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改变的命运

宋宇是家具厂的送货员,每天蹬着板车拉着家具满城跑,累个半死,却挣不到几个钱。
  这天中午,他又跑到城郊去送了一批货,来回几十公里呀,累得筋疲力尽,肚子里饿得咕咕叫。想着赶回厂子也过了饭点儿,他见文化广场上有卖盒饭的,就买了一盒,狼吞虎咽地吃下去,躺在长椅上,草帽往脸上一盖,就打起了呼噜。
  也不知睡了多久,他惊奇地发现,饭盒里居然放着不少零散的票子,拿过来一数,竟有十几块。天呐,他被当成乞讨要饭的啦。今天只有这一趟活儿,回去也没事干,不如再赚一点儿。他就把空饭盒摆在原地,里面放上一张一块钱的票子当诱饵,接着躺在长椅上。
  下午,他又赚到了二十几块。
  宋宇把这些钱装进口袋里,脑子就转开了。这文化广场可不算是繁华的地方,就有了四十来块钱的收入,要是在繁华的商场和公交车站,人来人往的,那得挣多少钱啊。怪不得那里总有些乞丐,原来他们收入不低呢。
  第二天,他正好赶上休息,就把自己打扮成乞丐的样子,早早来到世纪商场门外,就地一坐,面前摆上了一个破碗。他刚坐下没多会儿,旁边就来了个老乞丐,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忽然就捂着嘴巴笑起来:“照你这样子,要不到钱的。”宋宇奇怪地问他为什么。
  “人们同情和帮助弱者,所以乞讨的人,都要是弱者,老人、病人、残疾人、儿童,像你这样的,看着身体很强壮,不好好干活儿却到这里来乞讨,谁会给你钱啊。”
  就在老乞丐给他讲解的当儿,已经有好几个人给他的破碗里扔钱了,却没一个人给宋宇扔。宋宇暗想,还真是这么个理儿啊。他马上跑到商店里,买了一个假发套,又给弄得脏兮兮的,像是一两年没洗过的样子,套在了脑袋上,又用绳子把脚丫子捆到了大腿根儿,下面一截裤管儿就空荡荡的了。他又寻了一根木棍当拐杖。当他再次来到商场门前的时候,老乞丐看到是他,暗暗地竖起大拇指说:“你这样才像个乞丐!”
  坐了一上午,宋宇又学会了一样本事,那就是用可怜巴巴的眼神儿追人。特别是那些带着女朋友出来购物的小伙子们,哪能当着女朋友的面儿显示自己的冷酷无情啊,那就掏钱吧。宋宇总是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把钱收起来,只留下很少的几张,更显示出他的可怜。
  到了天黑收工以后,他找了个背人的地方,悄悄一数,竟赚了一百多块钱,天呐,比他送一天货赚的还多。更主要的是,这钱来得容易啊,不出力不出汗的,就在那儿坐着,这就是白领啊。他打定了主意,以后不再蹬板车了,就专业乞讨。
  这一天,他正在世纪商场前乞讨,忽然看到一张熟面孔,那是跟他一起送货的小丁,他怕被认出来,忙低下了头。但小丁的目光已经跟他的目光碰了一下,很快就认出了他,朝着他走过来,蹲下身子,紧盯着他,问:“你是宋宇吧?”宋宇不看他,也不说话。小丁说:“你要是还装聋作哑,我就把乡亲们叫来认你了。”他要真这么干,那可丢死人了。宋宇忙说:“小丁,是我。你可不兴这么坑人啊。”
  小丁见果真是他,更加愕然了:“唉,你这腿是怎么伤的呀?你遇到难事儿了,应该找我呀,咱们还是兄弟,还是乡亲呀,我能不帮你吗?饿了吧?走,我请你吃饭去。”
  宋宇看他误解了自己,一时半会儿又说不清楚,更怕他把事儿传出去,他就没脸回家了,更别想讨老婆了,忙拉着小丁来到背人处,摘下假发套,又解开绳子,正要跟小丁走,那条腿却吃不上劲儿,“咕咚”一声摔倒在地。小丁忙着把他扶起来:“你腿都这样了,哪还能走啊?快拄上你的棍子!”
  “我没事啊,没事!”宋宇还以为是捆的时间长了,腿给捆麻了,可他揉了半天,还是不见好。小丁却说,那条腿明显比这条腿细呀,可不是残疾了嘛。宋宇仔细一看,确实啊,不觉给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小丁忙打了辆车,带他到医院一查,竟是肌肉萎缩,要住院治疗,如果不见效,就会落下残疾,也不能干重活儿了。
  宋宇愣怔了片刻,忽然捶打着自己的脑袋,懊悔不迭地吼着:“我好混,我好混啊!”他哭着把自己的遭遇讲给了小丁听。小丁听了,也愣愣地回不过神儿来。
  那天,小丁送货回来,路过文化广场时,看到宋宇的车子停在那里,宋宇在长椅上睡得正香,手边放着一个空饭盒,就想跟他开个玩笑,顺手给他的饭盒里放了几张钞票。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啊,那几张小小的钞票,竟改变了宋宇的命运。现下,他是不敢再提那件事了。
  小丁给宋宇交了住院费,心里很不是滋味……
  选自《中外故事》2014.2上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