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箱底

清朝末年,鄂东南麓山区有户人家,靠打猎为生。这户人家当家的姓王,是个本分人,村里人都喊他王老实,他的妻子也很会处事,处处礼让三分,两口子在村里很受赞誉。
  可偏偏就是这样一对夫妻,却有一个叫他们头痛的女儿。那时候男耕女织,女儿家一般是闭门不出的,可山里人不一样,就像王老实的女儿,不到四岁便开始跟着父亲练拳脚。这里头是有原因的,在山里讨生活的,农林牧渔猎一应俱全,不分昼夜,山高皇帝远,若不小心遇上个绿林好汉,或是猛禽野兽,只能靠自己的本事活命。因此,久居深山的人,多少得会点拳脚。
  山里寻常人家的女儿,都视习武为折磨,蹲马步时哭哭啼啼,打沙袋时泪水涟涟。唯独这王家女儿,练起功夫来两眼放光,有时不小心伤了皮肉,还会咬咬牙,抓起一把泥往伤口上一抹,跟没事人一样,好像伤的是别人的皮肉。
  王家女儿到了七八岁的时候,活脱脱成了一个小女汉子。有天她从私塾下学回来,遇到有男孩子欺负她的同伴,她二话没说,扔掉肩上的布袋子就上前帮忙。那欺负人的男孩子足足比她高出一个头,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便被王家女儿一个飞踹蹬倒在地,半天都没爬起来。类似这样的事儿,是司空见惯。
  靠打架“扬名”后,同龄孩子都在王家女儿背后喊:“抱鸡婆、母老虎……”抱鸡婆天性护子,母老虎喜欢发威,此两样禽兽最惹不得。对一个女儿家,这评价可不怎么中听,王家女儿听见了,通常追过去就是一通拳脚,揍得人家哭爹叫娘,那以后,小伙伴们都不敢吭声了。
  女儿经常惹事,可烦坏了王老实两口子。经常有人到他们家来告状,说若不是情非得已,这事儿还不好意思开口,你们家这哪像个女娃子啊,把男孩子的头都给打破了,若不理会理会,将来还了得,连婆家也不好找啊。
  王老实两口子都是通情达理的人,虽说人家口里出的是气,但说的可都是大实话。没办法,只好道歉加赔礼,说一肚子好话还得给人家捎去几只兔子或几条羊腿儿什么的,看望被女儿揍伤的孩子。
  女儿这样下去,的确不好找婆家。王老实两口子开始对女儿严加管教,从言行到举止,中规中矩地调教起女儿来。还好女儿年幼,苗头发现得早,数年的努力总算没白费,女儿终于“戒掉”了动拳动腿这毛病,开始变得端庄起来。
  转眼,王家女儿便到了二八年华,都说女大十八变,王家女儿现在长得跟出水芙蓉似的。按说提亲的该是踏破门槛,可王家连路过的媒人都碰不见。要怪只能怪她名声在外,这周边有儿郎的人家,一提起王家女儿便摇头:“不成不成,那女娃子模样倒是百里挑一,怪疼人的,可光模样俊俏顶什么用,她的拳头也是百里挑一呢,若迎娶进来,有个磕磕碰碰,俺们家所有人加起来都不是她的对手,还不被她揍扁!”
  眼见着女儿年纪越来越大,王老实两口子实在没办法,背着她到处张罗,托人为女儿找个好婆家。功夫不负有心人,还真被这两口子找到一个满意的,那男子也是个猎户,跟王老实一样,老实木讷。谁知女儿见了,当着人家面毫不留情地拒绝:“呵呵,拉倒吧,这呆头呆脑的木头,跟他一起过日子,我不被气死也会被闷死……”
  这话一出口,王老实气得够呛,嘴直哆嗦:“狗改不了吃屎,你没治了!”
  更可气的还在后头,没多久,王家女儿竟搭上个游手好闲的赌棍,一提起那小伙子,是双目放霞光、面若桃红色,瞧那状况,女儿是铁了心的非他不嫁。且不说这儿女不经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私自定下终身大事,在当时有多么丢人现眼,就说女儿选的这人,那就不是一块正料啊,把女儿托付给这样的人,父母哪里放得下心。
  于是,王老实两口子跟女儿的拉锯战开始了,这王家女儿拳脚功夫虽落下,火暴脾气却一点不见消退。最后,王老实两口子被逼得没辙,只好恨恨地说了一句:“你想怎样就怎样吧,反正丑话说在前头,你出嫁的时候,我们可没东西给你压箱底!”
  此地有个风俗,女儿出嫁,做长辈的都得“压箱底”。“压箱底”,就是把最贵重的陪嫁物,放在女儿的箱子底下。而这些,都是女儿的私有财产,不经女儿允许,连夫家也不能妄动的,否则可告官追究。压箱底的东西,更是五花八门,视家境状况不一而足,小到一根银钗、一个玉扳指,大到一张地契、一摞银票……
  叫王家女儿没想到的是,别人家嫁女儿,都是张灯结彩、高朋满座,她出嫁这天,父母却闭门谢客,除了准备个火盆子叫女儿跨过去,放了一挂鞭炮外,什么也没干。
  王家女儿心里猛一阵酸痛,倒还不是痛心父母冷漠的态度。在家当黄花闺女时,她还不怎么觉得,这转眼就是别人家的人了,至此以后将告别生养她的父母,离开这片哺育她的土地,她心里十分难过。吉时已到,她也顾不得伤感了,给父母磕了几个头后便进了花轿。
  来到夫家后,却又是一番景象,相公的狐朋狗友都来捧场,也算长了点脸面。一看这热闹劲儿,王家女儿兴致高涨,若不是被拉住,她差点儿就要给来宾奉上一套“伏虎拳”。
  好不容易闹腾到了洞房花烛,宾客还在屋外横七竖八地猜拳行令,王家女儿便迫不及待地开始翻她的嫁妆,最主要的还是想看看父母给她“压箱底”的是什么值钱东西。
  直到箱子掏空,王家女儿大失所望,箱子底下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当初父母就说过,不会给她“压箱底”,原本以为只是一时之气,哪想到他们居然动了真格的!
  这王家女儿是个急性子,却并非不长脑筋。她心里不高兴,却强忍着堆出笑来,因为相公就坐在不远处,等着她“收箱底”。搁当地,再怎么无赖的人,洞房花烛这会儿,新娘子收箱底时是不会去干扰过问的,这代表了尊重。
  看着王家女儿满脸堆笑,相公实在猜不透她娘家到底陪嫁了什么值钱的货。要知道这货就是女儿家在夫家安身立命的法宝。这讳莫如深的一笑,会告诉夫家人,以后过日子不可欺人太甚,就算相公把我给休了,我还有“箱底货”做靠山,还能靠它过下半辈子……
  王家女儿出嫁后不到一年,孩子就呱呱落地,她的相公新婚时信誓旦旦说戒赌,这会儿不知哪根筋坏了,儿子出生后,又抛家不顾,迷上了骰子、牌九。
  赌博是个无底洞,没多久,王家女儿便尝到了厉害。相公先是输掉了积蓄,之后输掉了能变现的家当,到后来,相公苦苦哀求,要娘子拿出箱底货救命。
  可王家女儿出嫁的时候,爹妈没有压箱底啊!拿不出东西抵赌债,赌坊也不是吃素的,就在一天晚上,人家砍一刀抵二两银子,足足砍了王家女儿的相公二十多刀,债扯平了,人也没了。
  看着惨死的相公,王家女儿一滴泪也没流,她十分后悔,这就叫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仔细想想,这个赌徒倒是死不足惜,迟早会落得如此下场,可往后,她娘儿俩的日子怎么过啊。
  王家女儿生性刚烈,曾经也动过回娘家求援的念头,但想起当初出嫁时父母的打发,这念头瞬间便打消了。看着破败的家和嗷嗷待哺的孩子,王家女儿悲愁交加。看着那个陪嫁的大木箱子,越看越不顺眼,上前便是一顿拳脚,把那箱子打得稀烂。
  这时,从箱子底部“咚”的一声,掉出一个东西来。王家女儿很是好奇,忍不住凑上前去。这一看不要紧,王家女儿惊呆了,掉下来的是一个金元宝啊!再仔细检查箱子,王家女儿什么都明白了,其实她出嫁的时候,父母为她压了箱底,只是父母将箱底货放在箱底的夹层中,并裹上了厚厚的蜡,这夹层也是特制的,如果不砸开箱子,不容易发现其中的端倪。
  父母为何要这么做?带着疑问和愧疚,王家女儿终于回了娘家门。
  问及此事,王老实两口子把答案告诉了女儿:“你天性急躁,难免提前暴露这些防身财物,若你的夫君识大体还好,若是个败家子,你以后的日子怎么过?”
  王家女儿还是不明白,问道:“如果我不知道箱底的秘密,往后这些财物岂不白白易主?”
  只见王老实两口子相视一笑,说:“知儿莫若父母,以你的个性,就算成家后衣食无忧,有时也难免会怒火翻腾,那箱子‘皮薄肉脆’,呵呵,经不起你几拳几脚……”
  选自《三月三》2014.7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