我们再不有所行动,恐怕整个五毒门上上下下,全都要断送在你这个疯子的手上!”
  “对,像你这种疯子,倒行逆施,残暴不仁,根本就不配当五毒门的门主,落得今天这样的下场,全是你咎由自取!”说完,两个徒弟再也不理他,扬长而去。
  中了无骨粉的人会在三个时辰内筋骨尽断,全身瘫软而死。而在这之前,杜峰尚有时间思考一下,自己究竟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许是临死前的回光返照吧,这时他脑中一闪,忽地明白了唐飞死前的那句话,顿时醒悟了:自己的确是中毒了,心术不正的暴虐之人一旦拥有了权力,便如同中了无药可救的绝毒。哈哈,这的确是天底下最厉害的绝毒啊!
  选自《今古传奇故事版》2014.5下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