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传说

  • A+

一、线索
  两辆Rescue越野车行驶在阿钦斯克与坎斯克之间积雪的平原上,缠着铁链的轮胎汹涌地卷起地上的雪屑。
  这是一支寻宝队,发起这次探险的是美国人梅尔费雪,另外还有三名成员:前特种兵萧龙,同时也是梅尔费雪的生死之交,以及日本人田村近源和俄国人尤金塔夫。
  他们寻找的是俄罗斯最神秘最巨大的宝藏:高尔察克的黄金。
  1919年,沙俄的最后一块阵地被革命军击溃。高尔察克为了保存实力,带领50万部队和25万平民横穿西伯利亚向日本求援,一起带走的还有沙皇的500吨黄金。这一年出现了史无前例的酷寒,气温一度下降至零下70摄氏度,严寒无情地吞噬了75万人的队伍,那批黄金也不知所终。
  一百年来,政府和民间都在不断寻找这批黄金,但始终没有找到,甚至有人说这个传说本身就是伪造的。
  他们踏进这片荒原已经有整整80天,出发时的激情早已被消磨殆尽,大家都是靠着一股毅力在坚持。
  突然,绑在车前的探测器似乎感应到什么,大家纷纷下了车。
  “太阳落山之前一定要找到。”费雪简单地说了句,从后备厢拿出金属探测器分发。
  四人分头寻找,探测器不断发出沙沙的声响,田村说他有发现,四人凑过去,他刚刚扒开的雪里露出一件沙俄时期的军服,那是一具士兵的冻尸!接下来,他们又找到了另外三具尸体,其中有个士兵的服装略有不同,一看军衔居然是个下士。
  费雪灵光一现,摸了摸尸体身上,发现上衣有一个夹层,用小刀裁开之后,里面有一张叠起的纸。
  “喂,我有发现!”
  那是一幅铅笔草图,画面上一个牵着狗的贵妇人站在葡萄藤下,技巧一般,下面有一行俄文:“不是蜜,却能粘住一切。”
  “这是个俄国谜语。”尤金塔夫说,“谜底是‘语言’。”
  “这只是士兵的爱好罢了。”田村说。
  “没这么简单!”萧龙说,“他为什么要把这幅画藏在身上,这显然是个重要情报。”
  “你想说这是藏宝图?”田村冷笑一下,“老天终于看不下去,把线索赏给我们了。”
  “你闭嘴!”萧龙很反感他的冷言冷语。
  费雪托着下巴陷入沉思:“我想仔细研究一下这幅画。”
  他在火堆边抽着烟研究到很晚,第二天萧龙醒来的时候,发现费雪躺在车上的睡袋里,看样子很晚才睡。
  他小心移动到驾驶座上,尽量不惊醒费雪,当萧龙朝窗外看去,注意到四具尸体被翻动过。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熊,也许某只提前结束冬眠的西伯利亚熊从附近的森林里出来觅食,如此一来,这只熊可能还在附近。
  萧龙发动车子,但刚刚前进一点就好像碰到什么,萧龙向后视镜里确认时,一个棕色的庞然巨物咆哮着扑到车窗上,锋利的爪子在车窗上留下长长的划痕。
  这只熊居然在越野车残留余温的底盘下过夜!
  “发生什么了?”费雪从睡袋里坐了起来。
  “不速之客。”萧龙边开车边按下对讲机,告诉尤金塔夫他们注意一下。
  萧龙将车退到平坦的路面,然后摆过车头猛踩油门,但却怎么也甩不掉后视镜里长达三米的巨熊。
  追了十分钟后,熊掉头跑进森林里,两人刚刚松了口气,车身却一阵剧颤,车头突然翘起。两人瞬间明白,他们遇到了最危险的情况。
  平原上有许多冻住的湖泊,表面覆盖积雪,很难和陆地分辨开来,连续几天的晴朗天气使冰湖变得脆弱,越野车的后轮陷进了一个冰窟。
  很难相信,那只熊聪明到把他们赶到了陷阱里,大概它知道这里有危险才放弃追逐。两人都不敢乱动,微小的失衡都有可能让整辆车倒栽进冰湖,那就真的万劫不复了。
  “田村,快过来帮我们!”费雪冲着对讲机说。
  “坚持住。”
  二、逃离险境
  很快,另一辆车赶到了,但不敢过于靠近,两人从车上下来,将一根绳索绑在车前端的挂钩上,另一端绑在他们的车尾。
  但冰层根本就承受不住车子的重量,另外一辆车一发动,冰窟就有扩大的痕迹!最后,萧龙提出一个冒险的方法:两辆车同时发动,利用加速度离开险境!但万一不成功,两辆车有可能都会掉进冰窟……
  费雪叹息一声:“我们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最坏的情况就是弃车逃命,萧龙有自信把费雪救出,虽然那样的话探险也到此为止了,但冒险一搏总比坐以待毙要好。
  田村将车退到距离他们五米处,然后突然加速前进,萧龙也在同一时刻踩下油门,后轮在冰水里快速转动。
  松弛的绳索突然绷紧到极限,车后不断传来冰层的爆裂声,当他们前进了十米之后,倾斜的车身正了过来,两车开到安全位置停了下来。
  “成功了!”
  萧龙向后看了一眼,沉重的越野车居然在冰面上犁出了一道足有十米的沟。两人下车检查,费雪盯着被水打湿的备胎罩若有所思,潮湿的布紧贴在备胎上,轮胎的轮廓清晰可见。
  “我想到了!”
  他跑进车里翻找一阵,然后在一块平坦的冰面上摊开许多地图,和那张贵妇人的画一一比对。最后,他的手停在一张俄罗斯中部的地图上:“尤金塔夫,酒!”
  费雪把画摊在地图上,洒上酒,画纸变得透明起来,当他移动图画,不可思议的事情出现了:葡萄藤与一条河的走势完美重叠,贵妇衣服的裙皱则是山脉的形状!
  他抬起头,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各位,这是一幅影图!”
  “500吨黄金的价值,高尔察克比任何人都清楚。”费雪像侦探一样推测着,“当押运车队因恶劣天气被迫停下,单靠人力是无法搬走黄金的,他必定想过要记下位置,等待日后发掘,但传递情报要万分保密才行,所以他用了这种方式。”
  “结果传送情报的士兵也死在了路上?”萧龙说。
  “但……”尤金塔夫说,“这上面没有标示黄金的位置啊。”“在这里!”费雪指着贵妇头上的黄金头饰,那上面有五枚珍珠,显然在暗示什么。
  尤金塔夫问:“这是……河?哪条河?”
  “塔谢耶河,我们向北走,去列索西比尔斯克。”
  三、内讧
  斗志低迷的队伍仿佛重燃信心,他们继续向北进发,数天后抵达了列索西比尔斯克境内。
  二战之后,私人寻宝被合法化,按照法律,如果他们真的找到这500吨黄金,那么其中的一半必须归还给国家,剩下的再与土地所有人,及当地政府平分。
  田村则提议说,他有一个走私的朋友,可以让这批黄金不用交这么多的“税”,但费雪一口回绝了:“我不希望自己后半生都过着逃亡的生活,这么多黄金足够判我一千年了。而且对我而言,发现它本身就是一种荣誉。”
  “守着你无谓的荣誉去吧!”抛下这句话田村就钻进车里睡觉去了。
  “小心这个日本人,他心思很多。”尤金塔夫给费雪一句忠告。
  萧龙最担心的事情就是在宝藏面前的背叛,很多寻宝人不是死在机关陷阱里,而是死在同伴的枪下。但他没想到,田村这个定时炸弹很快就爆炸了。
  那天晚上风雪很大,次日醒来,萧龙发现另一辆车不见了。他摇醒费雪,两人发动汽车去寻找,大雪已经把一切痕迹掩盖。
  走了大约半公里,他们看见一个雪堆,萧龙扒开上面的雪,尤金塔夫躺在里面,额角的血已经凝结。
  “他冻僵了,快抢救!”
  两人把尤金塔夫抱到车里,用毛毯包住,将暖气调到最大。尤金塔夫渐渐苏醒过来,睁开眼第一句话就是:“给我酒。”
  喝了一口酒,他似乎完全清醒,费雪问:“发生了什么?”
  “日本人跑了,他把我打昏扔在路上。”
  “但他没有地图,就算去了那里也没用。”萧龙说。
  “不,我们接触的机会很多,他肯定早就把地图拍下来了。”费雪说,“没有万全的准备,他不会贸然行动的。”
  “混蛋,真不该相信他。”尤金塔夫愤愤的一拳捶在地上。
  “我们现在去追还来得及,等他先一步发现就什么都晚了。”
  他们立即上路,日夜兼程地开车,很快抵达了那片山脉。突然,越野车向下一陷,轮胎在积雪中空转,怎么也开不出来,三人下车检查,发现这是一条旧河道,河水早已干涸,被松软的积雪填埋。
  “探测器有反应。”萧龙说。
  三人立刻开始搜索。突然,萧龙发现下面有东西,扒开一看,竟是一具妇女的尸体!
  “萧龙,去拿融雪剂。”
  他们将融雪剂喷在雪上,很快旧河道里的积雪大面积消融,露出一幕令人震惊的影像。那是数以千计的冻尸,他们保持着死前最后一刻的动作,或哀号或蜷曲,令人想到著名的庞贝古城,1919年的严冬把历史永远定格在此处了。
  尸群中间停着三辆卡车,费雪小心地走过去,用撬棍撬开,他兴奋地大喊:“我找到了!是黄金!”
  四、雪崩
  萧龙走过去,看见卡车后部的防水布被掀开,下面是整齐码放着的金砖,金砖表面光滑如镜,上面印刻着沙皇尼古拉斯家族的纹章。
  “我真不敢相信,我居然找到它们了!”费雪不顾嘴唇被粘住的危险去亲吻金砖,那激动的样子似乎马上就要哭出来。
  萧龙突然察觉到什么,这是他长年养成的对危险的直觉,回头一看,尤金塔夫正举着一把手枪瞄准他们!“危险!”萧龙推开费雪,子弹在金砖堆上溅出火花,两人躲到卡车的后面,从踩在雪上的声音判断,尤金塔夫正在接近。
  “真想不到会是你!”费雪说。
  “谁面对这么多黄金会不动心呢,这可是500吨黄金啊!”尤金塔夫的声音里透着贪婪,“而且,作为一个曾经的寻宝人,亲眼看见别人在我面前找到这笔宝藏,换作是你心里也不会好受的。”
  “这么说来,田村也是你杀的?”
  “当然,只剩两个人对付起来会比较方便,我把他的尸体和车一起推到冰湖里去了,谁也不会发现。”
  萧龙从车下的影子判断尤金塔夫已经很接近了。他思索着利用卡车的死角来空手夺枪,费雪似乎看穿他的心思,压低声音说:“这不值得。”
  “他想要的不光是黄金,还有我们的命。”
  “你说的没错!”尤金塔夫突然从侧面出现,萧龙抓起一把雪向他撒去,视线被干扰的尤金塔夫胡乱开了几枪,差点儿打中他们。
  “快走!”
  两人拼命朝一块突起的岩石跑去,枪击声在他们背后不停响起。
  但无论费雪和萧龙怎么躲藏,可供躲避的地方太少。这样下去,一定会被杀死的!突然,正在思考对策的萧龙察觉到脚下的地面在微微震颤,费雪看着上方喃喃道:“哦,天啦!”
  整座雪山仿佛在移动,如同白色海啸般的雪浪汹涌而至,从四面八方向山谷汇聚。大地的震颤越来越强烈,成千上万具尸体也随之震动,仿佛审判日提前降临,它们即将复活。
  尤金塔夫见势不好立即躲到卡车后面,另两人也赶紧躲到岩石另一面。很快雪浪呼啸而至,天地刹那间变得晦暗,掠过岩石上方的雪暴发出恐怖的尖啸,狂乱的气流好像要将他们撕成碎片。
  短短几秒却漫长得如同一个世纪,当一切静止下来,两人从雪堆里钻出来,耳朵里嘴里全是雪。
  “谢天谢地!”费雪说。
  “还有件事情要感谢。”
  雪崩来袭的瞬间,萧龙好像听见尤金塔夫在大喊“不不”。两人扒开掩埋卡车的雪层,卡车已经侧翻,成堆的金砖里面露出一只孤零零的手,这些金砖成了尤金塔夫的坟墓,他为自己的贪婪付出了代价。
  雪崩后的阳光显得格外灿烂,萧龙注意到一块金砖有些不同,他拿在手里看了下,金砖的一角磨损了,下面露出的却是铅灰色的金属。
  “金砖是假的!”费雪的表情从未这么惶恐过,“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五、真正的黄金这对两人而言都是一个沉重的打击,高尔察克费尽心机运送和保护的500吨黄金居然是个天大的玩笑。
  “我想不通,在物资极度匮乏的年代,运送500吨假黄金有什么用?”费雪沮丧地坐在地上说。
  萧龙拍了下他的肩膀:“他们的军队被击溃,士气低落,或许高尔察克是为了让大家心存一线希望,认为终有一天能东山再起,才伪造了500吨黄金的事情。”
  两人久久无语,雪崩后荒凉一片的山谷,好像在嘲笑他们徒劳付出的一切。
  “萧龙,你听说过一个故事吗?一战的时候,德国人曾经截获英军的信件,但信中没有任何有价值的情报,也不存在什么密文暗语。终于有一天,德国人发现,传递情报的并不是信件,而是邮票!”
  “邮票?”萧龙不解。
  “不同种类,不同面值,贴的位置不同都可以传递不同的情报,英国人设计了一套关于邮票的暗号。”
  “你的意思是……内容只是个障眼法,载体才是关键?”
  “是的,我们找找卡车上有什么线索。”
  当萧龙划开卡车坐垫时,发现里面有一张纸,上面的文字没有实质的意思,似乎是一张密文。
  费雪把笔记本电脑取来,将密文一字不漏地输进电脑,萧龙问:“能解开吗?”
  “这是100年前的加密算法,电脑就能搞定,但我们还需要一个密钥。”
  “什么是密钥?”
  “是解码参数,可能是一个单词或者一串数字。”
  萧龙想了想:“那幅画上不是有个谜语,我记得谜底是‘语言’。”
  “试试看。”
  电脑开始复杂的运算,很快出现了一行数字,那是一个坐标。费雪对照了一下GPS,说:“就在这附近!”
  他一边环顾四周,一边推测着:“他们一定将黄金转移到了附近某个地方,然后把线索藏在卡车里。”
  费雪指着不远处一道缓坡上的山洞,雪崩让它显露了出来:“在那!”
  两人爬上山,三小时后抵达那个构造洞穴,洞并不深,很快就到了尽头,但这里却空空如也。
  萧龙踢了踢脚下,用脚扫开地上的一层浮雪,下面居然是光滑的冰面,当他们用手电筒向下照视,两人的心脏猛烈一颤。
  冰壳下面整齐堆放着大量金砖,在灯光下焕发出灿烂的金黄色!仿佛雪山上的阳光凝固在此处,在冰层下面沉寂了将近百年!
  选自《今古传奇故事月末》2014.3
  (赵雷 图)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