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妃包子引发的冤案

一、美味的包子
  这天下午,咸丰皇帝批完奏折觉得有些累了,便出了养心殿随意走走。不知不觉竟然来到了玫常在的寝宫。
  喜出望外的玫常在赶紧出来跪迎。咸丰扶起玫常在,两人谈笑着进了门。走了不少路,咸丰正觉得肚子有些饿,忽然一阵诱人的香味飘来,他忙问是什么。
  玫常在笑道:“皇上来得真巧,我正准备吃点心呢。”说着,玫常在领着咸丰来到屋外,只见一只小炭炉上蒸着一个笼屉,香味正是从笼屉中传来的。揭开笼屉一看,原来是三个雪白的包子。
  见火候差不多了,玫常在便把包子端出锅,送到咸丰跟前。咸丰见那三个冒着热气的包子小巧可爱,何况肚子确实饿了,也不客气,直接用手拿了便往口中送。一口咬下去,只觉得满嘴生香,大呼美味,很快,三个包子全都落了肚。吃完了抹抹嘴,咸丰意犹未尽地道:“这么美味的包子,朕从来没吃到过,想不到玫儿你的手艺比御膳房的大厨还高明!”
  玫常在嫣然一笑,道:“臣妾出身并不富贵,以前家里经常吃这种白菜猪肉包,今天一时兴起,就做了几个怀念一下家乡的滋味,想不到皇上您也会喜欢。”
  咸丰哈哈一笑:“帝王之家的饭菜,也不一定就比普通人家美味。”
  自从吃了玫常在的包子后,咸丰时常记挂着这看似普通却又不普通的滋味,来的次数也多了。玫常在春风得意,不仅从常在升为了贵人,不多久还有了身孕。
  这白菜肉包一旦受到皇帝的青睐,就成了稀奇物品,其他嫔妃不免也眼红起来,想要学一学,但玫贵人也防着这一招,每次做包子时,都躲在房里一个人完成,剁馅儿、擀面什么的,从不让人插手。包子她也不多做,每次只做小小的三个,刚好够皇上吃完,别说没人知道包子的制作过程,就连包子味道都没有第三个人尝到过。
  二、黄狗夺食
  这一日,玫贵人又做好了包子等着皇上过来。不大一会儿,包子蒸熟了,正把包子从笼屉取出时,不知从哪里蹿出一只大黄狗来,汪地一声叫,吓得她手一抖,一个雪白的包子就掉到了地上。大黄狗冲过来咬着包子一扭身就逃走了,玫贵人又惊又怒,赶紧叫太监宫女们快去追,但两条腿的人又怎么跑得过四条腿的狗,大黄狗很快就没了踪影。
  玫贵人便责骂众人办事不利,又说下次不管谁看到这条狗,立马抓起来打死!
  贴身宫女贴近玫贵人耳畔,悄声道:“主子息怒,奴才认得那条狗,它可是大阿哥的宠物。”
  玫贵人一怔,道:“胡说,大阿哥还不到两岁,怎么会养这么一条癞皮狗当宠物?”
  宫女解释说这条大黄狗本来是懿贵妃宫里守夜太监养的,有一次大阿哥夜里惊醒了哭闹,怎么哄都哄不停,谁知外面传来这狗的叫声,大阿哥一听,居然就不哭了。从此后,只要大阿哥一哭,就把这条狗牵来逗乐一下,大阿哥保准就好了。
  玫贵人算是明白了,一定是懿贵妃见自己近日受宠,故意弄条狗来拿包子撒气。不过,都说打狗也要看主人,懿贵妃自从生下大阿哥后,身价百倍,玫贵人自知得罪不起,只得忍了这口气。何况,肉包子进了狗嘴,哪还有剩,她也就不担心被懿贵妃学去了手艺。
  再说那条大黄狗,撒开脚丫子就跑到了皇宫东南角的一处灌木丛里。不一会儿,来了一个瘦巴巴的太监,叫了一声“狼牙子”,大黄狗尾巴一摇,就趴到太监脚边,好不亲热。这太监正是大黄狗真正的主人—守夜太监张桂。
  张桂驯狗很有一套,只见他把手一伸,大黄狗一松口,嘴里那个肉包子就掉在了他手上。张桂拍拍大黄狗的脑袋,又丢了一块牛肉到狗嘴里,接着就拿着那个包子转身去了御膳房。
  御膳房的王总管一看张桂带来的包子,掏出一包银子塞了过去,道:“这次,真是多亏了张公公,‘狗嘴夺食’这一招实在是妙!”原来,皇上喜欢吃玫贵人的包子,最着急的不是众嫔妃,而是御膳房的人。皇上觉得帝王家的饭菜不过如此,御膳房当然难辞其咎,王总管这个御膳房总管的位子也就岌岌可危。前几天,张桂在一群小太监面前吹嘘自己调教的大黄狗如何如何听话,除了自己给的东西谁喂食都不会吃,这一幕正好被王总管看到,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他灵机一动,就想到了这个主意。
  等张桂走了,王总管也顾不得脏,掰开肉包子闻了闻,又用舌头舔了舔,接着才将肉馅放进口中。这肉馅油而不腻,又有白菜的爽口,而且,还有一种奇特的香味。这香味层次多变,就算是味觉敏锐的王总管一时间也尝不出究竟是何种香料。
  三、熟悉的味道
  这天,王总管出宫采办食材,买完东西时间尚早,他之前听张桂说起王府井新开了一家火锅店,生意好得不得了,就让小太监先把货运回宫里,自己则去了火锅店尝鲜。
  店里坐满了食客,王总管好不容易才等到了一张桌子,点了个清汤锅底,叫了几个菜。不一会儿,锅底上来了,浓香扑鼻。火锅好吃,很大成分是好吃在汤底上,王总管是行家,他拿勺子撇去浮油,舀了一勺子汤浅浅地尝了一口,只觉得各种滋味在舌尖上汇聚起来,甚是美味,禁不住又尝了一口汤。忽然,他心头一震,这个滋味似曾相识,玫贵人的包子不就是这种香味吗?
  王总管当即把掌柜的叫来,表明自己的身份,说是想打听一下这火锅汤料的配方。掌柜的看着王总管的腰牌,一脸赔笑,但怎么也不肯透底,说这火锅底是他祖传的秘方,如果王总管喜欢,可以随时来品尝,但配方是绝不能透露的。
  王总管碰了个软钉子,但也无可奈何。厨艺界的秘方,跟江湖上的武林秘籍一样,门派之间都彼此提防着。王总管自认味觉一流,吃不到玫贵人的包子,还吃不到这火锅吗,总有一天他能自己琢磨出来。
  这天,王总管又来火锅店了,还是点了清汤锅底,正要吃,忽听身后哎呦的一声,转身一看,只见一个中年男子捂着肚子大声喊痛,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窗边那一桌客人也说吃了火锅后就不舒服,其中一人哇的一声吐了一地。顷刻间,店里乱作一团,掌柜的急忙出来安抚客人们,正吵吵着,一个当官模样的领着一群衙役咋咋呼呼地过来了,说有人投诉火锅店卫生情况恶劣,要封店审查。不一会儿,店也封了,掌柜的也被带走了,食客们早就散去,那官吏一改方才不近人情的模样,笑眯眯地走到王总管身边:“王总管,这出戏演得如何?”王总管嘉许地点点头,掏出一张银票,塞到了对方手中。接着,他来到后厨,检查起案台上的各种食材。只要找到那一味特殊的香料,不仅能让玫贵人的包子失色,还能大大提升御膳的水准,王总管升官发财也就指日可待了。可是,把后厨翻了个底朝天,还是什么也没发现,王总管大失所望,一怒之下,抬脚就把案台底下的那个箩筐给踢翻了。哗啦一下,从箩筐里散落出一些风干后的果壳,果壳个头不大,呈浅棕色,有一种淡淡的清香。王总管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旁边那个官吏倒喊了起来:“哎哟喂,这不是大烟壳吗,这可是朝廷禁物啊!”
  大烟壳也就是罂粟壳,虽然毒性比鸦片小,但久服也会上瘾。这下真相大白了,火锅店老板为了吸引食客,偷偷在火锅汤底中加入了罂粟壳。而玫贵人为了笼络皇上的欢心,胆大包天地在包子里加入了罂粟壳的粉末。
  四、美味有时很简单
  咸丰知悉真相后,龙颜大怒。自从鸦片进入中国后,大清朝白银流失、国力大衰,他的父亲道光皇帝为了禁烟,还不惜和英帝国开战,而玫贵人为了一己私心,居然哄骗自己吃上了大烟壳!当即,咸丰下旨把玫贵人贬为宫女,从此后,再也不吃御膳房以外的食物了。
  过了几日,咸丰心情稍微平复了一些,又念在玫贵人有孕在身,格外开恩恢复了玫贵人的头衔。但经过这一番折腾与惊吓,大受打击的玫贵人早产了,生下的男婴不到一日就夭折了。玫贵人哭得昏天黑地,咸丰也大感痛心。
  宫里一片戚戚,唯独王总管意气风发。他发现罂粟火锅店,又揭露了玫贵人的手段,立了大功。有功不独占,他感念当初张桂帮自己获取了玫贵人的包子,晚上特意拉了张桂到自己屋里喝酒聊天。
  酒桌上,王总管再三劝酒,可张桂却一改往日嬉笑模样,眉头紧皱。王总管问他是否有什么心事,张桂张了张嘴,却始终没有吐露一个字,菜还没上完,他就告辞走了。
  第二天一大早,王总管还在睡觉,小太监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说张桂昨晚酒醉落水,淹死了,尸体刚打捞上来,已经运出宫去埋了。
  王总管大惊,张桂昨晚根本就没喝几杯,怎么会酒醉落水?他赶紧披衣起床,打算去看个究竟。刚出门口,忽听前面一阵吵闹声,一个女人披头散发地扑了过来,正是玫贵人。玫贵人抓住王总管的衣袖死不松手,哭喊着问:“我跟你无冤无仇,为何要诬陷我在包子里加了罂粟粉?”
  王总管大惊失色,旁边的宫女太监赶来了,七手八脚地把玫贵人搀扶回了寝宫。玫贵人的贴身宫女告诉王总管,玫贵人痛失爱子后大受打击,神志也糊涂了,希望王总管不要见怪。
  看着神色憔悴的玫贵人,再想起暴死的张桂,王总管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耳边隐约传来狗儿的呜咽声,原来是张桂养的那条大黄狗。这畜生还不知道主人已经去世,正为没人喂食而饿得到处乱跑呢。王总管看狗儿可怜,便去厨房拿了一块牛肉丢给它吃。谁知大黄狗咬住牛肉并不吃,反而转身跑了。王总管怕被人看见说自己糟践御厨的吃食,赶紧跟在后面追了上去,一直来到皇宫东南角的一处隐蔽的灌木丛边。
  大黄狗钻进草丛里,把嘴里的牛肉一吐,趴在地上呼哧哧地喘气。追了一路的王总管忽然想起张桂曾经说过,这条狗除了张桂,谁喂食都不会吃。正想着,忽然瞥见那块牛肉边还有一个圆滚滚的东西,仔细一瞧,居然是个风干了的肉包子,也不知丢在哪儿多久了。
  猛地,王总管心头一跳,前因后果一联系,突然就想明白:当初张桂给自己的那个包子,根本就不是大黄狗从玫贵人宫里叼回来的那个,这一切,都是懿贵妃下的一个套,为的就是利用御膳房扳倒玫贵人!懿贵妃此举并不为争宠,而是为了除掉玫贵人腹中的胎儿,从而确保自己的儿子将来能稳坐帝位。张桂所知太多,又因为间接害死了龙种而惴惴不安,于是难逃被杀人灭口的噩运。
  想到这里,王总管惊出一身冷汗,赶紧跑回御膳房。从此以后,除了钻研菜谱烹调御膳,任何事都不多问多管。
  到后来,他也想明白了,玫贵人的包子其实就是最普通的白菜肉包,她不让别人看到自己做包子的过程,只是故弄玄虚,为的就是怕被人利用了这一点而分散了咸丰的恩宠。帝王家的伙食虽然丰富,但是每次开饭,几十个菜从出锅到传膳,还要用银牌试试饭菜是否有毒,再然后还要由太监来“尝膳”,确定没有问题后,才轮到皇上吃。经过这么一个繁琐的过程,再好吃的菜味道也打了折扣。玫贵人的包子是新鲜出笼的,皇上吃后大呼美味也就不足为怪了。
  选自《山海经》2014.5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