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黑暗中抓住我的脚 民间故事选刊2017年

谁在黑暗中抓住我的脚

今年6月的一天,单位的司机陈师傅带我出车去广德市柏垫镇月克冲查勘当地的移动通信基站。这是一个山区,鲜有人迹。基站机房在山上一间废弃房屋的二楼,是一个覆盖站,为了实现通信网的全覆盖而在多年前建成,对平时...
阅读全文

棋决

龟裕县有座松香山,山脚下有座松香亭,人们经常可以看到一位落魄书生在那儿煮茶摆棋。书生叫李其山,痴迷珍珑棋局,每逢棋友,便焚香对弈,乐在其中。但大多时候,棋友难逢,李其山就在此煮茶,供过路人解渴。   ...
阅读全文
鬼缘 民间故事选刊2017年

鬼缘

光绪二年(1876年),河南七十五个州县遭遇旱灾,夏秋两季庄稼大幅减产。刘霆家本来田地就少,又遇上灾年,收的粮食连粮囤底都盖不过来。最糟糕的是来年春天,旱情更加严重,麦苗枯萎。家里的余粮勉强够一个人活...
阅读全文
“疤面张”异遇 民间故事选刊2017年

“疤面张”异遇

一、死牢探监   小城青安,县衙死牢。   这日傍晚,簟匠疤面张正蜷缩在阴暗的墙角发呆,一个狱卒出现在监房门外,粗声喊道:“疤面张,好福气,有人给你送饭来了!”   疤面张大名张德顺,自幼父母双亡,是...
阅读全文
穿红袍的婆婆 民间故事选刊2017年

穿红袍的婆婆

夹着教案走进教室,我又看到了教室中央空着的那个座位。印象中,刘晓晓除了成绩差点儿,还算得上是个听话的好孩子。可不知怎么了,最近他已经连续旷课三天了。作为班主任,我拨通了他妈妈的电话。   彩铃响了很久...
阅读全文

阴阳眼

阿明看我的眼神让我不寒而栗。确切来说,他总喜欢看着比我头顶略高一点的位置,简直就像我身后有什么人,或是什么东西似的。   我以需要单独冷静一下为由,把他打发走。在进入电梯的那刻,阿明又转过头看了这边一...
阅读全文

小蛮

圣上选妃在即,趋之若鹜者有之,避之不及者同样有之,如谢家。   小蛮是谢家的独生女,更是青花镇首屈一指的美人儿。当地知府巫德虽口碑极差,眼光却不赖,他内心比谁都清楚。小蛮这妮子,正是自己时来运转飞黄腾...
阅读全文

白狐灵皮

朱三营抓住了一只绝色雪狐狸。在野生狐狸中,浑身雪白的狐狸极为难得。当朱三营把狐狸放进笼子,不禁大喜过望。这真是上天的格外恩赐。这狐狸,不正是他想要的东西?   抓狐狸的过程也让朱三营纳闷。像这样的雪狐...
阅读全文
复活的唐朝女子 民间故事选刊2018年

复活的唐朝女子

泽明城刚刚从床上爬起来,就接到朋友王志的电话,泽明城一听,笑着说:“你是没睡醒,还是找错人了?我可不是个做生意的人!”   王志在电话里告诉他,两个月前,在巴水凤栖山上,发掘一座唐代古墓,古墓里有一具...
阅读全文

藏在背后的蓝眼瞳

在夏天来临前,程芳如愿搬进满庭芳公寓的16楼,她将几袋垃圾装好临时搁在门外,不料当夜,袋子被老鼠咬得乱七八糟。   程芳无法容忍老鼠的存在,于是去找物业管理员理论。管理员边在本子上登记边说:“以前多好...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