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井奇事

井里的人哪去了?
  清朝咸丰年间的一天清晨,乌柏村两个孩子早早去村外挖荠菜,那里有草地和小树林,是挖荠菜的好地方。两个人先在草地里搜寻,逐渐接近树林边的一口枯井,这口井半年前已经干涸,为了避免小孩栽进去,井口盖着一块石板。忽然两个孩子发现,井口上面盖着的石板移开了,整个井口都朝天露出。他们伸长脖子,好奇地朝井里张望,这一望把他们吓一跳,井里面,竟蜷着一个人。两个孩子惊叫一声,吓得扭头就跑。正好在村头碰到有个大人出来,他们立即叫嚷:“大强叔,那边有人掉井里去了……”“是谁呀?”“好像是阿民叔……”阿民掉井里了?大强听了不相信,跑到井边往下一望,果然没错,井底下蜷缩着一个人,真的是阿民。大强连忙大声呼喊,阿民却一动不动。
  大强心急如焚,火速跑回村里去叫人。很快村主带着阿民妻等人,跟着大强急急跑来。可是当他们到井边时却发现,井里面空空的,哪有什么阿民啊?“你怎么胡说八道,造谣谎报?”村主生气地责备大强。大强忙说:“阿民真的掉在井里了,我喊了他好几声都不见动静,看样子,他是摔死了。”“可明明啥都没有,难道死人还会跑?”村主黑着脸训斥一顿。阿民妻也责怪大强无中生有,让她虚惊一场。村主跟其他人都走了。大强对着枯井发起了呆。他是亲眼看见阿民缩在井底的,就算不死,至少也是昏迷了,可是等自己叫了人来,阿民怎么又突然消失了?大强心中充满疑惑,他决定去县衙报案……
  县令甄有量听了,一时不好判断。他问大强,怎么就觉得这事奇怪?大强说:“老爷,这口井已经干了半年了,村里人都知道它没用了,为了防备孩子掉落,还在上面盖了一块石板,可偏偏阿民掉进井里,又忽然不见了,这不是挺怪吗?”甄县令分析,是不是阿民想自杀,自己搬开石板跳下井,但没有摔死,又爬上来了?大强说这不可能,一个人跳下去是爬不上来的。再说就算阿民真的爬了上来,为何又不见了?甄有量觉得有道理,决定前往乌柏村看看。甄有量带着一干人来到村外的枯井前。此时一束阳光直射井底,照出底部有一片血迹。在血迹的旁边,还有一些小物件。捕头孙勇立即下井,一会儿带上来一个发簪,一个小腰袋,还有一个银戒指。此时村主带着一些村民来了。甄县令要阿民妻三珠认一认。三珠尖叫:“老爷,这些东西,确实是我丈夫阿民的。”“你知道他在什么地方?”“他一直在西庄丁老爷家做长工,已经一个多月没回家了。”甄县令立即差孙勇去找阿民。甄县令听村里人说,阿民是个老实人,从不与人争长论短,他和妻子三珠感情也好,只是做长工要两个月才能回家一次。当天甄县令就在村公所住下。傍晚时分,孙勇回来了。据丁老爷说,阿民在丁家合约是两年,已经做了一年半。但就在前天,阿民不知去向。甄县令和孙勇商量一番,决定明天回县衙。
  丫环透露一线索
  甄县令公务忙,很快把这事给忘了。一晃过去半个月。这天下午,阿民老婆急急赶到县衙,劈头对甄县令说:“大老爷,我夫的尸体找到了。”三珠哭着告诉县令,今天早上有人在村头河边看见河里浮起一具死尸。她一眼认出那是丈夫阿民。甄县令立即带着一群人,前去察看。尸体已被人拖在岸边,由于正值大热天,早已泡得很肿胀。甄县令问三珠,确定这是阿民的尸体吗?三珠哭着说:“这衣服就是奴家亲手做的,他左右手都戴有银戒,左手那个掉在井里,右手那个还戴着。”县令一看,果然如此。这样看来,阿民确实被人害死,案情就有了明晰的脉络。甄县令立即分析如下:阿民遭人暗害,凶手或者把他推入井中,或者把尸体扔下去,本来是想盖上石板的,但由于突然出现了两个早起的孩子,井里的尸体被发现,凶手只好改变主意,将尸体重新吊起,绑上石块沉进了河中。半个月过去,石头脱开了尸体,尸体也就浮了上来。既然阿民的尸体被找到,案情就定为凶杀。仵作验过后报告,尸体的颈部有勒痕,可以断定是先被勒死,再扔进枯井里,接着被拖出枯井沉进河里的。
  那么凶手是谁呢?甄县令想到,既然阿民没有什么仇人,那么是不是遇上了强盗?可一问丁老爷,说这阵子没给阿民发过工钱,阿民身上不可能有闲钱。甄县令便将注意力集中在阿民的老婆三珠身上。其实从一开始,甄县令就有这层怀疑,阿民的老婆长相漂亮,阿民在外做工,这很容易发生某些风流事。只是三珠举手投足稳重有余,完全是正当女人的品相。甄县令叫了村主等几个老者,开了个座谈会,结果包括村主在内的所有人,一致认定三珠是个好女人,不会做伤风败俗之事。这时,甄县令又想到了丁老爷,他立即赶赴丁家,可问了半天也没丝毫线索。甄县令只好离开村子。但他出村不久,忽然被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拦住。她自称是丁家的丫环,压低声音说:“阿民哥是个好人,听说他现在死了。我跟大人说个事,害死阿民哥的,可能是丁家的少爷龙龙……”甄县令连忙追问:“你怎么知道的?”姑娘说:“丁少爷见过阿民嫂一次,就看上了。他多次纠缠阿民哥,提出无耻的要求。阿民哥当然不答应。我怀疑丁少爷为了得到阿民嫂,就对阿民哥下了毒手……”甄县令问姑娘,丁少爷平时在哪里。姑娘说,丁少爷一直在省城的会馆读书。按照姑娘的说法,丁少爷龙龙最近回了一趟家,是在阿民出事的三天前。而他离开家回省城那天,阿民也忽然不见了。这些线索太重要了。甄县令高兴万分。甄县令决定,去省城会馆查查龙龙是否在。孙勇骑一匹快马,星夜赶赴省城。第二天中午,他回来汇报说,龙龙并没有到会馆。随后,甄县令派人在县城各处张榜通缉,但折腾了好多天,一无所获。
  死尸左脚六脚趾
  这天,甄县令带着孙勇又来到枯井边,对线索进行梳理。这时,他脑中突然灵光一闪,他叫孙勇在枯井周围搜寻,看有没有一截树木或棍子。两个人分别向两个方向搜索,结果孙勇在不远处找到了一截树木。甄县令一拍大腿,激动地说:“我们竟让阿民骗了!”甄县令要孙勇回衙,叫上仵作等人速来。他又叫手下去村里传令,让全部村民都快过来。村主闻令迅速带着村民来了。甄县令领着众人来到阿民坟边,下令挖坟掘尸。此言一出,惊得大家面面相觑。坟里不是阿民吗?结果坟被挖开,仵作对尸骸又进行细验,才发现尸体的左脚有六个脚趾,龙龙正有此特征,而阿民并无多趾。甄县令大笑三声,对天喊道:“阿民啊阿民,你躲在哪里,我不知道。但你金蝉脱壳之计,已经被我识破。”说着命手下收拾好龙龙的尸骨,带班回衙。孙勇觉得,既然阿民是凶手,为什么不把三珠顺便拘押呢?但甄县令笑笑,没有回答。
  两天后的夜里,一个黑影出现在阿民家的门口,正要敲门,背后闪出另两条黑影,当场将他拿住。原来甄县令预料阿民得知事情败露,担心妻子受连累,一定会趁夜回家查看,所以命衙役守在屋外,将阿民抓个正着。甄县令将阿民带入后堂,秘密审问。阿民流着泪,交代了作案的经过。原来,有一天三珠去找阿民,恰被丁少爷见了,三珠走后,龙龙拿出一把银子,要跟阿民做个交易,让阿民把老婆让给他,被阿民拒绝。谁知龙龙并不罢休,那次他从省城回来,设计将阿民灌醉。阿民醒来时,发现身边躺着个全裸的姑娘。龙龙闯进来,硬说阿民强奸了他表妹,要送阿民去见官。阿民吓得连连求饶。龙龙趁机提出让阿民带他去找三珠,作为交换。第二天,龙龙装作要回省城去,叫阿民送他去县城码头。半路,龙龙逼阿民带他去乌柏村找三珠。阿民也只好照做了。就在快到乌柏村时,阿民后悔不走了。此时已经是夜里了,两个人扭斗起来。龙龙用石块砸破阿民的头。阿民抓到一根野藤,箍住龙龙的脖子,使劲将龙龙勒死。
  阿民知道闯了祸,他想将尸体扔进枯井,但井口盖着一块石板,他只好捡来一根粗树干,一点点将石板撬开。他干干停停,等到露出井口,已天亮了。就在这时,阿民忽然发现,村里走来两个小孩,他脑子一动,忽然想出一个金蝉脱壳之计。正好井口不远处有一条棕绳,是以前用来打水的绳子,虽然废弃半年,却依然牢固,阿民立即猫腰来到枯井边,展开行动……阿民说到这里,问甄县令:“老爷,我这么做了,你是怎么发现的?”甄县令说:“你是用那根绳子捆住树干,将树干横在井口,攥着绳子吊下井的,再在下面使劲抖动绳子,树干一点点移动,一头落空就掉下井了。然后你将绳子树干压在身下,上面的人看不到这些。你要出井时,就把树干竖着使劲往上一扔,扔出井口,再拉绳子,树干正好横亘在井口,你就可以缘绳而上了。此后你趁着大强和两个孩子回村叫人之际,到树林里扛走尸体,再换上自己的衣服,绑上石头沉下河。”
  选自《中国故事》2014.2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