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家子“倪九缸”

一、尿扫汤
  明朝中叶,婺州府东门外有个财主,姓倪名宗舜,是当地首富,家有良田千顷,金银万两。
  倪老爷虽然富甲一方,妻妾成群,可就是膝下没个一男半女。请神拜佛访名医,喝汤吃药补肾阳,眼看黄土将没到脖子啦,万贯家财依然后继无人,倪老爷急得寝食不安。
  不知道是倪老爷的诚心感动了上苍,还是吃了这么多年的补药终于发挥了作用,在倪老爷六十六岁的那年春天,第九房小妾的肚皮终于鼓了起来。
  十个月后,孩子呱呱落地。侍女们争先恐后地跑到书房向倪老爷报喜:“恭喜老爷,生了个少爷。”
  倪老爷大喜,立即吩咐给下人们分赏钱。一个侍女拿到了赏钱,犹豫了一阵之后,又小声地对倪老爷禀告:“少爷一落地,就……就往汤盆中撒了一泡尿。”倪老爷心中“咯噔”了一下:“尿扫汤?”
  “尿扫汤”是当地的一种说法,说是如果孩子出生之后,在接生的汤盆里撒尿,这小子将来肯定是个“败家子”。
  倪老爷好不容易老来得子,高兴都来不及,哪在乎这虚无缥缈的未来之事?他高声嚷道:“我有‘银九缸’,何惧‘尿扫汤’!”意思是他家祖上在院子里埋着九缸银元宝,即使孩子以后真的败家,他也不怕。
  这个“尿扫汤”的孩子,后来取名倪典二,外面的人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倪九缸”。
  倪九缸非常爱哭。这天,他正扯着嗓子“哇哇”大哭,他娘塞给他一个银元宝,抱着他坐在鱼池旁哄。不料,倪九缸一扬手,就把元宝丢进鱼池中,看到水花溅起,他突然“哈哈”笑起来。
  看到儿子高兴,倪老爷立刻吩咐把院子里埋着的九缸银元宝全部挖出来,任凭儿子往鱼池里扔。倪老爷心里想:扔得再多,还不都在自家鱼池里吗?到时候只要把鱼池的水排干了,不就全都回来了吗?
  二、七星伴月
  几年后,元宝全部扔完了,倪老爷吩咐家人用水车排干了鱼池中的水,怪事来了,池中的元宝不翼而飞了!大家都很纳闷,鱼池在院中,日夜都有人看着,这扔进去的元宝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据说,倪家的元宝不是飞走的,而是变成了小乌龟爬走的,有人曾经亲眼看到元宝从倪家爬出去。那是一天晚上,一个农民正在给稻田放水,忽然听到从倪家大院到溪边的田塍上有声响。他拿灯一照,看到一群乌龟正急急地向溪边爬去。途中,龟群遇到了一个田塍的缺口,有几只小乌龟伸头探脑地爬不过去了。这个农民见了,就从附近找了一块青砖搭在缺口上,让小乌龟顺利地通过了。农民举着灯,呆呆地看着这群乌龟越爬越远,最后仅留下一只,那乌龟的腿瘸了,爬不过去。农民就把这只乌龟捡回家,放到一只贮水的缸里。第二天一看,缸里的乌龟不见了,看到的竟是一锭价值五十两的银元宝。银元宝上还有两行小字:“修桥铺路,赠银五十两。”意思是那农民用青砖搭在田塍的缺口上,让乌龟队伍顺利过了“桥”,所以赠银答谢,元宝上赫然还有倪宅的标记。
  为什么元宝会变成乌龟?坊间传说:这是因为倪九缸往鱼池中扔元宝,惹怒了财神爷,财神爷就把元宝都变成了乌龟,以此惩戒。
  倪家的九缸元宝就这样没了,不过,幸好千顷良田还在,所以倪九缸的日子依然过得逍遥自在。
  倪九缸长大后,父母先后去世,他成了当家人。他既不管财,也不理事,整天热衷于吃喝玩乐,家里渐渐开始入不敷出。好在家底还在,吃穿用度倒也不成问题。
  有一天晚上,有个新来的佣人替倪九缸洗脚,擦脚的时候,发现他脚底下有一点黑,以为是污垢,要给他重洗。倪九缸说:“不要擦了,这是颗黑痣,我是靠这颗黑痣才富贵的。”这个佣人呆了一下,给主人擦干净脚后,急忙回到自己房间,脱掉鞋袜查看。原来,这个佣人的脚底上竟然有七颗黑痣!
  于是,这佣人就想:我的主人一颗黑痣都如此富贵,我脚底有七颗黑痣,还给他做佣人?
  不久,这个佣人就逃跑了,一直逃到了北京城。后来,他经人介绍,净身到皇宫当了太监,做了御前的公公,这也正应了“七星伴月”的说法。
  几年之后,倪九缸到北京城里游玩,恰巧在大街上遇见了这个逃跑的佣人。见面之后,倪九缸没有责怪他,反而多了一层“他乡遇故知”的味道,两人一起下酒馆,一起游玩。很快,北京城好玩的地方都玩遍了。
  这天,倪九缸说:“都说皇宫气派奢华,能不能带我去开开眼界?”禁不住倪九缸的软磨硬泡,这个太监终于想办法把他领进了紫禁城。
  三、金钩胡
  进了皇城之后,倪九缸东走西逛,觉得这也新鲜,那也好看。一会儿,走到一处巍峨的大殿前,倪九缸看到大殿前梁下倒挂着一口铜钟,紫红锃亮,精致无比,觉得很好看。这时,一只蚊子从眼前飞过,倪九缸下意识地用纸扇一拍,不承想用力过头,竟然拍到了挂着的钟上,铜钟发出了一声脆响:“当——”
  钟声未绝,朝堂内就传来一声喝问:“谁有本章,快快奏来!”领倪九缸进来的太监慌得魂飞魄散,急忙当殿跪下代奏:“启禀皇上,婺州府倪典二自求助粮十万石。”当时皇帝正为筹集军粮着急,听到有人自愿捐助粮食十万石,顿时大喜,立刻召见了倪九缸,并要求他火速把粮食运往京城。
  那太监也是情急之中、无奈之下才说了“捐粮”的谎话,要不这样说,倪九缸的脑袋早就“咔嚓”了。到了这个时候,倪九缸只好打落门牙往肚子里咽,满口应承,并连夜从京城赶回家筹备粮食。筹齐十万石粮食后,立刻派人往京城运送。
  不料第一批粮食运到半道,遇到了太湖劫匪,被劫了。倪九缸只好再筹了十万石粮食,派了另外一支运粮队往京城送。半个月之后,送粮的赶回来报告说,十万石粮食又让太湖匪徒劫了。
  这一下倪九缸可急了,因为家里的粮食已经不多了,可是皇命难违呀,他把自己家的所有粮仓全部扫空,再东凑西借,才又凑足了十万石粮食。
  第三批粮食筹好之后,倪九缸决定亲自押运上路。
  运粮队赶到太湖边上时,倪九缸吩咐大伙儿先在客栈歇息,独自一人上了街,想打探一下太湖匪徒的动静。
  倪九缸到了街上,找了个临湖的小酒店,点了几个菜,正喝着小酒,忽然看见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人走进店来。这人的胡子长得非常茂密,把半边脸和整个嘴巴都遮得严严实实。倪九缸一见就乐了:“这么密的胡子,不知怎么吃饭?”
  想到这里,倪九缸豪爽,爱逗乐的性子上来了,他主动走上前去,把“络腮胡子”请到桌前,非要请这位胡子兄弟吃饭不可。
  络腮胡子也不客气,坐下之后,随手从袋里取出了一副金钩,把嘴边的胡子往两边一捋,用金钩一挂,“呼噜噜”,就把桌前的一碗蟹肉羹吃了个精光,而且胡子上竟然连一点米糊也没粘上。倪九缸见了,惊奇不已,他拿出银子,吩咐店家上最好的酒菜,与络腮胡子一起对饮起来。几杯酒落肚之后,两人越聊越投机,聊天中,倪九缸就把自己为什么会到太湖来,以及前两次运粮被劫的经过全都告诉了络腮胡子。
  络腮胡子喝罢酒,拍拍倪九缸的肩膀,说:“这次运粮,如果再遇太湖匪,你只要对着贼船连喊三声‘金钩胡是我大哥’,保你平安无事。”
  第二天,倪九缸亲自押运十万石粮食拔锚开路。没多久,忽听得一声炮响,四面湖匪的船只又呼啸而来,吓得运粮工个个面如土色。倪九缸想起昨天络腮胡子的话,立刻叫船工们一起高喊:“金钩胡是我大哥——” 说来奇怪,喊了三声之后,这些湖匪果然调转船头,如潮水一般退去了。
  原来,倪九缸昨天碰到的络腮胡子,就是太湖贼王“金钩胡”,他看到倪九缸是个豪爽之人,便决定放他一马。
  就这样,倪九缸畅通无阻地把粮食运到了京城,但这次捐粮之后,倪九缸的家底被彻底掏空,家道很快就败落下去了,当年他父亲说的“我有‘银九缸’,何惧‘尿扫汤’”,终究成了一句笑谈……
  选自《古今故事报》1498期
  (赵雷 图)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