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境奇兵

千仞山上,残阳如血,冯子悠将军站立在悬崖之顶,两行悲泪怆然而下。沉思片刻,冯将军突然大吼一声:“既然天意绝我,我又何必苟活于人世?戚将军,对不住了,我们来世再见吧!”随即虎目一闭,拔剑横向脖颈!
  “冯将军,不是天意要绝你,而是你已心无斗志!”蓦地,一阵浑厚的嗓音恍如隔空传来。冯将军不由得一怔,这千仞山上猿猴难行,飞鸟难越,又哪里来的人声?
  放眼看去,冯将军当即惊呆了。只见一个身材瘦削的老者身背药篓,手攥柔韧的野藤,正从云雾缭绕的崖底攀援而上!仅仅一眨眼的工夫,老者已气定神闲地立于面前。
  冯将军长剑一指,沉声问道:“你是何人?”
  老者掸掸长衫上的尘灰,推开冯子悠的长剑:“昨日,您不是派人去义乌城求援吗?我就是你搬来的救兵。”救兵?一个人?还是个年近古稀的老头儿,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冯将军不禁苦笑。看来,我冯子悠当真要被困杀在这千仞山上了!
  三日前,受抗倭统领戚继光将军之命,冯子悠率500将士潜入山林,准备抄倭寇佐藤的后路,来个一网打尽。
  孰料,熟读中国兵法的佐藤尤为狡诈,只以小股部队诱使冯子悠现身,随即大举围攻。埋伏不成,反中埋伏,冯子悠奋力拼杀,最终只带着200余人冲出包围,撤入千仞山。
  千仞山险峻陡峭,仅有一条狭路可行。居高临下,隘口一卡,总算阻断了佐藤的穷追猛打。可回头瞅瞅部下,冯子悠顿时心凉半截。200余人,无一不挂彩!更糟糕的是,时值初夏,山中阴潮,士兵伤口化脓溃烂,连行走都困难,更不用说突围了。而山下的佐藤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干脆安营扎寨,罢兵困守,不急不躁地等着冯子悠乖乖投降!
  昨晚,冯子悠派遣一位受伤较轻的勇士,趁着夜色摸下山去搬救兵,结果遭到追杀,尸首也被挂上了高树!对啊,搬救兵的勇士已惨遭不测,这个老头儿怎么会得到消息?莫非他是倭寇的探子?上次失利,败就败在掉以轻心,这次我绝不能不防!
  想到这儿,冯将军逼视着老者,冷声问:“你先说说看,以你之力,如何救人?”
  老者神色凛然地开口了:“救人之道,分天救、人救、自救。恕我直言,冯将军已身陷绝境,天难救你,人亦难救你。要想不辱戚家军的一世英名,冯将军唯有自救!”
  老者的话说得冯子悠禁不住隐隐心痛。自戚继光招募新兵抗击倭寇九年来,大大小小的仗打了足有上百次,戚家军是每战必捷,从未败过!可如今,上有重兵囤守,下无退路可寻,即便想自救,又如何救?
  老者看破了冯子悠的重重心事,问:“冯将军,你手下还有多少兵力?”冯子悠微一思忖,没有回答,这是军事秘密。
  老者并不在意,接着说:“听闻戚家军将士骁勇善战,个个以一当十;昨晚又见你派出的那名勇士,带伤击杀十余倭寇后终因体力不支,自杀身亡。以此看,如果将军能有百人,击溃倭寇杀出重围当不在话下。”
  人是有,可个个重伤,怎么突围?长剑入鞘,冯子悠领着老者走下崖顶,向部队歇息的山洞走去。幽暗潮湿的洞内,横七竖八地躺满了伤员。走到一伤兵跟前,老者俯身查看伤势,一掀开衣服,一股刺鼻的恶臭便扑面而来。创面血水化脓,腐肉发黑,再不医治,性命难保。
  老者回头看着冯子悠:“冯将军,部队粮饷最多能支撑几日?”冯子悠皱眉想了想,说:“七日。”
  其实,冯子悠心知肚明,他们的粮草最多还能维持五天。
  老者一听,顺手取下背上的药篓递给冯子悠,说:“打造一支雄师,七日足够。冯将军,能否把粮食匀给我半篓?”
  事已至此,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冯子悠虽点头答应,却没忘了叮嘱守卫要严加看守,防范老者暗中捣鬼。
  当晚,守卫便来报告,说老者行踪诡秘,一个人躲在山洞最里面鼓鼓捣捣,不让人接近。冯子悠说:“再探再报!”
  次日一早,借着黯淡的晨光,守卫看到老者摆弄的好像是两只陶罐,至于罐子里装的是什么,无法弄清。
  下午时分,守卫再次报告,老者竟然把干粮搓碎,与洞内湿乎乎的浮土掺到了一起!
  到底在搞什么鬼把戏?冯子悠也被老者的神秘之举弄得满头雾水。直到第三天早晨,守卫风风火火地跑来,称老者有了新行动!
  冯子悠快速赶去,只见老者手捧陶罐,正给伤兵喂食。
  冯子悠大声问:“住手!你给我的部下吃的是什么?”
  老者捏起一个指肚大小的圆团,头也不抬地回答:“干粮。”
  干粮?冯子悠瞪大眼睛看去,的确是干粮,老者把干粮搓成一个个小丸,给每个伤员喂了一颗。
  喂完后,老者走到冯子悠身前,举着干粮小丸说:“冯将军,你也吃一颗吧。”
  冯子悠接过,翻来覆去地打量一番,没发现什么异常。孰料刚放到嘴边,冯子悠便觉察出不对劲。
  小丸在动,丸内包着东西!可不等他再吐出来,老者突然一抬手,捂向冯子悠的嘴巴。冯子悠正欲躲闪,却听骨碌一声,小丸已经进肚了!
  “你,你……”冯子悠干呕半天,也没吐出来。老者笑呵呵地说:“冯将军不必担忧,你吃的是干粮,不是毒药。现在,你应该和你的将士商量商量如何突围。三天后,我送你一支千人大军!”
  千人大军?痴人说梦吧?你又不是神仙,能点草成兵!冯子悠顿觉难以置信。但三天后,奇迹出现了。那200多士兵的伤口竟然神奇愈合,持刀操棒,轻松自如!
  老者笑着说:“冯将军,戚家军个个以一当十,这200士兵,足可称千人大军。据我推测,山下佐藤夜夜笙歌,戒备松懈,你率领这千人大军,一鼓作气,定能杀他个人仰马翻!”
  “好,那我今晚就来个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冯子悠果断下达命令,决定后半夜一举攻下山去。可他怎么也想不透,老者到底给伤兵吃了什么,让他们得以迅速恢复。面对追问,老者只说了句“天机不可泄漏”,便又走进了幽暗的山洞。
  子时,冯子悠迅猛出击,将本想守株待兔的佐藤打得落花流水,近千倭寇死于非命。等到天色放亮,大获全胜的冯子悠部已绝尘而去。
  侥幸逃过灭顶之灾但也身受重伤的佐藤,收拢只剩下不足百人的残部,歇斯底里地大叫:“不可能,这不可能,除非千仞山上有灵丹妙药!”
  没错,山中阴潮,伤兵不仅没病死烂死,怎么还会恢复如初?佐藤愤懑上山,四处找寻,终于在山洞里抓住了一个人——这个人,便是那位老者!
  佐藤嘶叫:“说,他们是不是吃了仙丹?”
  老者淡然一笑:“正义之师,必得天助。像你等禽兽不如的邪恶匪寇,理应落此下场!”
  “胡说八道!你再不说,我杀了你!”佐藤闻言恼羞成怒,倭刀架上了老者的脖子。老者眉头一皱,似乎害怕了,抬手指向洞内的一只陶罐。佐藤一脚踢倒陶罐,只见密密麻麻的小虫四散爬去!
  蟑螂,是蟑螂!难道,他们果真吃了这种令人恶心的小东西?迟疑间,一个倭寇拖着伤腿跑来,叽里哇啦地一通比画。
  原来,在冯子悠部下遗留的粪便里,他也发现了蟑螂的残肢!事实上,老者给冯子悠等人吃的干粮里,包裹的确是他在山洞里捕捉、饲养的蟑螂!蟑螂喜阴,一夜之间便能繁殖成百上千只。
  为了让伤兵们顺利服用活体蟑螂,他刻意包进了干粮内,同时又将蟑螂捣成碎末,敷于伤口,疗效奇佳!《本草纲目》中也有记载,蟑螂学名蜚蠊,看似丑陋,令人作呕,实则是医治刀伤枪伤的上选之物!至今,在戚家军抗倭的闽浙一带,仍有民间艺人用此物做枪伤药,治疗顽固伤口,只需敷上少许,便立见奇效。
  尽管如此,佐藤仍旧将信将疑,命令老者给一个倭寇医伤。老者抓起两只蟑螂塞进倭寇的嘴巴,接着又寻到五六只放入陶罐捣碎,敷在倭寇长长的刀口上。
  不容你不信,仅仅三四个时辰,深达骨头的刀口已渐渐结痂!佐藤这回信了,下令倭寇抢食蟑螂。
  “叮叮当当”,捶捣之声不绝于耳。然而次日天亮,千仞山上却是倭寇倒伏,一个个气息奄奄!
  这时,老者哈哈大笑着从陶罐里一手捉起一只蟑螂,举到佐藤眼前。
  佐藤这下看明白了,两只虽然外形一模一样,可一只是红头的,一只是黑头的!
  老者脆快了当地说:“中国医术博大精深,意在济世救人,岂能用来救畜生!我早料到你们会来探询究竟,于是留下来将戚家军使用的红头蟑螂捉光,只留下这种带毒的黑头蟑螂!毒物入肚,毒发攻心,千仞山就是你们这帮畜生的坟墓!”
  佐藤绝望了,有气无力地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老者背起药篓,大踏步走远,身后,留下了一串爽朗的笑声:“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这就是天道!我就是卫道者!哈哈……”
  选自《故事世界》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