捣蛋

我是乡政府办公室的办事员,负责资料打印、会务接待及端茶送水等杂事。
  一天下午,大家正准备下班时,办公室主任严肃地问我:“前天上级部门来我们这儿开一把手民主测评会,你上交的测评表有多少份?”
  “40份。”我答。
  主任似乎不相信:“你确认是40份?不是41份?”
  “是40份,我点过数的。”我心中不免有些忐忑,小心翼翼地问:“怎么啦,主任?是不是有啥问题?”
  主任一边搓手,一边来回踱步,然后咬牙切齿地说:“查!严查!一定要查出那个捣蛋分子!”
  我被主任近乎失态的举动惊得目瞪口呆。
  主任说:“刚才郝书记的那位在组织部的同学来电话,说全县60多个乡镇、局级单位,唯独我们乡的测评表里有一份给了差评,其他单位好评率均为百分之百。你说你点过数,是不是?但人家说有41份,这不明摆着有人捣蛋吗?”
  主任又说:“刚才郝书记大发雷霆,说这是在打他的脸,也丢了全乡人民的脸。你好好想想那天发生的事,看谁有捣蛋嫌疑,随时向我汇报情况。”
  我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那天来参会的“群众”,其实都是各村的村主任和书记,即使有人对郝书记不满,也不敢在这种场合捣蛋哪!我收测评表时,可是──“扫描”过的,没发现有差评。思来想去一晚上,我还是没发现谁有捣蛋的嫌疑。倘若如实汇报,岂不等于说只有我最可疑?这样想时,我被吓出一身冷汗,整宿没睡着。
  第二天上班,主任见到我就说:“郝书记开民主测评总结会去了,临走前还催问我调查结果,他今天要是挨了批评,回来就没你和我的好果子吃,你得抓紧时间查。”
  我正一筹莫展时,清洁工老张提醒我:“那天,我看到你家小孩好像拿了一张表写着玩儿……”
  我一下子惊醒了,找到正在上幼儿园的儿子一问,还真是!那天是星期五,儿子提前放学,在我办公室里玩儿。臭小子捡了一张表,见都是打钩钩、打叉叉的,就画着玩儿,结果被我当成测评表交上去了。
  这可怎么好?隐瞒是不可能的,还是主动请罪,乞求原谅吧。
  郝书记开会回来时满面春风,我却哭丧着脸向他道出了实情。我正准备挨骂,没想到他先开怀大笑,然后说:“哎呀,这回你家那小子捣蛋算是捣对了!今天在总结会上,只有我一个人受到了表扬,我们乡还被评为实事求是先进典型,其余的都被上级领导痛批为弄虚作假呢!”
  我听后真是哭笑不得。
  选自《幽默与笑话》2014.4上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