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蛊师

我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远行了。尾随着那个男人,经过了三四个县镇,他似乎丝毫不觉疲惫,依然健步如飞。
  天色已晚,他终于停止了脚步,走进一家旅店,在柜台前低声说了几句,然后上了二楼。
  我没上楼,找了个座位坐下来,要了壶水,慢慢地喝着。“姑娘,你要住店吗?”圆脸的老板走过来问。
  我嫣然笑道:“刚才住店的那位先生会请我去他的房间。”
  他的嘴唇动了一下,想说什么却没说,缓缓地走开,又回了一下头,才加快脚步回到了柜台后。
  水壶见底的时候,那个男人出现在楼梯上,对我招了招手。他知道我想要他身上的某件东西,现在终于到了摊牌的时间,和我预计的一样。
  进了房间,待我落座后,他静静地打量了我很久,开口道:“我知道你是什么人。年纪这么轻,却当了毒蛊师,实在可悲。”说话时,他的右手有意无意地探入外衣的内袋,警告我不要轻举妄动。
  “有药就有毒,有鬼方有蛊。”我淡淡地说,“这一行尽管见不得光,但绝对谈不上可悲。”
  “以毒害人,卑鄙伎俩。”他鼻中哼出冷气,“你却毫不自知,更可悲可恨。”
  我低头不语。他的确与常人不同,非但不心惊胆战,反而要和我当面对质。如果我不是非要他身上的东西,或许会考虑就此罢手。
  “使毒比刀枪剑多了一层慈悲,倘若发现弄错了,可以立即施救。”我淡淡地说,“像你这样的英雄豪杰,万一砍错了别人的脑袋,那该如何弥补?”
  “我相信我的判断。”
  “你以为自己是神?”
  空气一时安静得有些窒息。
  “只要你留下东西,我就让你走。”我说。
  “只要你走,我就不为难你。”他说。
  两句话一齐出口,我哑然失笑,他绷紧了脸。
  我叹了口气,从茶盘里拿下两个杯子,倒满水:“你我没什么深仇大恨,犯不着以命相搏。这样,两杯水你选一杯喝,如果你没中毒,我马上就走。”
  “万一这两杯水都下了毒呢?”他冷笑道。
  “那么你找两个杯子,我选一杯喝,如果我没中毒,就算你输。我也不要你喝下那杯有毒的,把东西给我就行。”
  他迟疑了,这个条件对急于摆脱我的他来说显然很有利,考虑了半天,他从背包里翻出两个杯子,一个灰色的药瓶。
  “这不是什么稀罕的毒药。”他大声地说,“是为了防止落入敌手,迫不得已时杀身成仁的。不过我话说在前头,我身上没解药,你可得想清楚。”
  我转过身:“好了,你放毒吧。”
  等了片刻,我头也不回,伸出手:“把左边的那杯给我。”
  “你输了。”他大笑,“那杯有毒。”
  我倏地转过身:“不可能!我明白了,你两杯都没下毒,装作假仁假义,想骗过我。”
  他发了怒,拿起右边的茶杯一饮而尽:“好,请你也喝下去吧。”
  我轻蔑地哼了一声,端起杯子作势欲饮。他没想到我来真的,刚要伸出手阻拦,胳膊却僵硬在半空,脸上浮现出惊讶的表情,咕咚一声栽倒在地。翻了翻他的眼皮,我在他的怀里摸索了一阵,掏出了个刻有数字的金牌。金牌在灯光下闪闪发光,似乎散发着某种诡异的力量。
  “进来吧。”我沉声道,“你还想在外边听多久?”圆脸老板面无表情地走了进来。
  “你倒也下足了本钱。”我望望四周,“在墙上涂抹了无色无味的毒药,在寻常客人们的饭菜里下了解药,因此他们安然无恙。假如来了油水足的客人,送去一份没解药的饭菜,不久他们就会变成这位仁兄的模样。”
  “你……你怎么发现的?”他颤声道。
  “因为你能察觉到他身上的杀气,却察觉不到我身上的毒气,因为我的毒气被墙上的味道给遮住了。这计谋确实不错,被我搅了局,师兄莫要怪罪。”
  老板汗如雨下:“师兄?你的师父是?”
  “难得你还记得师父。”我趁他心神慌乱,手指轻轻一弹,一股浅黄色的粉末射进了他的鼻孔,“不过我没时间和你叙旧,等他醒来,请你照顾他,送他离开。我回来后自然会给你解药。”他的脸瞬间苍白得像死人,木然地点了点头。
  我瞟了眼躺在地上的男人。他像是睡着了,眉间隐隐的黑气已经散去。
  凭我的听力,自然能听到在哪杯水里下了毒,所以轻巧地在另一杯里放了解药。他若不喝,或者使诈,那么早已死得很彻底。
  选自《少男少女》2014.3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