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人贾小三

老贾家的三儿子贾小三出生后没几个月,两个哥哥就溺水身亡了,紧接着老贾两口子也跟着暴病身亡。
  这下贾小三成了众矢之的。人们说他克死了哥哥,又克死了爹娘,是个丧门星,谁也不愿意管他。有好心邻居把他送去舅舅家,却被他舅舅拎着脖领扔了出来。他舅舅怒气冲冲地说,这个小瘪三是个狼崽子,谁收留他他克谁!
  最后,还是一个自认为命更硬的老乞丐看他实在可怜,收留了他。贾小三跟着老乞丐走西村串东村,逢集赶集,遇会上会,尽管饱受风吹日晒雨淋,却也能吃得饱,穿得暖。
  转眼间贾小三长到了十五岁,虽然他长相更加丑陋,个头却已和成年人差不多。这年春天,老乞丐得了一场重病死了。临死前,他把贾小三叫到跟前,对他说:“三儿,你爷爷没本事,要了一辈子饭,也一辈子让人看不起。如今你也长大了,以后就别再要饭了,找个正经营生干吧!”
  忍悲含痛埋葬了老乞丐,贾小三买了一个石夯和一个木模,开始走乡串户给富户人家打土坯。通过自己的辛勤努力,几年下来,他攒下不少钱。他去镇上买来几方上好的松木,雇人打造了五具棺材,将当初只裹上破席草草掩埋掉的爹娘、两个哥哥,还有收养他的老乞丐的尸骨挖出来重新装殓埋葬了。
  贾小三的这个举动让人们看到了他的情义和孝道,大家也就没人再计较他的过去,来雇他打土坯的人越来越多。大家都说他打出的土坯好看、结实,还耐用。
  这年冬天的一天,贾小三去赶集,看到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蹲在路旁,面前摆着一个竹筐,里面放着一个拳头大小的白桃。老人身上没穿厚棉衣,冻得鼻子通红,直冒鼻涕。
  贾小三觉得有些奇怪,这冰天雪地的,哪来的桃子?他径直走过去,问老人:“老大爷,你这桃子是真的吗?”老人回答:“当然是真的,不信你摸摸!”贾小三伸出手摸了一下,果然是真的。老人看他脸上一副惊疑的表情,又说道:“我这桃叫雪桃,每年立冬节气开花,小雪节气结果,大雪节气成熟,一年才结那么十来个。怎么样小伙子,买吗?不贵,给三十个铜子就行!”贾小三听罢把头摇得像拨浪鼓 “不买不买,太贵了!”
  贾小三说完想走,可转身的一刹那,他看到了老人那瑟瑟发抖的样子。他不禁动了恻隐之心,咬咬牙,把口袋里所有钱全都掏出来,对老人说 “老大爷,我只有二十个铜子,就便宜卖给我吧,你也好早点回家,省得在这里冻出毛病来!”老人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卖给了他。
  贾小三拿过桃子擦了擦,放到嘴里咬了一口,不脆,也不甜,甚至有一股咸苦腥涩的味道。他也没多想,三下五除二就把桃子吞下了肚。
  到了晚上,贾小三的肚子突然刀绞般疼痛,痛得他在炕头上直打滚。将近一个时辰后,肚子不痛了,他感觉似乎有股暖流在身体内游荡,从头到脚,又从脚到头,缓缓的,柔柔的,无比受用。他尽情享受着,酣然入睡。
  迷迷糊糊中,贾小三听到外面有人叫他的名字。他爬起来,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不一会儿来到一个桃园。桃园里雾霭缭绕,桃香四溢,宛如仙境。他正看得出神,一个老人从桃树后走出来。贾小三仔细一看,嗨,这不正是白天在集上卖桃的那个老人吗!老人笑眯眯地看着他,说道:“小伙子,你白天吃的那个桃子是我用炼制的丹药做成的,你吃了它,已具有超乎常人的能力。另外,我再送你一把桃木剑。这把剑是用百年老桃树的根雕成,剑身已被我刻上了符咒,能驱邪除魔。希望你能用这把剑造福四里八乡的百姓!”老人说完,也不等他搭话,就把手中的桃木剑向他掷过来。
  贾小三大惊,赶紧扭头躲闪,却一下惊醒了。原来刚才只是做了一个梦。
  第二天早上,贾小三在枕头旁找到了一把一尺来长的木剑,剑身上刻满了蝌蚪样大大小小的符号。他心里一惊,难道昨晚那个梦是真的?!
  几天后,贾小三就验证了自己的奇异功能和那把桃木剑的威力。
  那天傍晚,贾小三去镇上办事回来路过邻村的乱坟岗,看到一个姑娘从对面走来,那个姑娘长相俊秀,丹凤眼,柳叶眉,尖下巴,胳膊上挎着一个篮子。姑娘来到贾小三近前,也不说话,恶狠狠地盯着他。贾小三没理她,低头赶路。谁知那个姑娘却伸手拦住了他。贾小三平心静气地说:“我不惹你,你最好也别找我的麻烦,希望你能好自为之,以后别再为非作歹。你赶紧走吧!”姑娘站着没动,忽然,她把篮子一扔,向着贾小三扑过来。贾小三无奈地摇摇头,说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嘴上说着,他将那把桃木剑从腰间抽了出来。姑娘见状,哀号一声,扭头想跑,可为时已晚。只见一道红光闪过,姑娘化成了一缕白烟,消散在夜空中。
  那个姑娘叫玉红,一个月前与邻居发生口角挨了揍,恶气难咽,便买来毒药打算投毒害人,没想到弄巧成拙,却把自己给毒死了。因生前作恶多端,死后未能超生,便化作鬼魂,在附近游荡,吓得人们惶惶不可终日。
  贾小三怒诛恶鬼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四邻八乡,好多人慕名赶来想看看他那把桃木剑,可都被他拒绝了。
  来年开春后村里胡六爷死了,他的四个儿子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出殡那天,长子胡大跪在老爹的棺材前摔“老盆”。哪曾想,当他把“老盆”高举过头顶,使劲往专门放置的石头上摔去时,石头破了,“老盆”反而没破。围观的人全都瞠目结舌,这种怪异的事情若干年来从没发生过。按照风俗,“老盆”只能摔一次,一次摔不破,要委托外人用脚来踹破。这个重任自然落到了喊丧人身上。只见他稳了稳神,走过去抬起脚,铆足劲往“老盆”上踹去。只听“喀嚓”一声脆响喊丧人号叫着摔倒在地上——他的脚骨断了!人们再看那个“老盆”,依旧完好无损。
  这时,不知从哪里蹿来一条黑狗。黑狗跑到“老盆”前,张嘴将“老盆”叼住,撒腿就要跑。可它哪跑得了啊!哭丧的人用哭丧棒,围观的人有的用铁锨有的用木叉一起往黑狗身上打。可黑狗却像铁打铜铸的一般,竟然没受半点儿伤,依旧左腾右跃、上蹿下跳。
  眼看着黑狗就要冲出人群,这时贾小三来了。只见他皱了皱眉头,从腰里拔出那把桃木剑,朝黑狗掷去。黑狗连哼都没哼一声,便化成了一堆黑黑的煤灰。贾小三走过去,捡起桃木剑,然后轻轻踹了一脚那个“老盆”。随着啪的一声响,“老盆”被他踹碎了。后来有人问贾小三这到底是咋回事。贾小三说胡六爷的一个仇敌请“高人”作法,演了这出抢“老盆”的闹剧。至于那人是如何做的法,那只变成煤灰的黑狗又是咋回事,贾小三没说。这也成了人们心中永远的谜。
  贾小三名声大震,来找他帮忙的人越来越多。他也有求必应,却并不收人家半点钱财。他依旧靠为富户人家打土坯糊口度日。
  时间就这样又过了几年。
  这天,隔壁村的郑财主来找贾小三,进门二话没说,先塞给他一根金条。贾小三没要。他知道郑财主来找他的目的,他家最近正闹鬼。那个鬼不是别人,正是他儿媳翠红上吊自尽后化成的。而翠红上吊自杀的原因,却是老公公多次强行奸污她。
  贾小三盯着郑财主布满皱纹的老脸,明知故问道:“你儿媳咋死的?”
  “得瘟疫死的啊,那天吃晚饭时还好好的,可到半夜说不行就不行了!”郑财主涎着脸回答。
  贾小三想了想,答应郑财主帮他驱鬼。他跟着郑财主来到他家,看到屋门和窗户上贴满了从别处求来的避鬼符咒。他略一沉思,拔出桃木剑,在每张符咒上扎了一个洞,然后对郑财主说:“你放心吧,今晚那鬼要是还敢来,准让它有来无回!”
  谁知,第二天早晨,大家却得到了郑财主暴亡的消息。郑财主脸上、脖子上布满了一道道鲜红的掐痕。郑财主是被谁害死的,没人知道。有个明眼人却看出了门道,他说郑财主是被他儿媳翠红索去了性命,而正是贾小三用他的桃木剑破了那些避鬼符咒的法力,才使得翠红的鬼魂能毫无羁绊地进入了他的房间。
  郑财主在国军部队当连长的儿子郑富贵赶回来奔丧。当他得知是贾小三“作祟”害死了他爹后,拎着盒子枪就去找他算账。贾小三正在荒地里挥汗如雨地打坯。郑富贵不容他辩解,举起枪对着他的脑袋就连扣了几下扳机,然而,贾小三并没被打死。他大笑一声,扛起石夯、木模,扬长而去。郑富贵赶紧把子弹抠出来一看,不禁目瞪口呆,四发子弹竟然全都成了臭子儿!这时,远处传来贾小三铿锵浑厚的声音:“我这条命是用我爹娘和我哥哥的四条命换来的,硬着呢!”
  从那,村里人再也没见到过贾小三。有人说他搬进了深山居住,昼伏夜出,用他的异能和桃木剑驱邪伏鬼,保护着乡亲们的安宁。后来,有人结伙去山里找他,但找遍了每个犄角旮旯,也没找到他的身影儿,只在顶峰的孤石上发现了一个石夯和一个木模。
  选自《新聊斋》2014.3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