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速裸奔

李天有个毛病,喜欢裸睡。哪怕穿着背心裤衩睡觉,也感觉睡得憋闷,只有光着睡,才能睡得舒畅。
  这天,李天正在午睡。刚睡着,床突然晃了一下,李天猛然惊醒了,李天的第一意识是地震了,这几天一直在传要地震了的。李天“唰”地从床上跳了下来,大叫一声:“地震了!”拽开家门就冲了出去。
  李天一路狂奔,一口气跑出了一里多地,一直跑到广场才停住。为何一直跑到广场才停住呢?因为广场空旷,没楼,楼倒房塌也砸不着,李天可惜命呢。站住脚,喘了口气,一低头,李天的心脏猛抽了一下,自己身上除了一个小小的三角裤衩,什么都没穿。幸好就是午睡,晚间睡觉三角裤衩都不穿的。李天慌忙看看四周,广场上不少人,都大眼瞪小眼地看着他呢。
  没地震!自己睡糊涂了?不能啊!床分明是晃了啊!李天没工夫细想了,赶紧往回跑吧!刚要跑,李天脑子忽的一下:不行,刚裸奔了一条街跑到广场,丢一路人了,再裸奔回去,不又丢一路人了吗!丢人不能丢两回啊!赶紧打车吧!
  李天就跑到路边伸手拦车。拦谁谁不停,绕着加速跑。想想,敢停吗?哪个正常人光溜溜地站在道上拦车啊?李天一看实在没办法了,舍出命来搏一把吧,瞧一出租车过来,一咬牙一闭眼,噌地就扑了上去!
  李天扑猛了,直接扑到车盖上去了,车蹿出好几米才刹住。
  司机是个女的,脸都吓白了,刹住车稳住神儿,从车里跳出来,看看车上的李天,又抬头望望天,一脸的纳闷:天上来的?瞧着像个人类呀!咋光着呢?就瞪眼看着李天。
  李天从车上爬下来,出了一脑门子的汗。李天看女司机瞪眼看他,就急赤白脸地冲女司机叫道:“没见过裸男啊!不知道现在裸奔时髦啊!”
  李天一说话,女司机知道了,这是人类,还会急赤白脸呢,精神也该没太大问题,心里就落稳了。她望着李天一笑说:“大哥,我也不是特别想看你,你这是要打车吧?我是看你从哪能掏出钱来。”
  李天身上就一块小小的三角裤衩,还没兜。李天顾不了那么多了,车扑住了,掏不出钱也得上,少丢会儿人比什么都强。李天赶紧钻进了车里。
  女司机连忙冲钻进车里的李天喊:“你下来,你没钱我不能拉你。”
  李天忙哀求:“妹子,求求你了,你把我送回家,我到家立马给你钱。反正,你不送我也不下去了。”
  女司机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李天这是赖上她的车了,不送也得送了。
  车开到李天家楼下,车一停,李天打开车门“唰”地就冲了出去,百米冲刺般向楼道跑去。
  女司机一看,跳下车紧跟着向楼道撵去。
  女司机追到五楼,看李天正敲门呢,女司机气急败坏地说:“你跑什么?”
  李天说:“我这样还能散步啊!你撵我干什么呀?”
  女司机就笑:“你还没给我钱呢,我不撵你?一会儿你穿上衣服我认不出来你怎么办?我找谁要钱去?”
  李天也乐了:“我能差你车钱吗?不就十块钱吗!我进屋就给你拿。”接着敲门。
  女司机担心地说:“大哥,我跟着你你媳妇不能瞎想什么吧?”
  李天说:“没事。我跑时我媳妇在家呢,她一定以为我睡糊涂了。”李天就使劲儿敲门。敲不开,李天说:“坏了,我媳妇指定没在家。没地震这老娘们咋也跑了啊?”李天就回头对女司机说:“妹子,你把手机借我用一下吧,我给我媳妇打个电话。”
  女司机不太想借,迟疑着看李天。李天说:“你不借我进不去屋,我怎么给你拿车钱啊!”女司机立马把手机掏了出来。李天就给媳妇打电话,电话一通,李天没好气地问媳妇:“你干什么去了?”
  李天媳妇在电话里更没好气:“我干什么去了?我找你去了,你光个腚就跑了,你睡糊涂了啊?”
  李天说:“先别说了,赶紧回来吧,我在家门口呢,进不去屋了。”
  李天媳妇妈呀一声:“我光着急撵你去了,钥匙也落屋了!”
  李天慌急地问:“媳妇,你穿衣服了吗?”
  李天媳妇说:“我又没睡,能不穿衣服出去吗!你快点找个开锁的。”
  李天忙挂了媳妇电话,在楼道里找了个开锁的号,给开锁的打电话。
  开锁的是个小伙儿,冲李天一笑说:“哥们,也忒了点吧,衣服都让人打没了。这是追打到哪呀?钥匙都没带。”
  李天说:“你别瞎说,根本不是打架打的,我们不是两口子。”
  小伙儿一愣,声音压得更低:“哥们,没给钱吧?衣服让人扣下了?”
  李天忙说:“你别瞎猜行不,快开吧,找抽啊!”
  小伙儿就不高兴了:“你们不是两口子,这锁我不能开,我得看身份证,我还必须先收钱。”
  李天说:“你看我哪能掏出钱来?我这样是来偷盗的吗?”
  小伙儿说:“那我不管,不看身份证不给钱我就不开,我走了。”
  李天连忙一把拽住小伙儿,对女司机说:“妹子,把你身份证拿出来吧,你把钱先垫上,我一会儿连车钱一起给你。”
  女司机气得脸都白了,咬着牙把身份证掏了出来,又拿出二十块钱递给小伙儿。小伙儿看了看身份证,把钱收了.上前三下五除二就把门打开了。小伙儿看李天进去了,小声对女司机说:“犯病了吧?可看住了,多丢人啊!”
  李天进屋,赶紧穿好衣服,拿钱给女司机。李天没零钱,拿了张百元的递给女司机:“一共三十。”
  女司机接过钱,顺手塞进兜里,就往楼下走。
  李天愣了一下,女司机咋没找他钱呢?李天赶紧往楼下撵。
  撵到楼下,女司机已经打开车门要上车了,李天一把扯住女司机:“你怎么不找我钱呢?”
  女司机瞪着李天:“你耽误我这么长时间不得给点误工费啊!”
  正吵呢,李天媳妇回来了,喊李天:“你干什么呢?门开没有?”
  李天说:“开了,你没看我穿衣服了吗!”
  女司机一看知道了,这两人是两口子了,立刻冲着李天喊了一句:“提上裤子就不认账了,给一百还往回要,还是个男人吗?”
  李天媳妇嗷的一声向李天扑去。
  女司机趁李天一松手,哧溜上了车,嗖的一下开走了。
  李天一把抓住扑过来的媳妇:“你长长脑子行不,她是我拦的出租车,我给她一百块钱她不找我就走的。”
  李天媳妇住了手,车早没影了,李天媳妇痛恨地骂李天:“你做梦梦到地震了?好端端睡着觉你跳起来就往外跑,光腚拉碴的丢一大街的人。”
  李天说:“什么梦到地震了,真地震了,床都晃了。”
  李天媳妇一拍大腿:“那是我擦地时推了一下你的床啊……”
  选自《新故事》2014.5下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