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天打伞的人

一、年轻人
  这个街道很窄,李明扬一大早就在这里散发广告单。对面,是一个卖伞的小贩。这时,打着一把黑色雨伞的瘦高男青年,从他们中间走过,雨伞上有个小破洞,分外显眼。这是李明扬连续三天,看到这个男青年晴天打着雨伞,真是奇怪。
  男青年在一家商铺墙角放置的消防栓前停顿了一下脚步。小贩一见,立刻跑上前:“先生,你这把伞有些旧了,要不要买一把新伞?”忽然,上面有一个窗口有荧光一闪,紧接着,一件黑漆漆的东西从天而降。“扑通”一声,一个花盆砸中了男青年的雨伞,随后被伞布弹起,砸在了那个小贩的脑袋上。小贩一声惨叫,脑袋被砸破了,血渗了出来。
  “是你的伞把花盆弹到我头上的,你得送我去医院。”小贩把手中的那些雨伞朝地上一扔,抓住了男青年的衣服,死死不放手。男青年被小贩缠得没办法,收起了黑伞,小心放到了地上,从口袋掏出二百元钱递给小贩,要和小贩私了。
  就在这时,那个小贩暗暗伸出右脚,用脚尖把男青年的那把黑雨伞朝他的雨伞堆里一拨,那把黑雨伞就和他的那些雨伞混在了一起。
  “两百就两百吧,便宜你了。”小贩接过钱,迅速抱着地上的雨伞,一猫腰冲出人群,瞬间没影了。
  二、小贩
  第二天上午,当李明扬在街口散发广告单时,一把上面有个破洞的黑雨伞,又进入了他的视线里。就在打伞人和李明扬擦肩而过的一刹那,突然叫道:“救救我!”李明扬一惊,略略低了低头,朝雨伞下的人望去,竟是那个卖雨伞的小贩!这完全超出了李明扬的想象力,他傻傻地看着小贩打着伞拐进了一条小巷里。
  大约也就几秒,“咚”的一声重物落地的声响,从小巷方向传了过来。“不好了,砸死人了。”一阵凄厉的尖叫声,从小巷传了过来。
  李明扬心里“咯噔”一下,连忙和行人朝小巷跑去。小巷里,一个穿着环卫工制服的清洁工,指着地上的一摊鲜血,以及一根沾着新鲜血液的钢筋,惊得又蹦又跳:“一个打着黑伞的人,被天上掉下的钢筋把头都砸开了,刚刚被一个好心的司机送去了医院。”
  李明扬发现小贩打的那把黑雨伞已经被丢弃在墙角。“唉,真惨了,恐怕活不了了。”清洁工摇了摇头,走到墙角,一弯腰,正要拾起那把黑雨伞,一个声音突然尖叫道:“不能碰那把雨伞,它会给你带来厄运的。”
  清洁工吓了一跳,手一下子缩了回去。李明扬回头一看,这个叫喊之人,正是那个又瘦又高的年轻人。年轻人拾起那把黑伞后,望了李明扬一眼,转身走了。
  三、清洁工
  中午的时候,趁写字楼里的人都出来吃午饭的间隙,李明扬走进了这座写字楼,他一层一层地逛着,在第七层,看到了那个清洁工正站在电梯门口,等着电梯的到来。
  电梯到了后,随着电梯门打开的那一刹那,电梯间的灯光打在了清洁工的环卫服上,环卫服上的荧光条忽然闪了一下。李明扬吃了一惊,这让他想起昨天那个年轻人被高空一个花盆落下砸中时,有一个窗口也曾有荧光闪了一下。
  在楼道尽头的一扇门前,李明扬发现了那把黑雨伞,就放在外间的办公桌上。这套房子有两大间,外间一个人也没有,里间那个门是半掩着的,一个又瘦又高的年轻人,正坐在电脑前,聚精会神地工作着。
  李明扬拿着这把雨伞,就出了大门,一个念头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那个清洁工明明是负责这个楼层卫生的,怎么可能不认识这个年轻人呢?李明扬拿着黑雨伞回到了住处,仔细查看起这把雨伞来。雨伞很普通,没什么特别古怪的地方,李明扬手抓伞把,想把伞撑起来,然而,他没撑动。
  李明扬有些害怕了,毕竟那个年轻人说过,这把雨伞会给人带来厄运的;再说,年轻人和小贩打着这伞后,前后都被高空坠物袭击过。思索再三,李明扬暂时放弃了撑开这把雨伞的想法。
  下午,李明扬传单散发完以后,又去了那座写字楼,当走到第六层,他看到一个中年妇女正在卖力地拖地。
  “这位大姐,认不认识这里有个穿着环卫服的清洁工,是负责打扫第七层卫生的?”李明扬走上前,问道。“哪有什么穿着环卫服的清洁工?从第六层到第九层,都是我一个人负责打扫的。”中年妇女摇了摇头,表示不解。
  不用再问了,李明扬知道,这个清洁工有问题。
  四、伞中魅影
  时间一晃,就到了下半夜,睡熟中的李明扬似乎听到了什么异样的响声,激灵一下,醒了。当他的目光落到桌子上放置的那把雨伞时,惊得不寒而栗,雨伞竟然打开了。
  显然刚才把李明扬惊醒的声响,就是雨伞打开所发出的声音。更让李明扬倍感恐惧的是,大门居然虚掩着,可睡觉前,他明明记得,是把大门锁上的啊。李明扬下床来到门前,刚要把门推上,却透过门缝看到一个人背对着他,朝楼梯口极其缓慢地走去,一点儿脚步声也没有,如同是脚不沾地的样子。
  那个人走到楼梯口,突然转过头来,朝大门门缝望来。在楼梯口昏暗的灯光照射下,这个人虽然满脸血污,但面容却清晰可见。李明扬头皮顿时一麻,浑身上下起满了鸡皮疙瘩,这个人居然是那个卖雨伞的小贩。李明扬连忙关上了门……
  从伞自动打开,以及门虚掩着,还有屋外满脸血污的小贩来判断,李明扬不难推测出他睡熟时所发生过的一切—
  小贩很有可能是从伞里出来的,然后打开门,走了出去。既然这样,小贩一个整人怎么可能躲在雨伞里?猛然之间,李明扬意识到了什么,不禁倒吸一口寒气,整个人惊呆了。就在这时,“啪”的一声响忽然在房间里响起,李明扬吓了一跳,连忙扭头朝发出响声的方向望去,那把黑色的雨伞又莫名其妙地自个收拢起来。
  李明扬想了半天,重新拿起这把雨伞,在台灯下仔细端详着。检查了半天,李明扬发现伞把子有点松,右手用劲一拧,伞把子竟然能拧动。李明扬大喜,连忙连续旋转伞把子和伞杆,一会儿工夫,伞把子与伞杆分裂开了,仅凭几根电线连接着。
  伞把子是用塑料做的,镂空状,空空的管子里,有个圆形的东西,李明扬用手一掏,掏出一个透明的小玻璃盒子来。盒子里面装的全是电子元器件。李明扬看了一会儿,笑了,这个盒子装的是个无线密码锁。这把雨伞之所以打不开,就是因为这个无线密码锁,通过那几根电线,控制着伞杆里另一把锁;而伞杆里这把锁,才是真正控制伞打开和收起的。要想打开这把雨伞,只有两种方法,一种是无线遥控输入密码,另一种就是直接破解这个密码锁。密码,李明扬当然不知道,但破除这个密码,却难不倒李明扬。李明扬大学学的就是计算机编程,对电脑相当精通,业余时间还是有名的电脑黑客,他自己历经好几年,发明了一套先进的解密码软件。
  为了防止这套软件被偷,李明扬把这套软件装在U盘里,一直藏在贴身口袋里,随时带在身边。曾经有人在网上出高价要买李明扬这套软件,他都没卖。李明扬是想等大学毕业后,与人合伙创办一家大公司,来开发这套软件,发展自己的事业。然而,现实很残酷,大学毕业后,李明扬却没有找到这样一个肯出钱的合伙人,因此,才落难到街头,靠替别人散发传单赚点小钱来生活。
  五、三个盗贼
  李明扬说干就干,他打开电脑,插上U盘,用一根数据线把电脑与那个密码无线锁连接起来,然后,打开他的那套解密软件,但正要移动鼠标开始破解密码时,李明扬似乎突然间想到了什么,抓住鼠标的手停住了。
  李明扬不放心,又重新检查了一下这个无线密码锁,然后眉头紧锁地盯着电脑屏幕,这样一个姿势,李明扬足足保持了近一个小时。
  突然之间,李明扬眉毛一扬,脸上露出了笑容,十根手指头如狂花乱舞般地在键盘上敲击起来,“啪啪啪”的响声一直持续着……
  精神高度集中的李明扬,没注意到,就在门外,一个影子盯着掌中手机大小的一个液晶显示屏,看着上面如下雨般的数字,脸上笑开了花……
  随着最后一个键盘发出“啪”的一声响声后,李明扬往椅子上一靠,长舒了一口气。“啪嗒”一声响从李明扬背后传来,李明扬回头一看,那把黑色的雨伞终于被他破解了密码,打开了。
  李明扬拿起这把伞,仔细地查看伞里的一切,一丝蛛丝马迹都没放过。然而,查看了半天,李明扬非常失望,伞里什么也没有,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
  此时,天已经亮了,睡意全无的李明扬打开了电视,一则新闻引起了他的注意—
  “今天是国际艺术品展在我市展出的最后一天,欢迎大家……”新闻仍旧在播放着,但李明扬却闭了眼睛……
  当晚的夜,很黑很黑,没有一点月光,某警备森严的展览馆十九楼窗户玻璃被切割开了,先后钻进来三个身着黑色紧身衣的黑影。
  三个黑影一看就是高手,一番闪转腾挪后,先后躲过监控探头和红外线感应器,来到了一个密封的房门前。
  门是高强度钢化防弹玻璃门,门里是一间全密闭的小房子,如果缩小来看,就是一个保险系数极高的保险箱。小房子的正中央,有一个台子,台子上放着一件价值连城的艺术品,散发着诱人的光芒。
  门上有一把锁,锁上有个屏幕,屏幕下有一套小型的键盘,一看就是当今最高级最先进的密码电子警报锁。如果强行破解,毫无疑问,肯定会警报声大作。
  这三个人当中的一个,掏出了一台小型笔记本电脑,打开后,笔记本电脑屏幕发出的绿光,迅速照亮了眼前这三个人的面容,他们分别是卖雨伞的小贩、穿环卫服的清洁工和又瘦又高的年轻人。
  六、没想到
  小贩、清洁工和年轻人是三个专盗高级艺术品的盗贼,其实,他们早就盯上这次展览中的艺术品,然而,这个房间的密码锁却难倒了他们,他们想了很多方法,一直都没办法破解。
  经过多方探听,他们终于获知李明扬发明了一套先进的解密码软件,这三个人想弄到手来试一试,甚至愿意在网上出高价购买,然而,都被李明扬拒绝了。
  三个人甚至潜入过李明扬的住处,查过他的电脑,毕竟,开锁对他们来说,如同小儿们玩过家家,然而,李明扬很谨慎,装解码软件的U盘从不离身。万般无奈之际,这三个人经过无数次编排商量,终于想出了一套曲线盗出李明扬解码软件的方法。
  由年轻人故意在晴天打伞,来吸引李明扬注意,并让清洁工故意在楼上推倒花盆砸中年轻人来激起李明扬的好奇心。激起李明扬的好奇心后,第二天小贩登场了,在小巷他并没有受伤,一切都是清洁工一个人在自导自演。结果,涉世未深的李明扬终于上当了,如他们所愿,把黑雨伞带回了家。
  为了让李明扬尽快破解雨伞里的密码锁,夜里,他们在门外用遥控装置,遥控打开雨伞里的密码锁,然后,用开锁技术打开李明扬家的门,再让惊醒的李明扬看见正走向楼梯口满脸血污的小贩,从而给李明扬设置了一种假象,以为小贩是从雨伞里走出来的。
  其实,雨伞里的密码锁,均装有无线发射器和接收器,当李明扬用自己的解码软件破解雨伞里的密码锁时,他解码软件运行时的每一个程序和每个过程,同时也一字不差全通过密码锁里的无线发射器发射出,被躲在门外的小贩用小电脑全部接收下来了。
  也就是说,当李明扬把雨伞里的密码锁破解后,他的那套解码软件也就全部被小贩间接盗取了……
  此时此刻,小贩已经用一根数据线,把笔记本电脑和玻璃门的密码锁连接起来了。随着小贩启动李明扬的那套解码软件后,无数的数字在电脑屏幕上一闪而过,三十秒后,伴随着“咔嗒”一声响,玻璃门打开了,而警报器却没有响。
  三个盗贼相视一笑,走进了小房间,拿起了那件艺术品,然而,令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他们转身的一刹那,“咔嗒”一声响,玻璃防弹门竟然提前关上了,紧接着,令人胆寒的警报声,在大楼里如打雷般地响起。
  三个人脸色顿时吓得煞白,同时不解地问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尾声
  街头,一辆辆警车警笛呼啸着穿街而过,站在窗前的李明扬,目睹这一切,欣慰地笑了。幸亏在用解码软件破解雨伞密码锁的那一刹那,他一下子想到了这或许是个骗局。
  李明扬再一次把这几天来的经历,如放电影一样,好好在大脑过了一遍,思索之后,他终于更加确定这就是一个骗局。
  李明扬决定将计就计,在自己的解码软件里,他植入了时间时效延迟器。也就是说,虽然这套解码软件能毫发无损地破解密码锁,但它有时间限制,在设定的时间里,被破解的密码锁会重新自动关上门,同时触动报警装置……
  选自《百花》2014.6下
  (段明 图)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