醋海翻船

张二奎和媳妇李兰去逛商场,上了公交车,正巧空着个双排座,李兰赶紧拉着张二奎坐了。公交车缓缓开动,张二奎开始闭目养神,养得正舒服呢,感觉有人捅他,睁眼一看,李兰正往他身边使眼色。张二奎一看,身边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一个肚子微微隆起的女子。张二奎连忙起身让座,李兰把他拽得死死的,小声嘀咕了一句:“看她的眼神。”
  女子正死死地盯着他,好像她认识张二奎,而张二奎假装不认识她似的。
  “你没看到我怀孕了啊?装什么糊涂啊!”女子突然冲张二奎喝道。
  张二奎红了脸,挣脱了李兰的手,慌忙让开了座位。
  女子不满地瞪了张二奎一眼,一屁股坐在了座位上。
  李兰的目光立刻像两支利剑一样扎向张二奎。张二奎心里埋怨李兰:给一个孕妇让个座,也至于吃醋?
  没想到,车一停,李兰跳下了车。张二奎一愣,车还没到要去的商场呢,想拽李兰来不及了,赶紧也跳下了车。紧跑几步撵上气冲冲的李兰:“怎么了?不就让个座吗?”
  李兰猛地站住,眼里喷火冷笑一声:“碰巧了吧!你的孩子吧?”
  张二奎有些摸不着头脑:“什么个意思?”
  李兰冰冷地叫道:“装什么呀!那女的是你相好吧?怀的是你的孩子吧?”
  张二奎有些哭笑不得,多疑的李兰又犯了摔醋坛子的毛病,忙道:“这哪跟哪呀!我根本就不认识她。”
  李兰说:“不是相好的敢横着跟你说话?你和她真没关系她口气敢那么硬?她为什么说你装糊涂?她怎么没对别人说那种话呢?”
  张二奎扯住李兰:“咱去撵公交车,让她说清楚。”张二奎伸手打车。
  李兰一使劲挣脱了,恨恨道:“你领着我她能承认啊!”
  张二奎一跺脚:“那我把她撵回来跟你说清楚。”上了出租车一溜烟地向公交车撵去。
  撵了三站地,张二奎把怀孕女子撵上了。正好女子下车,张二奎跳下出租车一把扯住她,把女子扯得直叫。张二奎忙道:“别喊,我不是坏人,我是刚才给你让座的那个。你刚才说的话让我媳妇多想了,说咱俩不清不白的,我想让你去跟她解释一下。”
  女子后退了一步:“我跟你去解释什么呀?谁知道你是什么人啊!”
  张二奎忙指天发誓:“我不是坏人,我有身份证。你就去跟我媳妇解释一下吧!”掏出身份证递过去。
  女子不接,嘴一撇说:“身份证假的多了。”
  张二奎连忙哀求:“求你了,就跟我去证明一下吧。”
  女子哼了一声:“活该,一个大男人,见孕妇连个座都不让,是男人吗?你再纠缠我可报警了。”
  张二奎一怔,随即乐了:“对呀,报警好啊,正好警察给证明一下咱俩不认识。”
  女子气得杏目圆睁,冲张二奎叫道:“你耍无赖是不?”
  张二奎嘻嘻笑:“你不给我证明我就耍无赖了,怎么着吧?”
  女子叫了一声:“我还治不了你个臭无赖!”说着往张二奎身上一贴,大声喊道:“救命啊,耍流氓了!”
  行人围上来一帮,女子指着张二奎哭喊道:“他耍流氓,他摸我。”
  行人立刻把愤怒的目光射向了张二奎。
  张二奎被女子的突然诬陷闹蒙了,对女子吼道:“你怎么瞎说呢?谁耍流氓了?谁摸你了?”
  女子大声哭道:“你摸我,纠缠我。大哥大姐,求你们帮帮我吧!”女子向围观的行人哀求道。
  “欠揍!”不知谁喊了一声,紧接着一脚踹在张二奎的身上。立刻好几个人围上来,你一拳我一脚地对张二奎练开了功夫。
  这么打不把自己打死也得打残啊,跑吧!张二奎刚要跑,转念一想,不行啊,一跑不就说明自己真的是耍流氓的无赖了吗!咋办哪?躲闪中看到女子已经钻出人群快步走了,不能让她走啊,她走了,李兰那儿我证明不了不说,耍流氓这泡屎也扣在我身上了,一会儿警察来了我都说不清啊!
  对,警察,张二奎快被打成糨糊的脑子突然灵光一闪。
  张二奎一声号叫,打得正起劲儿的人都吓了一跳,拳脚一下停了,张二奎蹿出包围圈扑向女子。行人回过神来时,张二奎已一只胳膊卡住女子的脖子,冲跑过来的行人大声喊道:“别过来,过来我勒死她。报警,报警,让警察来。”
  张二奎一喊报警,围上来的人都愣了:这小流氓疯了吧?自己找死怨不得别人,那就报吧,好几个人乐呵呵地开始打电话报警。
  很快警察就来了。张二奎一看警察来了,赶紧松开了女子,见了救星般地对警察叫道:“天地良心啊,我不是流氓啊,我就是想让她跟我媳妇证明一下我不认识她啊……”
  张二奎还没说完,女子气愤地叫道:“他就是流氓,他摸我。警察同志赶紧把这个流氓抓起来。”
  看警察奔向张二奎,女子起身就走。张二奎一看女子要走,慌急之下一把抓住了女子的衣角,女子使劲儿一挣,衣服一下给拽开了,掉出一堆钱包来。
  张二奎一下愣住了,围着的人也全愣住了,直直地看着女子。女子起身就跑,警察一个箭步扑上去把女子抓住了,戴上了手铐:“人赃俱获还想跑?”
  警察高兴地对张二奎道:“太谢谢你了,这小偷我们盯她好长时间了,一直没能够人赃俱获,今天多亏你了。”
  张二奎捂着肿了的脸哭笑不得。
  警察关心地问:“怎么样?没事吧?”
  张二奎冲围着的人大喊一声:“谁打我了?”围着的人呼啦一下散了。
  警察无奈地笑笑:“群众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我代表他们向你道歉。”
  张二奎苦笑道:“别道歉了,还是给我打个证明吧,我跟她真没关系的,我媳妇还生气呢……”
  警察听明白了,笑道:“好办,我们给你媳妇打电话,让她也到派出所来,一切就都明了了。”
  从派出所出来,张二奎昂首挺胸边走边对李兰说:“咋样,你老公厉害吧,赤手空拳冒着生命危险勇敢地擒获了小偷。”
  李兰一撇嘴:“拉倒吧,看看你那脸,肿得快成猪头了。”
  张二奎哀叹一声:“愚蠢的人总是很多的,有几个像我这样聪明绝顶的呢?”
  李兰一笑:“得了吧,你不愚蠢还被打个鼻青脸肿的。不过,看在你今天英雄壮举的分上,买点好吃的给你补补吧!”说着冲张二奎一伸手。
  张二奎纳闷:“什么意思?”
  李兰一瞪眼:“拿钱啊,你的工资还没上交呢!”
  张二奎连忙掏钱包,怔住了,回身往派出所跑。
  李兰喊:“咋的了?”
  张二奎喊:“钱包让小偷偷了!”
  选自《新故事》2014.7上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