缩骨神功

监守自盗偷宝珠
  光绪年间,京城天桥上有个表演缩骨功的年轻后生,名叫杨节,能把自己的身子变得跟四五岁的孩子一般小,从六七寸宽的铁栏杆中钻进钻出,令人啧啧称奇。
  这天晌午,杨节摆开地摊正要开始表演,忽然跑来几个无赖砸场子。一个姑娘挺身喝道:“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如此胡作非为,你们就没有王法吗?”观众也跟着喊起来,那几个无赖见占不到便宜,灰溜溜地走了。杨节跟姑娘道谢,姑娘微微一笑,转身而去。
  杨节怕那几个无赖报复姑娘,就悄悄跟在姑娘后面。果然,那几个无赖正在半路上等着呢。见姑娘过来,几个无赖围了上来。杨节冲过去护住姑娘,让姑娘先走,几个无赖便围住杨节一通拳打脚踢,把他打得爬都爬不起来了。杨节受了伤,自然表演不了了,只好在家中养伤。
  姑娘一路打听,找到杨节家,看他伤得厉害,心中不禁同情起来,忙请来郎中给他看病,又买了许多吃食。杨节这才知道,她叫罗云,父母双亡,眼下和哥哥罗林相依为命。两个人言谈甚欢,渐生情愫。
  杨节央求媒婆去提亲,罗林和罗云爽快地应了,杨节兴奋得眉飞色舞,开始张罗婚事。
  这天晚上,罗云忽然跑到杨节家里,一见面,就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急切地说:“你快救救我哥哥吧。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活不下去啦!”杨节忙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罗云抹抹眼泪,说了起来。
  原来罗林在内务府的宝库中当差。前些日子,罗林鬼迷心窍,鬼使神差地偷了一颗宝珠。他事后才知,那些宝珠是要献给皇上的。皇上若是见宝珠少了,必会严查,一旦查出来,那他就得掉脑袋啊。
  杨节想了想,就对罗云说:“你把宝珠给我,我送回去。”罗云觉得这是目前唯一的办法了,就点了点头,带着杨节去见哥哥。
  罗林听了杨节的主意,顿时拍手叫好。他从柜子里拿出那颗宝珠,递给杨节。罗林画了一张宝库的图,然后带着杨节来到宝库的后墙外。
  宝库建在紫禁城西侧的护城河外,壁垒森严。绕到护城河边,杨节眼睛一亮。原来那宝库有水道通向护城河中,原是为了排放积水用,现下无水,正空着。杨节来到水道口处,运起功夫,很快就缩成了一团,钻到水道口里去了……
  大义救人被出卖
  杨节顺着水道向里钻了一阵,到了一处竖井中,听听无甚动静,于是缓缓站起身来,这才发现已置身宝库的院子中。
  宝库里十分安静,不见有人来。他掏出草图看了看,坐南朝北的这座大房子就是主库,用来放珍宝。库墙很高,也有窗,窗上安着铁条,间隙很小。他顺着一棵大树爬上窗子,运起缩骨功,一下钻了进去。他钻进库房,寻到了那个放宝珠的小箱子,掏出宝珠放了回去。他再一细看,发现里面只有五颗宝珠,并不是罗林说的十四颗,不知那几颗跑哪儿去了。
  杨节放回宝珠,溜出宝库,又钻进水道。可到了水道出口,他猛然发现,外面竟装上了密密的铁条。他使劲晃动,那铁条纹丝不动。他低声喊:“罗云!罗林!”外面只有夜风的“沙沙”声,护城河水微微流动的声音,根本没有人应声。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上当了。知道他从这里进宝库的,只有罗林罗云兄妹二人,现在外面装上了铁条,一定是他们兄妹二人所为。
  杨节来不及多想,赶紧从水道退回了宝库。再一看宝库的情形,不禁暗暗叫苦。宝库的院墙有十来米高,他根本爬不上去。
  正在发愁,忽然有个东西隔着院墙飞了进来,“咚”的一声掉在地上。他悚然一惊,不知那东西是什么。守卫听到声音,纷纷吆喝:“院子里有动静,快去看看。大家小心,切不可让人浑水摸鱼!”喊声未歇,已有几个守卫打着灯笼朝这边迅速走过来,
  杨节见院中无处可躲,只好又爬上窗子,钻进了宝库。一个守卫眼尖,见有人影一闪不见了,大叫道:“有人钻进宝库了!”很快,铜锣敲响,几十名守卫涌过来,团团包围了宝库。宝库主管穆棱闻讯赶了过来,马上吩咐守卫,留几个人严守大门,余下的人都跟他进去搜。
  穆棱吩咐完,就带着几十名守卫拿着灯走进宝库。宝库内顿时亮如白昼。穆棱带着守卫进行地毯式搜索。很快,他们就把宝库搜了个遍,却没见到人影儿。
  众人正要散去,却听墙外有人大声喊道:“那贼人会缩骨功,你们搜仔细了!”穆棱一听,不禁吓了一大跳,忙召回守卫,翻找一切可能藏人的地方。
  杨节本来是运起缩骨功,藏进了一个箱子里。见守卫们仔细搜寻,每一个箱子都打开,自己再也跑不了了,心里懊悔不迭。他刚才听得清清楚楚,喊那句话的人正是罗林,看来他今天是非要害死自己啊。
  身陷囹圄惨被冤
  很快,杨节就被搜了出来,穆棱让手下找来牛皮绳索,把杨节捆了个结结实实,这才押往刑部。
  内务府无权审案,抓到窃贼,只能送交刑部。
  负责审理此案的是刑部员外郎张众。张众命人把杨节带上大堂,开门见山地问道:“大胆草民,竟敢到内务府的宝库中行窃,必有内应。你快从实招来,内应是谁?”
  杨节不敢隐瞒,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再三申明,自己不是去行窃的,而是去送还宝珠的。张众是个办事严谨的人,马上带人赶到宝库中检查,发现杨节所讲基本属实。那宝珠本该有十四颗,但眼下加上杨节手上那颗也只剩了六颗,余下的八颗去向不明。
  张众问起那八颗宝珠的去向:穆棱缄口不语。
  张众要揪出宝库中的内鬼,就让穆棱把库管们都集合起来。穆棱不敢违拗,就把库管们召集来,由杨节一一辨认,其中却没有罗林。张众这才明白,此案并不像自己想得那么简单。他忙押上杨节,直奔罗林的住处,到了之后才发现已经人去屋空。跟房东一打听,原来这座房子是租来的,兄妹二人的真实情况,无人知晓。
  线索断了,张众回到刑部,赶紧把情况报告给侍郎槐锦。槐锦转着眼珠儿想了想,马上跟张众说,此案必须全力侦查,不然,皇上追究下来,谁也扛不住。既然这边的线索断了,那就从另八颗失盗的宝珠查起,所有有机会作案的人,均不放过。张众得了命令,又回到宝库,跟穆棱说明了情况。穆棱一听就愣住了,然后反问他,库管们经常出入宝库,这宝珠放进来又有些日子了,难以查清是哪个当值的时候丢的,总不能都抓来打一顿吧。张众咬了咬牙说:“宝库被盗,这是天大的娄子。皇上要是追究下来,兄台你的脑袋也保不住。为了保住兄台的脑袋,让几个人受受皮肉之苦,那也值得。”
  穆棱看他心意已决,就叹了口气,从袖筒里掏出一张纸来。张众接过来一看,竟是太后的懿旨,点明让穆棱交给来人八颗宝珠。张众一愣,此前他已了解到,这是外国使节送给皇上的礼物,只因皇上未及召见,又怕丢失,才暂时存放在宝库中。他忙问道:“太后明知这是暂放之物,又怎可让别人拿走?”
  穆棱诡秘地一笑:“太后的意思,我哪明白,又怎敢去问?太后取走的东西多了,谁有胆子去问一二?”说罢,掏出一沓子懿旨给他看,原来都是命人来取东西的。张众无奈地叹了口气,转身走了……
  用心良苦成替罪羊
  杨节被关在刑部大牢。经过几次过堂,他已被打得皮开肉绽。他既然讲不出罗林和罗云的来路,再打也没有用啊。杨节明白,自己一旦承认是进宝库行窃的,一准儿就没命了。为了保住性命,就忍下这皮肉之苦吧。
  这天,大牢里又押进一个人来,正是罗林。杨节一见他,就怒声骂道:“罗林,我跟你无冤无仇,你怎么狠心害我呢?”罗林冷笑道:“咱们俩联手行窃,你失手被擒,怎能说是我害你呢?”杨节气得七窍生烟,真想冲出去把他掐死,可被锁着,只挣得铁链哗啦哗啦地响。
  夜里,杨节见狱卒睡着了,就运起缩骨功,从枷锁里挣脱出来,钻进罗林的牢房,掐住了他。罗林都快被掐死了,却毫不反抗。杨节放开他,迷惑地问道:“你怎么不反抗?就不怕我掐死你吗?”罗林连着咳嗽了几声,喘气匀了些,这才说:“怕死我就不来了。我要是不来,他们永远也逮不到我。”
  杨节忙问他为什么要回来。罗林重重地叹了口气说,他是想保住一个人,也是想保住刑部的几百号人。自始至终,这件事都是那个人策划的,他的本意是想通过这件惊天大案,让皇上警醒,看住宝库中的财宝,别让太后都拿光了。宝库不保,国也难保。
  这些日子,一切都像他预计的那样,刑部接案以后,不敢瞒着,把情况禀告给了皇上,可皇上却说,这等小事,就不要太过计较了,他正忙于变法大事,无暇分心。
  太后听说了这件事,却相当重视,要严查幕后主使,否则就会治罪刑部那些人。刑部的几十号人都被抓起来了,他若再不现身,那就不知道要有多少人跟着倒霉了。
  杨节一下子全都明白了,苦笑着说道:“太后从宝库中私拿了那么多宝贝,正没法交代呢,逮到了咱们两个,咱们就得当替罪羊吧。”罗林点了点头说:“兄弟啊,是我害了你。你要实在恨我,就掐死我吧。到了明天,咱就都得认下,不然,也少不得皮肉之苦。”杨节看着他,却下不去手。这时他才明白,他没过门的媳妇罗云,也是人家引他上钩的一个诱饵。可惜的是,他们都以命相谏了,皇上却对此充耳不闻。国之宝库尚小,还有什么事大呢?
  第二天,他们就在大堂上供认,是他们联手盗取宝库中的财宝,失手被擒。两个人都被判秋后问斩。
  刑部贴出的告示上写着,他们二人多次进入宝库中行窃,盗得金银珠宝、各种奇珍不计其数,价值四十多万两白银,可谓天下第一大盗……
  选自《沿海时报》544期
  (段明 图)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