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生中状元

说不准是哪朝哪代,有一年七月,京里大考,天下的举子都奔京城赶考。   七月初八,有两个举子在快到京城的岔路口碰到一块儿了。一个是从北来的,一个是从东来的。相互通了姓名,就搭伴儿走。走到半下晌,来到一个...
阅读全文

啥都要分一半

一过河西走廊,珠宝分你一半      红水河西面延绵的群山中,有一条数十里的峡谷,是来往商人的必经之路,人称“河西走廊”。后来这里盘踞了一伙强盗,官府曾多次派人来围剿,可这些强盗占据有利山势地形,每次...
阅读全文

祭颜珠

天都府境内,有一山名为群华山。群华山脚下,有口碧潭,碧潭上有一座木棉亭,相传建于唐朝贞观年间,木棉亭几度风雨,到了清康熙年间,虽略有残损,但依然竖立在群华山脚,群华山蓊郁森然,是个产药材基地,经常有赶...
阅读全文

脊背上的暗道

安生拼命奔逃。   政变是从日落后开始的。正值盛夏,安生光着膀子。酷暑之下,政变的士兵不少也光着膀子。安生混在这些士兵当中,苦思着逃脱的办法。   政变士兵挥舞着明晃晃的刀剑,齐声叫嚷着:“所有当官的...
阅读全文

“重生”之谜

我的大伯父今年70岁,身体硬朗,谈吐风趣,怎么看也不像个古稀之年的老人。可有谁知道,10年前,他已经死过一次,如今只是“重生”而已。说起这件事,所有的人都感到匪夷所思。   事情得从1968年“文化大...
阅读全文

黥墨

正是西汉元狩三年的时候。一天,刑吏淳于缶刚一来到刑监司,他唯一的徒弟黔婴就跑了过来,满脸急色地说道:“师傅,廷尉有令,叫您准备黥刑!”   淳于缶一听愣住了:这大清早的是要对谁用黥墨之刑啊?黔婴和淳于...
阅读全文

花痴复仇记

明朝武宗年间,浙江黄岩县九峰山下的小刘庄出了一个名叫刘有根的花痴。他对鲜花情有独钟,不仅嗜好种花、育花、养花,而且爱花如命、惜花如金。一年四季,在他家门前屋后,到处是色彩缤纷的花的世界。微风轻漾,整个...
阅读全文

阴阳青石板

清乾隆十二年,晋南王官城内有一商户,掌柜叫徐家仁。这徐掌柜靠卖古董起家,后来改为茶叶店,店内的柜台有点特别,不用木板,而是用一六尺长,厚三寸,宽二尺的青红石板。徐掌柜说这是家里祖传的,他也不知道有什么...
阅读全文

纸衣夜行侠

崂山脚下有个叫牛角石的小镇,镇上出了两个在老百姓眼里显赫的人物,一位叫高员外,做过一任县令,另一位叫罗员外,在军营里当过千总。这两人在异乡为官,觉得十分投缘。高员外决定托人去罗家说媒,给儿子高长胜与罗...
阅读全文

引郎入室

清朝末年,豫西南青龙镇的元宵节社火四乡闻名,正月十四、十五、十六三天,各社的狮子、旱船、龙灯、竹马、高跷、背桩,以及拉洋片、玩杂耍等几十样玩意儿齐聚镇上,遍布大街小巷。三天的社火不向观众收取分文费用,...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