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大渡河畔访“高人”

  • A+

1935年5月26日下午,红军长征来到大渡河边的安顺场,晚上,有个消息传来说这里有一位前清秀才,在这里曾亲眼看到石达开的部队全军覆没。疲惫不堪的毛泽东精神为之一振,决定马上秘密拜访“高人”。
  李富春报告有“高人”
  1935年5月26日晚上,就在毛泽东难以入睡的时候,红军总政治部代主任李富春来到毛泽东住的房间,告诉毛泽东他刚才在镇上拜访了一个90多岁的老秀才,这人名叫宋大顺,曾经亲眼看到石达开的覆灭。
  听李富春说完,毛泽东说:“老秀才对这里的情况非常清楚,我们有必要拜访一下这位前清的秀才,听听老人家有什么指教。”李富春知道毛泽东太辛苦,而且已是深夜,就说:“我们还是找人把老秀才请过来吧,他就住在安顺场的那头,不远,主席就不必亲自去了!”
  毛泽东聆听“高人”指点
  已是深夜,李富春安排两名警卫员提着灯笼请来了老秀才宋大顺。
  李富春介绍后,毛泽东热情地与老人握手,请老人坐在自己旁边。
  毛泽东问:“老人家,您知道石达开当年是怎样失阵落马的吗?”
  见毛泽东如此尊重他,老秀才便讲述起石达开极具悲壮色彩的历史:
  当年石达开率三四万太平军出发,进抵大渡河南岸的紫打地(今安顺场)。此时正逢小妾刚给石达开生了个儿子,他传令全军犒赏三日以为庆贺,未能及时渡河。就在这几天里,清军唐友耕逼近大渡河北岸,当地土司又被清廷重金收买。适逢大渡河水暴涨,在石达开积极准备渡河的同时,清廷四川总督骆秉章也在紧急布置,对太平军进行包围。太平军陷于四面包围之中。
  石达开多次组织敌前强渡,均告失败,损失惨重。5月22、23日,石达开率领太平军血战抢渡大渡河与松林河时,被骆秉章收买的彝族土司岭承恩却在背后进行偷袭,攻破马鞍山上太平军的大营,抢走存粮。石达开虽然回军收复大营,但是存粮被抢被烧,荡然无存,全军陷入困境。
  老秀才对毛泽东说:“有人分析了石达开饮恨大渡河的教训称:‘达开不自入绝境,则不得灭;即入绝境,而无彝兵四面扼制,亦不得灭。’石达开自己在供词里也承认:‘到紫打地,方被兵勇夷人击败。’”
  听到这里,毛泽东为石达开贻误战机,以致全军覆没感到惋惜,心情愈加沉重。
  老秀才说:“石达开本来不该灭的,向西可以到昌都,向南可以到云南,向北可以到康巴的。可惜他明知清军追击已到眼前,还放假3天,庆贺自己的小妾生子。这样大操大办下来,时间耽误了,清军赶到了,紫打地(安顺场)地处高山峡谷之中,两头重兵堵截,就只剩下渡河一条路可走了。但是清军追到时,大渡河洪水猛涨,渡河之路被截断,石达开覆没就成定局。”
  老秀才的话似乎是在提醒毛泽东,要尽快想办法离开安顺场,否则必会重蹈石达开的覆辙。
  毛泽东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问老秀才安顺场的老百姓对中国工农红军有何看法。老秀才说:“红军的纪律比石达开的好,比国民党军更好。所以,我对红军有同情之心,愿意将石达开覆灭之事全部告诉你们。”
  毛泽东马上问老秀才:“红军要怎样才能脱离目前的险境?”
  老秀才捋了一下胡须,说:“目前,离开安顺场是比较困难,您要是不怕辛苦的话,只有顺着大渡河向上游走,到泸定桥渡河,那里有一座康熙皇帝亲批、由朝廷出资建造的铁索桥。但是泸定桥离安顺场有三百多里路,远着呢!可是,现在若不带领军队快速离开安顺场,危险啊!安顺场处于高山峡谷地带,中间只有一条大渡河,如果两头有军队堵截,红军就再也无法走出安顺场了,成为太平军的可能性就太大了。”
  毛泽东说:“路远,我们不怕,我们就依照您老先生指明的方向,沿大渡河北上,到泸定,过泸定桥,甩掉国民党‘追剿’军的追击。”
  老秀才说:“如果沿大渡河北上,泸定桥有没有被破坏,能不能过,我就不知道了。”
  毛泽东站起身再次握住老秀才的手,感谢他为红军提供的宝贵情况。
  送别老秀才后,毛泽东神情更加严峻,为几万红军将士的境况担忧。
  午夜,毛泽东发布密令
  毛泽东反复思考,认为石达开惨败的原因是延误战机。红军是共产党领导的军队,不能成为石达开第二,要赶快行动,立即脱离大渡河峡谷安顺场。红军应分路北进,不惜一切代价夺取三百多里外的泸定桥。于是,毛泽东决定立即开会,研究部署红军马上离开安顺场的事情。
  很快,在安顺场成立由刘伯承指挥的强渡大渡河指挥部,中共中央负责人以及刘伯承、林彪、聂荣臻、罗荣桓、罗瑞卿等人到会。
  此时已是凌晨1时左右。
  会上,毛泽东宣布:两路纵队27日清晨5点出发,快速前进。安顺场到泸定桥三百多里,限3日内到达。两岸部队互相策应,溯河而上,夺取泸定桥。军委纵队和其余部队也从泸定桥过河。请各位回队后立即组织5点出发的事情,越快越好。
  毛泽东强调,这是一个战略性措施,只有夺取泸定桥,我军大部队才能过大渡河,真正避免跟石达开一样的命运,到川西去会合四方面军。
  此时已是5月27日凌晨3点多钟,鸡已报晓,天开始下雨。
  这一夜,毛泽东和各位中央领导、军委领导及军团负责人都没有睡觉。清晨5点,两路红军部队火速向三百多里外的泸定桥进发。
  选自《人力资源报》2014.8.28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