蚁族

明宪宗成化年间,刘芦忠和朝廷众臣集体上书,弹劾西厂首领汪直。汪直重新执掌西厂后,对之前弹劾他的一众大臣展开疯狂报复。很快,刘芦忠便被关入大牢。
  这天夜里,汪直的手下一番杀掠后,将刘芦忠的家宅府邸一把大火烧了个精光。刘芦忠的儿子在家仆牛二的誓死保护下得以逃脱,从此改名牛椅子,开始了亡命生涯。
  这日,牛椅子正像往常一样在街边讨饭,一个小吏招呼他来到了自己家中,对他好生招待一番。原来,这个小吏是牛椅子父亲的一位友人。因为刘芦忠参奏汪直时,他正回乡养病,所以才躲过一劫。
  他告诉牛椅子,他父亲被冤一事另有隐情。原来,汪直重掌西厂后,确实决心报复曾参奏他的大臣。但因汪直未起家时,刘芦忠曾救过他一命,于是有心放他一马。谁知汪直手下一个叫吴准的家伙跟刘芦忠素有过节,想必是瞅准了机会耍了手段,这才有当日之祸。
  牛椅子得知这一切后,有心报仇,却无可奈何。当晚,牛椅子便动身回乡。他怕西厂耳目众多,不敢住店,恰好路过一片树林,便随便找了棵大树,靠着树干睡下了。下半夜,他突然被一泡尿憋醒了,于是起身对着大树小解,借着月光,却看到成群结队的蚂蚁正密密麻麻地有序前行!
  好奇心驱使下,牛椅子顺着蚂蚁大军的行军队伍走了起来。就这样走出了四五里地,忽然在一个山洞口旁发现了一个小小的蚁穴,蚂蚁最后都爬了进去。牛椅子隐约听到附近有的快速脚步声。他立马闪到了一边。过了一会儿,果然有一个黑衣汉子走进洞里。
  牛椅子好奇极了,又往里走了几步,探着脑袋往里面看。借着从洞外洒进来的点点月光,牛椅子发现了诡异的一幕。洞内聚集着数十个玄色外衣的汉子,他们一声不吭,三三两两,互相拍打着对方的身体和背部,发出阵阵闷响,并且嘴巴里时不时发出怪响。莫非是孤魂在聚会?牛椅子吓得瑟瑟发抖,连忙退出洞口准备逃走,谁知一只干枯的手已经抓住了他的肩膀,把他拖进了洞去。
  “各位英雄壮士,我是苦命人,不要杀害我啊!”牛椅子急忙告饶道。
  一个汉子拍了拍手臂,另外一个人走到洞内一个安放着火把的岩壁处,用火石将其点燃了。霎时间,洞内豁然开朗。牛椅子这才看清,洞内的这些人全都用布条蒙住了双眼,他们支支吾吾的,恐怕是口不能言。抓他进来的汉子沙哑着嗓子说:“你有什么苦命,不妨说来听听,看我们能否帮你?”
  牛椅子吓得要死,索性把自己的身世和大仇如实说了。牛椅子说完,玄衣人们又互相拍打着对方。牛椅子有点儿懂了,原来这些人不能说话,也看不见,互相拍打便是他们的交流方式。沙嗓子望着牛椅子点点头,说:“你的仇,我们会帮你报的。”沙嗓子解释说,蚁族是一个民间存在多年的神秘组织。他们的存在不是为了一己私欲,而是为了执行一道法则——复仇令。复仇令规定,凡有亲人被冤杀者,蚁族成员将协助被害者亲人施行复仇计划,最终助其复仇成功,便是功德圆满。
  是夜,牛椅子和一众蚁族滴血为盟,睡在了一起。隔天一早起来,其他蚁族成员都不见了,只留下一个沙嗓子。二人即刻动身,要去京城找吴准报仇。
  到了京城,沙嗓子带着牛椅子来到吴府。在一处隐蔽处,沙嗓子飞速打起旋风铲,顷刻间就在地上打出一个洞来,牛椅子跟着在前面打洞的沙嗓子,不一会儿就到了院墙之内。两人一看,只见院内歌舞升平,灯火阑珊。沙嗓子告诉牛椅子,今日是吴准的寿辰。正是复仇的良机!沙嗓子附在牛椅子耳边密语一番。牛椅子起初点头,到最后却惊叫道:“什么?光凭我一人?”沙嗓子笑道:“你忘了,复仇令规定,我们只能协助,仇人还需你亲自手刃才是!”
  牛椅子换装后翻墙混入了府中,来到了后堂。府中鱼目混杂,厨子急着上菜,也顾不得细看每个家丁面容。牛椅子趁机在为吴准上菜时,在菜里下了一种泻药。之所以用泻药,而非毒药,是因为吴准有拿银针试毒的习惯。
  果然,吴准吃了几筷子菜后,不一会儿便觉得肚中翻涌,匆匆前往茅厕。牛椅子本应一早就埋伏在茅厕的隔间之中,等待吴准出现。可是,千不该万不该被他看到了吴准在酒宴上那其乐融融的天伦景象。酒桌上的吴准正抱着自己的孩子逗弄着,父爱让牛椅子心中不禁一动!他联想到了自己的父亲,泪水不住地流下来。吴准这时发现眼前这家丁的异常举动,便想上前询问。牛椅子赶快躬身退下了,快步来到地洞,逃出了吴府。
  沙嗓子得知牛椅子暗杀失败后,并不惋惜,只说机会还多,明日再议。
  过了几日,沙嗓子告诉牛椅子,机会又来了。这天,吴准和众官场友人去桦泊山打猎,因此只带了很少的随从。两人来到猎场附近,沙嗓子让牛椅子稍等。过了约一炷香时间,牛椅子等得有些不耐烦了。这时,只见一个人被五花大绑,满头大汗地朝他的方向跑来。牛椅子定睛一看,正是吴准!他口里塞着布条,眼睛也被蒙上了。
  牛椅子正奇怪,沙嗓子突然出现在他身后,说:“现在你可以报仇了。”说完丢给牛椅子一把上好了箭镞的弓弩。原来,沙嗓子用一只野鹿将吴准引到一处灌木丛处,利用事先布好的陷阱将吴准的坐骑绊倒,没用多大工夫就将他绑了来。沙嗓子一把抓住正在奔跑中的吴准,将其眼罩扯开。
  吴准侧头看到牛椅子时,脸上写满了惊讶。牛椅子慢慢扬起了手中的弓弩,吴准并没有跪地求饶,而是选择了转身逃跑。
  “快动手吧!”沙嗓子催促道。牛椅子迅速摒除了对眼前吴准的怜悯之心,举起弓弩,扣动扳机。刷的一声,吴准中箭应声倒地。大仇得报,牛椅子对沙嗓子又是佩服,又是感激。
  休息数日,牛椅子正准备开口拜托沙嗓子再帮他去对付汪直,谁知朝廷却突然发生了剧变。
  原来,在牛椅子亡命的这些年里。汪直继续领导西厂又办下了无数“大案”,将反对自己的朝臣如商辂等大臣一一剪除,他的权势也达到了极点。汪直极度膨胀的权力不能不引起皇帝的警觉,在其后的权力角逐中,汪直失败,被调出京城,西厂也随之解散。
  汪直也在失意中染上了重病。牛椅子此刻感到时机已到,便找到沙嗓子去找病危的汪直。在一间简陋的破屋里,汪直正躺在病榻上,身边只有一个家仆。家仆见沙嗓子和牛椅子两人气势汹汹,料定没有好事,很识趣地跑开了。
  牛椅子提起匕首,正欲报仇,汪直突然睁圆双眼,道:“你是何人?我虽死不足惜,但请让我做个明白鬼。”牛椅子笑道:“我就是刘芦忠的儿子,在外亡命多年,今日终于能手刃仇人了。”
  汪直道:“刘芦忠……你是刘芦忠的儿子!”说完泪水四溢。
  牛椅子心想他是惺惺作态,道:“悔之晚矣!”
  “但是,刘芦忠并没有死啊!”接下来,汪直所说的话让牛椅子瞠目结舌。
  原来,汪直确实想杀刘芦忠,可却被吴准抢先一步。吴准告了刘芦忠一个子虚乌有的罪名,汪直知道吴准与刘芦忠素有不和,不想拂他的面子,便治了刘芦忠一个十年刑期之罪,留了个活口。但是,为了泄心头恨,汪直命人抓人之前要在刘府烧杀一番。所以,牛椅子误以为父亲死在那场杀掠中了。前不久,汪直失势,刘芦忠已经平反出狱了,现居住在流风客栈。得知父亲没死,牛椅子立马丢下手中匕首,发疯一般跑向客栈。父子重逢,二人抱头大哭一番。
  刘芦忠告诉牛椅子,吴准跟他是好友。为了让刘芦忠活命,吴准退而求其次,向外散播与刘芦忠不和的谣言,然后求汪直治了他十年刑期的罪,这样一来,不但不用被灭口,还避过了汪直执政西厂五年的锋芒,反而活到了今天。
  “吴准是我们刘家的大恩人哪!”刘芦忠大哭道,“不知吴兄近况如何,走,你吴伯伯就在京城内,我们吃了午饭就去拜会他,去感谢他的救命大恩!”
  牛椅子听完,“啊”的大叫一声,发了疯似的跑了出去。
  不久之后,汪直就重病不治而亡。而牛椅子也被人发现死在了荒郊野外。奇怪的是,他的尸体旁爬着一些蚂蚁!
  尸体被衙门的仵作搬走后,一个沙嗓子男人和一个清瘦的青年从树后走了出来,站到牛椅子尸体刚才摆放的位置。沙嗓子笑道:“复仇令实施完毕。”
  清瘦男子对着天空,放声大叫道:“父亲,你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我终于帮你报仇了!”这个清瘦男子正是吴准的大儿子,吴还。
  原来,蚁族帮助牛椅子报仇,如若牛椅子的父亲是冤死的,那么复仇令即告终止。可是,牛椅子父亲没死,吴准帮人却反被牛椅子杀害。吴准成了冤死,而牛椅子反倒成了害人者。于是,第二道复仇令自动生效,吴准的儿子吴还在沙嗓子帮助下杀死了牛椅子。第二道复仇令随即终止……
  选自《今古传奇故事版》2014.6下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