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命将军

遇上救星却得避开
  明朝年间的一个夜晚,大余庄一幢民房的院门被轻轻叩响,门开处,滚进来一个风尘仆仆的人。见了主人,他结结巴巴地说:“大事不好,老爷为奸臣诬陷定罪,全家遭抄斩,你赶紧告诉少爷连夜出逃。”
  来人提到的少爷,乃是朝中大学士施之禄的三儿子。自打出生后,他就被皇家星相大师看出是个丧门星下凡。施老爷认为留他在身边会妨害全家,索性送到管家余福乡下的家中,与佣人一起吃住劳作,受尽苦楚。没想到这佣人也当不安宁,父亲全家被抄斩,施公子必然被牵连遭缉拿。
  施公子哪里敢怠慢,匆匆谢过报信人,从管家手里接过一包干粮和几两银子,连夜出门。他不敢走大道,只顾钻树林攀小径,根据星斗方位直奔南方。施公子昼伏夜行,不知奔波了十天还是八天,估计逃出去千八百里地,这才喘了口气。此时,他的衣服挂扯得稀烂,一查看,干粮吃光了,那锭银子早不知失落在了哪里。偏在这时,一阵霹雳闪电,随即天降大雨,施公子浇得实在受不了,心想,就是抓去砍头,也比活受罪好啊。看见不远有处村落,他便不顾一切地投奔过去。但是,穷人家屋檐窄小,避雨都没地方,好不容易辗转找到一家大宅院,刚躲到门楼底下,人就昏了过去。
  施公子醒来,发现门外雨住雷停,自己躺在一张松软的草垫上,身上换了干爽衣服,腹中也一股暖气。蜡烛光下,照见一位慈眉善目的老人正端着半碗姜汤水喂他,就知道遇上了好人,他赶紧挣扎着爬起来叩头谢恩。老者说:“你这后生为何跑得如此狼狈,有什么难事只管告诉我,我会尽量帮你的。”
  就算遇上了救星,施公子也不敢说出真情,谎称自己是蓝姓孤儿,给商人做伙计,结果遇上强人,东家被杀,他给吓破了胆,慌不择路地逃到这里……主人告诉施公子,这里是江苏地界,庄名桃花村,老汉姓刘名赐,是本庄庄主。见施公子气色稍有好转,便吩咐厨房备点小菜,暖一壶酒。老庄主又对小厮说:“看先生睡熟没有?请他也过来喝几盅。”
  不大工夫,先生来了。这先生是刘家的坐馆塾师,白天教书上课,夜里飞星批命,为人们推数看相,算得上是神灵,据说远近百里都有登门求教的。先生当下见了施公子,把年轻人从头到脚好一番打量,然后坐下喝酒。先生问客人的生辰八字,施公子除了身世不敢实说,其他—据实相告。酒醉饭饱之后,刘赐老庄主让小厮送客人到厢房歇息。
  这施公子多日饥饿,得着美味,未免多吃了一点,躺到床上,突然内急,便起身如厕。他经过刚才吃酒的客厅前,见灯光依然亮着,原来是老庄主与塾师说话,就听先生说:“他亲口承认是孤儿吧?这小子我刚才推了他的生辰八字,他是个丧门星命,此命在家妨害父母,出门妨害主人,成年后沿街乞讨,最后还得饿死他乡。他自己亲口说的吧,这次陪人贩卖,又遇上强盗,连累雇主被杀……东家就算有仁慈之心,此人万不可留。”
  老庄主说:“我老刘头为善一世,怎么好见危不救,赶人家走?”
  “命相犯克,却不管你善良还是凶狠。”塾师长叹一声,“天命不可违呀!”
  施公子一听,恍然大悟,怪不得父亲看不上他,贬他到乡下受了这么多苦,书都不得读,原来自己是个丧门星命。结果,即使他到了乡下,父母全家还是受了连累……老庄主好心救他一命,自己却不可赖在此处妨害人家。想到这里,施公子悄悄摸到墙角,从院墙翻越,仗着一肚子食儿和老庄主的旧衣,又跑出去百十里路……
  歪打正着遇上了将军
  施公子逃了一段,正不知往哪里栖身,心想,自己这般样子,倒不如让朝廷抓去砍了。可他又转念一想,不行,砍了头必定与家人埋在一处,到阴间还得继续妨害父母兄弟。
  这死不起活不成的滋味真难受。施公子游魂般地行走在密林中,猛然听到不远处一片兵器碰撞之声,其间夹杂着叫骂。他心生好奇,悄悄走近一看,月光下树林中有一块空阔地。横七竖八地倒着许多尸体,十几个手持长兵器的人围住一个舞双剑的人厮杀,就听那舞剑的说:“想要爷这颗脑袋,谈何容易。”话到剑到,对方又让他砍倒一人。那围攻的嘴里喊叫连声,施公子一句也听不懂,心想,这十几个南蛮子欺负一个北方人,并且长器械对付短剑,真正的可恶,不如我这多余的人去替那北方老乡死算了。他一摸地下,碎石块不少,脱下鞋子,捡了几块石头装在鞋中,赤脚爬到一棵树上。这施公子在管家那里,天天牧牛放猪,心里压抑就抛石头打猪牛发泄,只练得百发百中,甚至可以打鸣蝉取乐。他此番居高临下,瞅准那些持长兵器的,飞一石子,正中面门,对方“哎呀”一声,北方汉子宝剑即时跟到,将脑袋削飞。就这样,施公子一憋气打光了捡到的石头,北方汉子借机杀掉七八个对手,两把剑越刺越勇,其余几个见势不好,想撤,却被北方汉子双剑死死咬住。施公子索性溜下树来,捡了石块增援,前后一阵砍杀,长兵器的人全军覆没。
  北方汉子把剑在死尸身上擦了擦,躬身向施公子道谢:“深谢壮士搭救之恩,愿当牛作马以报。”
  施公子摇摇头:“你不用搭理我,反正我是个不想活的人。有吃的吗?”
  “吃的自然有,还有谢银奉上。请教壮士尊姓大名?”北方汉子从一具死尸身上解下包袱,里面有“杠子火烧”和咸干肉。施公子一阵海塞,只撑得不住地打嗝儿。
  施公子还是胡编了一通自己姓蓝的身世。
  那北方汉子说,他是当朝水军总兵,因倭寇犯我领海,边防告急,朝廷暗派他悄悄潜往前线就任大总管之职,统率全军。不料朝廷有内奸泄密,倭寇惧他到任于己不利,就密派杀手分几路埋伏,企图截杀大总管。刚才在这里与一股敌人遭遇,四名护卫全部战死:“如无蓝壮士援手,本镇也难脱身了。”
  原来这些杀手是倭寇,难怪听不懂嘴里说些什么。施公子与朝廷虽有灭门大恨,但国难当头,他觉得不能计较个人恩怨,这次出手还真就帮对了。大总管见施公子少年英勇,就劝说一同去前线效力。施公子盘算,左右自己是个不愿活的人,自寻死路莫如阵前战死,那多爽快啊,就跟大总管上了路。
  盼死的却死不了
  大总管到任当夜,不及调兵布阵,那倭兵战船抢先杀到,击散大明军舰队,将水寨围困。大总管起早升帐,吩咐原镇守卓将军:“将军熟悉此地情况,先代本镇固守此城。本镇趁夜间突围,组织溃散战舰反击,内外夹攻,定可一举破敌。”因蓝壮士不通水性.安排他协助卓将军守城,大总管当夜率部分水军突围而去。这卓将军因这个蓝壮士是大总管的人,怕与自己隔心,根本不予重用,只给了个百户的职衔,令他协助偏将守北门。水寨三门临水,倭舰得以施展,唯北门后倚小山,是块死角,一般没战事的。也就是说,他拿施公子当废物安置了,其余三门都委派亲信严防。
  哪想到大总管突围的策略已被倭酋看破,敌方决定抓住主将不在城内的良机把水寨拿下。于是,敌方三面加大声势假作攻城,暗地里却派精兵潜上岸去。三日后破晓时分,北门外旌旗遮天、刀枪炫目。在一声炮响之后,倭寇万炮齐鸣,北门驻军本来兵力薄弱,遭受这样的火力,被打得哭爹喊娘,局面失控……旋即,一架架云梯搭上城头,倭兵们蚂蚁般地直攀而上。
  蓝百户冲偏将大吼:“必须守住。如果让他们攻上来,则全城、全盘皆失,你我也休想活命。”
  偏将刚要说什么,一发炮弹落在不远处,吓得他抱头趴在浓烟里……施公子见情形危急,心里说,老子巴不得早死早利索,就算你倭炮把我炸飞了,你倭刀把我砍死了,我施某人好歹不用自己买棺材……这样一想,惧意全无,施公子昂首挺胸立于烟火中,冷静地抓起碎砖头掷敌,倭兵纷纷跌落。兵士们见头儿不怕死,也豁了出去,众人用硫磺点燃棉被,扔到云梯上,把倭兵们烧得焦头烂额,云梯或烧断或被拉上城来,敌兵的气势被压了下去。
  再说大总管,冲出重围后,迅即收拢被打散的船只。将士们久仰将军大名,这回有了主心骨,士气大振,返回头把倭舰围住,枪炮齐鸣。大明战船火力本不逊敌方,况且对方攻城消耗过大,此番成强弩之末,已居下风。血战数日,倭阵全线崩溃,明军大获全胜。大总管又号令相邻驻地出击,四面包抄。此一役伤了倭寇的元气,数年间不敢再生进犯的企图。
  大总管稳坐中军帐,论功行赏守城将士。由于卓将军指挥失措,致北门险些沦陷,大总管严加斥责。然而,此役大功全赖北门守将,大总管又嘉奖提升了那位偏将。突然想起,救命恩人蓝壮士哪里去了?一问,有些怀正义感的兵士们冒死把守城的实情跟大总管禀报了:“蓝百户心里委屈,已病倒在兵营里,这阵子正说胡话呢。”
  大总管立即去探视施公子:“蓝壮士不必跟小人怄气。本镇已知战时详情,自会秉公处理。”
  “元帅领会错了。”施公子挣扎着爬起来,“我哪里是争功。我是因求死不能才憋气生病的。您说倭人那炮火密如急雨,它怎么就是打不着我这个盼死的人?是不是老天安排下许多残汤剩饭,等待我下半生享用呢?”
  “壮士连死都不怕,那气势把炮弹吓呆了,它怎么敢欺身?”大总管哈哈大笑,“本帅偏不让你讨饭,看老天和本帅谁的本事大。”命兵士们用毯子抬着蓝壮士到大帐中。大总管怒斥那位冒功的偏将,把应得的功劳记在了蓝壮士头上,并报请朝廷,授他为正四品前军参领之职。
  命运这东西说不清
  敌军败绩,上表纳币求和。大总管奉命凯旋班师。他命令蓝参领为前部,一路上接受官员、百姓们的夹道欢迎,好不风光。
  这天,蓝参领来到江苏的桃花庄一带,却见村庄萧条,并无一人前来迎接。蓝参领惦记当年的救命恩人刘赐员外,要当面跪拜人家救命之德呢,怎么眨眼间就败落如此了呢?下马找到村民询问,结果让他怒火填膺:原来桃花庄北去数十里,有座牛脊山。山上贼寇数百,势力极大,过往客商被劫掠得闻风丧胆,只得绕行。盗贼没了财路,便公然进村镇抢夺,刘赐员外被绑了肉票。山贼限家属半月送纹银万两,否则撕票。如今已过去十日,刘员外身陷贼巢,生死未卜,他夫人是女流之辈,哪里筹备得如此巨款,正在家里抱着幼子痛哭呢。
  蓝参领牙咬得咯吱吱响:“我等枪林箭雨与敌浴血奋战,尔等蟊贼却乘机在后方扰民,真乱臣贼子不诛何足以平天理?”不待请示元帅,当即麾军攻打牛脊山。乌合之众,怎么禁得千锤百炼之师?仅支撑了一昼夜,山寨便被攻破,匪首就擒。官兵如潮水般涌入贼巢,救出被掳人丁,其中不但有刘赐员外,还有他家的塾师。
  刘赐惶恐中认出救星竟然是那位毒命的小乞儿,羞愧得无地自容,尤其那位塾师,更是恨不能找道地缝钻进去。蓝参领真诚地给他作揖:“先生不要自责。如无先生那番话,末将哪有今日?如此说来,您是我的贵人。”说罢,他吩咐设宴招待贵客。
  随后,大总管的人马赶了过来,只见路边跪着许多百姓,个个头上顶着长生牌位,写的全是大总管的名讳、生辰。大总管好生奇怪:“这却是为什么?”
  老百姓陈述:“小的们是桃花庄百姓,替蓝将军请功的。牛脊山强盗绑票扰民,为害一方,多亏蓝将军当机立断,为百姓平靖一方匪患。小的们感激大帅治兵有方,愿意替将军承担擅自用兵之罪。”刘赐员外和塾师还把当初发生的事跟大总管详细说了。
  因为用兵涉及粮草损失和人员伤亡,因此除主将之外任何人不得就与战争无关之事擅自用兵。蓝参领出于义愤做了好事,然而剿匪中死难的将士找哪个要抚恤去?
  大总管劝退百姓,旋即见蓝参领率众于大帐前迎候,并跪请问罪。
  大总管盯着施公子看了半天:“自从你我结识,本帅视你为知己,可你一直含糊遮掩、全无实话,究竟是什么道理?”
  施公子照实说了自己的身世:“末将是怕元帅得知我是个毒命小子,不肯收留。”
  “哈哈哈……”元帅仰天大笑,“胆敢戏弄本帅,你必须付出代价。本帅有一丑女,配与你为妻。你若敢不答应,那就治你擅自用兵之罪。”
  完婚之日,施公子感觉如在梦中:那元帅家千金哪里是丑女,简直如同天仙般美貌!惊问小姐缘故,小姐含羞道:“奴出生日便有相者直言,道奴终将是讨饭饿死的命,父帅偏不相信,定要许配个贱而不贫的郎君……将军有所不知,父帅的八字也同样低贱,算命的说他要讨一生的饭。这不,讨到天子脚下了。”
  这回轮到施公子瞠目结舌了:“老话说得好,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选自《故事精》2014.3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