锅拍女 民间故事选刊2018年

锅拍女

徐州盱眙等地居民喜欢用木板或高粱秆串成圆片盖锅,同样泗州人也爱用这两种东西,只是泗州人不叫它锅盖,而称其为锅拍。   泗州西大街有三家卖锅拍的,相安无事,也不知哪天,又来了个女人。女人一身黑衣,锅拍一...
阅读全文
刷子李 民间故事选刊2018年

刷子李

码头上的人,全是硬碰硬。手艺人靠的是手,手上就必得有绝活。有绝活的,吃荤,亮堂,站在大街中央;没能耐的,吃素,发蔫,靠边待着。这一套可不是谁家定的,它地地道道是码头上的一种活法。从来唱大戏的,都讲究闯...
阅读全文
传菜师傅 民间故事选刊2018年

传菜师傅

老街首富海爷,花钱大方,办事儿讲究,府里雇个粗活儿佣人,都挑得像在剔鲫鱼刺儿一般。贴身的佣人,自然不必说,哪个不是眉眼精神、脑子灵活、手脚利索、口齿伶俐的?就连雇个喂牲口的,都得熟悉骡马的习性,闻一下...
阅读全文
九爷 民间故事选刊2018年

九爷

融城郊外枫林村,村前碧水环绕,村后山高林密。九爷的家在村尾那棵高大的枫树下,九爷是个孤寡老头儿。   但九爷似乎并不孤独。晚上,低矮的泥房里,孤灯残烛。一碗红薯饭,几条煎鱼仔,舀一碗自酿的酒,九爷眯缝...
阅读全文
九头狮子丸 民间故事选刊2018年

九头狮子丸

梅村地处丘陵,岭上蘑菇多,毒蛇也多,常有人采蘑菇时被蛇咬。不过,村民并不害怕,因为他们身上备有解蛇毒的药丸。如果让蛇咬了,摸出药丸,放嘴巴里嚼了咽下去,准好。泗州人都说梅村人之所以不怕蛇,那是因为蛇仙...
阅读全文
打眼 民间故事选刊2018年

打眼

光州城古玩行里有个能人,叫杨大眼。他天生一副异相,刮刀脸上生着一对鸽蛋大的眼。远远地见俩小灯泡打人群里忽闪着就过来了,那一准是杨大眼无疑,别人没这号的。   杨大眼这一双眼可不是白长的,那可是一宝,赛...
阅读全文
老家旧事 民间故事选刊2017年

老家旧事

在我们农村老家,有好多事情解释不清。如谁家的孩子磕了、碰了,或是摔了,吓得哇哇直哭,夜里还常抽搐,通常是家人拿上孩子穿过的衣服赶到出事地点,一边挥舞着衣服一边呼喊孩子的名字。假若孩子叫狗蛋,则会这样叫...
阅读全文
铁匠 民间故事选刊2017年

铁匠

武所虽小,却是名震闽粤赣三省繁华之地。   盐上米下形成了武所独特的地理位置。来往的客商都是冲着这里业已形成的盐米交易市场而来。   牛家曾是武所最大的盐商。江西来的米商专找牛家做生意。生意做得大了,...
阅读全文

疤女

旗镇从来不缺奇人,可疤女算是最奇的一个。   疤女姓杨,三十来岁,风姿绰约,在旗镇老街开了一家“疤女养生馆”,专门做美容生意。   疤女身材窈窕,不胖不瘦,一头黑发瀑布似的披散开来,总给人飘逸的感觉。...
阅读全文
疑杀 民间故事选刊2018年

疑杀

“他是哑巴?”邬先生用下巴朝对面的板凳扬了扬,示意匪首坐下,然后脑袋转向了师爷。   “邬先生!”师爷满面惊恐,“这是我们山寨的大瓢把子(寨主),你怎么敢当面瞎说?”   “他更是病人!”邬先生冷冷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