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耳

东汉153年7月,新米节,洛阳城外的赵家屯来了三十多位年轻男子。他们都是从外地赶来参加节日演出的乐器演奏艺人。赵家放出风来,年方十六的赵家大小姐五娘,有意从表演者中挑选如意郎君。众人吹拉弹唱,各显身手,竞争很是激烈。数轮比拼后。五娘留下了两位俊才,司马防和阿喈。
  五娘让丫鬟传出话来:“院后那古槐树上有些蝉,好些天没听到它们鸣叫了,你们有谁能把它们唤来一块合唱吗?”
  司马防首先出场,他使劲吹了半天竹笛,却没听到半声蝉鸣。他笑笑说:“槐树上没有蝉。”阿喈走上前来贴耳在树干上听了听,说:“小姐,树上有只蝉,只是比较嫩。”
  五娘愣了,问:“它在哪儿?”
  “它在树主干第七节枝丫上趴着。”
  “哦,那能唤它叫两声吗?”
  “我尽力试试。”阿喈说完便吹奏起来。不一会儿,一只小蝉开始跟着笛声歌唱起来。又过了一会儿,附近林子里的蝉儿也都先后鸣叫,一只比一只清脆响亮,一时成了蝉儿大合唱!
  接着,五娘又把两人请进赵府。一番茶水点心过后,丫鬟又传出话来:“小姐请各位去花园听蝉歌比赛。”
  两人刚坐下,就听到绣花楼上传来阵阵蝉鸣,很是热闹。正在兴头时,丫鬟问道:“公子,你们听出楼上吊着的蝉箱里有多少只鸣蝉吗?”司马防瞎蒙道:“十只。”阿喈仔细辨听后,答道:“九只。”说完,丫鬟从吊楼上用红绳放下蝉箱。三人凑上前一只一只数,少顷,司马防不吱声了,阿喈报的数与箱中的蝉数一只不差!
  蝉箱重新吊起。在五娘的琴声中鸣蝉继续歌唱,一唱一和极为奇妙。突然,蝉鸣好像有些不对劲。阿喈站起来,说:“五娘,有只蝉哑了。”丫鬟探出头来问:“能知道是箱子里的第几只吗?”
  “第六只。”阿喈不假思索地回答。蝉箱再次放下。打开一看,果然,装在第六个小盒子里的蝉儿,不知怎么竟然睡着了。
  司马防惊奇不已,他决定再试试阿喈,他用身子挡住阿喈,又用布蒙住阿喈的双眼,然后从蝉箱中偷偷放走了一只蝉。丫鬟会意,蝉箱慢慢拉上花楼。
  在五娘的笛声中,蝉儿阵阵歌鸣。司马防嬉皮笑脸地问阿喈:“你知道蝉箱中还有几只蝉吗?”
  阿喈细听后,平静地答道:“还有八只。”司马防得意地大笑,阿喈补了一句:“七只在鸣叫,一只睡着了,一只飞走了。”司马防大惊失色:“这小子果真有一双神耳?”
  比赛结束后,五娘迟迟没有明确表态,她喜欢哪位公子。
  司马防亲眼目睹阿喈的奇耳,百思不得其解。他向阿喈打趣道:“仁兄有一对神耳,还学什么音乐,只要善加利用,专门偷听别人的秘事,定会财源滚滚来呀!”阿喈听罢,眉毛一挑,说:“老兄言重了,我这对神耳使用得好,会给百姓带来益处,若是心存不良,使用不当,必会害人害己!”司马防听后脸色很不好看,灰溜溜地走了。从此,两人心照不宣,不再提“神耳”一事了。
  数日后,五娘邀请司马防、阿喈一块去参加一个聚会。席间,酒喝得正高兴,主人叫一个琴师在屏风后弹琴吹笛助兴。琴师是高手,四人听得如痴如醉。
  陡然,阿喈眉毛一挑,侧耳仔细一听,大惊道:“啊!说是请我们喝酒,这人怎么却有杀心?”当即,他对司马防和赵五娘耳语道,“此处不可久留,我们马上走吧。”两人听后不以为然。司马防笑道:“主人与五娘的父亲是多年深交的朋友。仁兄,你喝醉了吧。”阿喈见劝不走他们,担心他们有杀身之祸,他一急,便假借小解,起身疾步要带五娘离席。
  仆人见状,马上告诉主人说:“阿喈君不知何故,却要急匆匆离开了。”好客的主人一听,大惑不解,赶紧追出门外,死死拉住阿喈,并追问他不辞而别的原因。阿喈无奈,只得说了原因。其他在席间喝酒的人听罢,都惊慌失措起来。
  五娘也站起身来,当众责问主人:“世伯,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主人也一时回不上话来。他只得把屏风后的琴师唤来,当面对质,查问事情真相。
  琴师听罢深表歉意,老实回答说:“我刚才吹笛时,看见窗口一只大螳螂正爬向一只小鸣蝉,蝉儿没有觉察到有生命危险,生死较量就在瞬息之间,我内心一时非常紧张、惊骇。莫非这就是产生二心,并且在笛声中流露出来的原因吗?”
  阿喈听后,如释重负,笑着说:“看来,我的听觉没有错。”
  司马防听罢十分震惊,从此,他对阿喈的才华佩服得五体投地。几番较量过后,司马防见五娘分明对阿喈有了好感,又妒忌又无奈又恼火。
  其实,阿喈之所以能具备神奇的听力,全是因为他耳朵里塞有他和师傅研制多年得出的蝉翼器。司马防多多少少得知了一些有关蝉翼器的秘密,便想方设法要阿喈传授其秘诀。阿喈淡淡一笑,婉拒道:“要学奇术,必先学心术。先立德后学艺,山野乡人,雕虫小技,何足挂齿,仁兄笑话了。”
  司马防碰了一鼻子灰,心里很是窝火。其实,阿喈不是保守,而是他担心司马防这样心胸狭窄的人,学到奇术后会去害人。阿喈和师傅的本意是想用这一技艺造福百姓,尤其是那些不幸失聪的患者。这次来参赛,目的就是借此展示蝉翼器的功能,让世人了解和接受。
  司马防几番挫败后,感到心灰意冷,很没面子。他觉得想娶赵五娘已不太可能了,便离开洛阳,回了老家。然而,谁也没有料想到,阿喈竟委婉谢绝了五娘的好意,也悄然回了山乡。
  斗转星移,时过境迁。这时,精通权术的司马防,在官场成了手握生死大权的重量级人物。
  官场黑暗浑浊,司马防的乌纱帽是靠搞阴谋诡计弄来的,所以格外害怕别人也暗算他。为了探听对手的动静,他打算把有一技之长的阿喈找来,利用他的神耳,专门窃听朝廷里的反对声音。好先下手剪除,以绝后患。
  很快,找来了阿喈,可是,他坚决不肯充当司马防的奸细与帮凶:“我学艺研制神器只是想造福百姓,决不能害人,更不能祸害国家安宁。对不起,这是我师傅临终的嘱咐,请仁兄理解。”
  司马防见他不买账,很是恼怒,便把他关进牢房。更惧怕阿喈为对手利用,或时时探听自己的丑事,转念一想,心生一计。这天,司马防来到牢房,对阿喈一番威逼利诱,让他把蝉翼器的制作方法告诉自己。谁知,阿喈却不为所动,果断地拒绝了。
  司马防离开后,阿喈感到自己随时可能丧命,为了将秘密留存后世,他找到看守他的狱卒,把蝉翼器这一绝技教给了他。阿喈反复叮嘱那名狱卒:今后要时刻不忘用绝技造福患有耳疾的老百姓。
  阿喈哪里知道,那名学艺的狱卒正是司马防安排在阿喈身边的。司马防疑心很重,阿喈刚教到一半时,他便下令将阿喈杀了。狱卒收尸时,发现阿喈的脸竟变成了一只知了的模样!
  那名狱卒很快便把所学之术全告诉了主子。奇术一学到手,司马防便立马将狱卒杀了灭口。司马防按照所学方法制作了蝉翼器,试了试效果,果真比人耳能听见更多更远的声音。他不由暗自得意:“现在,我就是天下第一耳了!”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司马防偷学阿喈的蝉翼器技巧,后来秘传给了自己的儿子。在一次决战中,司马防的儿子带领千军万马追击残敌来到了一座城外。
  不料,敌方城门大开。守城的将领正带着两个琴童坐在城头,平静地抚琴弹唱。进退两难之际,司马防的儿子戴上老爸教他做的蝉翼器,在城下细细辨听。他从琴声中听出,城里虽有阵阵蝉鸣,但也夹有刀剑撞击的声音。“情况不妙,城里埋有伏兵!”随即,他下令迅速后撤。
  可是,后来查明军情,城里没有一兵一卒,刀剑撞击的声音是对方故意将一把把刀剑吊挂在树槽,阵风吹动所致。一路杀来的司马将军却中了敌方守将的“空城计”!司马防的儿子气得浑身发抖,愠色道:“父亲害了我啊!什么天下第一耳,我看是天下第一聋!”
  司马防的儿子,就是三国时著名的“空城计”中,败在棋高一招的诸葛亮手下的司马懿。
  原来,诸葛亮在出山之前也拜高人学了一些奇术,他与阿喈师出一门,只是后来刘备三顾茅庐,他出山帮助汉军,来不及与阿喈师弟一块研制蝉翼器,但他多少了解一些这一神器的妙处。得知阿喈师弟被司马防冤杀,诸葛亮很是愤怒,同时也记恨于心。因此,在生死存亡之际,他将计就计,使敌军产生误听,为师弟讨还了血债。
  司马防得知前线的儿子因误用蝉翼器而失手,不禁捶胸顿足,扼腕长叹道:“老夫才疏学浅,没潜心学到阿喈的真谛,害我儿惜败在了战场,天意也!”说完,便晕倒在地,耳内流血不止而亡。
  选自《今古传奇故事版》2013.1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