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三贼

德化县硕儒那地儿,曾有九十三个盗匪占山为王,人称九十三贼。
  九十三贼来自民间,身怀绝技,各有千秋。领头的为一白面书生,他上通天文下晓地理,一手好字龙飞凤舞。每做一票,白面书生必在被劫人家墙头题诗留名,好汉做事好汉当,以免累及无辜百姓。下来是一黑脸汉子,黑脸盘络腮胡,手托磨盘如同举杯,一把大刀舞得密不透雨,黑脸汉子跟随着白面书生,忠心耿耿,绝无二心。
  九十三贼行事之前,必派“狗不理”开路。“狗不理”身体单薄,活到四十几岁了,模样还只有普通人家十六七岁的孩子大。说来也怪,不管被劫人家养了什么样的狗,见了“狗不理”都不会吠叫。他只翻墙入内,就可大摇大摆地开门放客,绝不会惊了主人家。
  九十三贼行事的时候,长风就坐在门口打盹。长风睡得口中流涎,但五里之内,若有官兵响动,他即刻便可知晓。官府曾经数次获得消息,组织大队官兵前去围剿九十三贼,但每次赶到时,都人去楼空,不见贼影。
  九十三贼聚义龙门寨,虽杀富但不济贫,劫来的银两,一次一人仅分十两,余下的银子全都埋于地下。据说有人曾于龙门寨一个有着“太平年”字样的台阶下,挖出十万白银。他们打家劫舍的时候,只将人捆起,并不害其性命,平常也不会出来扰民,与周围百姓相安无事,但犯案多了,终是官府之患。
  终有一年,官府决意清剿。县衙派出数十暗探,专门探寻九十三贼行踪。有两三次,官府得到确切消息,火速派出捕快前往,还是让九十三贼轻松逃脱。有一次明知九十三贼上了一个山头,可官兵在林中转了三天,竟然找不到蛛丝马迹。
  官兵追剿一年全无所获,正想放弃抓捕的时候却得到了意外的收获。那天和往常一样,官兵赶到失主家里的时候,九十三贼已全部撤离。但令官兵意外的是,门口有杂乱的脚印一路向西边山上延伸。官兵循着脚印,一路追去,直追了两日两夜,终于在一座寺庙前,追到疲惫不堪倒地睡觉的九十三贼。
  官兵大获全胜,就地处置众贼,只留贼首白面,推至西市斩首示众。行刑前晚,白面托狱卒传话,求见知县。知县心中亦有疑团,就前往狱中。
  白面问:“官兵何以得知我们行踪,一路紧追?”
  知县反问:“我正想知道,以前捉拿你们,你们是怎么逃离的?”
  白面说:“我们有一异人长耳,能听到五里之内的动静,一旦他听到官府的动静,我们便开始撤离。”
  白面又问:“官府是不是买通了我们的人,为你们一路留下记号,你们方循迹而来?”
  知县说:“这也正是我的疑惑所在。以往追寻,你们漫无行踪,这次怎么一路上,到处都是你们的脚印和丢弃的东西?”
  白面愕然,低头想了半晌,抬头叹息道:“报应啊!”
  原来,九十三贼里,有两个残疾人。一个是罗锅,一个是跛脚,他们行动不便,总是走在队伍的最后面。以前九十三贼也没人在意,但这一年来,由于官府追剿太急,就有人提议说这两人动作迟缓,怕会连累了大家。何况,他们一向胆小怕事,若被官兵所擒,那九十三贼贮藏银两的秘密就会大白于天下。为防止聚义大计毁于两人手上,他们就杀死了罗锅和跛脚。
  白面悔之不已,他现在才想起,罗锅的背上永远背着一个大皮囊。一路走一路捡,而跛子手中永远拿着的拐杖就是一个扫把,一路走一路扫。想不到,自己精心谋划多年,埋下白银百万,网罗各地义军数万,只等秋后一声令下,各地就要揭竿而起,只等自立为王:竟然因杀了看来根本没有长处的罗锅和拐子,而葬送了九十三贼的锦绣未来。
  白面站起来,惨然一笑,对知县说:“那是因为,贼当久了,再聪明的人都会变得愚不可及。”说完飞身而起,一头撞向大柱。
  选自《古今故事报》1504期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