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分遗产的老太守 民间故事选刊2018年

巧分遗产的老太守

明朝永乐年间,有一个叫倪守谦的人,此人曾任顺天府太守多年,家累千金,良田美宅,吃喝不愁。倪老太守的妻子陈氏早年亡故,为了唯一的宝贝儿子倪善继免遭继母的虐待,倪守谦一直未娶。一天,60岁的倪老太守路过一...
阅读全文
好吃害死官 民间故事选刊2018年

好吃害死官

荆州府来了一位新知府老爷,名叫杨松,这位杨大人来头可不小,其父是前任吏部尚书,其兄更是当朝一品的宰相。杨松也是三榜进士探花郎,殿试后被皇上封在翰林院,当了三年的编修,这才外放到荆州。   杨大人为官清...
阅读全文
彩虹桥 民间故事选刊2017年

彩虹桥

六月天,赣闽粤边界的田畴山坑里稻谷黄灿灿的,煞是喜人。过些日子,就要开镰了,就可以尝新米了。   午后,太阳还是热辣辣的。汀江七里滩西山嶂一带起了重重雾气,发散向上。有经验的老农低声嘀咕了几句,突然蹦...
阅读全文
骑猪知县 民间故事选刊2018年

骑猪知县

从前有个向家庄,庄子里有一户姓向的殷实人家,兄弟两家住在一起。谁料老二夫妻俩坐着驴车走亲戚时,翻到山沟里,双双英年早逝,留下一根独苗名叫向文正,跟着大伯向多金过日子。   转眼,向文正到了启蒙的年龄,...
阅读全文
县令祭桥 民间故事选刊2018年

县令祭桥

清河县县令名叫秦坤,此人不但为官极贪,还是个胆大包天的人。   这年夏天,清河县连降大雨,洪水暴涨,境内的清河古桥一下子被冲毁了。该桥处于交通要道,这下给两岸百姓带来极大不便,洪水退后,朝廷便拟拨一笔...
阅读全文
玉骑人 民间故事选刊2017年

玉骑人

清康熙年间,湘南耒阳出了一件惊天大案,城南温氏杂货铺一夜之间惨遭蒙面歹徒洗劫。温家除其小儿温风暖在外拜师习武未归,幸免于难,其余一家四口均遭杀害。   温家的祖传宝物“玉骑人”也被歹徒抢走。玉骑人,一...
阅读全文
三欺大学士 民间故事选刊2018年

三欺大学士

这日午后,大学士张居正在书房里研读,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声声叫卖:“长果,卖长果啦──”张居正还是头一次听到长果这个名字,想不出是什么东西,就喊过了家丁张三,让他去买二斤来。   好半天,张三才气呼呼地...
阅读全文
幻影羊肉 民间故事选刊2018年

幻影羊肉

道光年间,睿亲王仁寿到广州公干。此時正值寒冬之时,仁寿不由得怀想起京城的涮羊肉来。涮羊肉是仁寿的最爱,假如在京城,仁寿此时必定是拥炉温酒品着涮羊肉,享受着惬意的时光。广州虽然也有涮羊肉,仁寿吃过几家,...
阅读全文
雪貂卧冰 民间故事选刊2018年

雪貂卧冰

光绪年间,辽东临江县城有位经营皮货的罗掌柜,五十多岁年纪,传闻他儿子罗满仓在外地做生意,邻居们很少见到。      这晚,罗掌柜在城外一位朋友家中喝了点酒,乘着酒兴往家走。大月亮照在雪地上,亮堂堂跟白...
阅读全文
梦娘 民间故事选刊2018年

梦娘

1.荒宅   清朝乾隆年間,杭州西湖边有一所荒废了的大宅,原是许茗家的旧屋,他的朋友贾芸生向他借了来读书。      临走前,许茗留下一句话:“此屋四周风景虽佳,只可惜多年未曾住人,贾兄进去了遇上大头...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