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馗捉鬼图

  • A+

一、鬼戏
  宛宗古刚刚在画院里洗完了画笔,后蜀国皇帝孟昶就派太监急宣他进宫。宛宗古和黄荃号称是后蜀国画院的双璧,黄荃善画花鸟翎毛,而宛宗古却善画人物。
  宛宗古跟着小太监一路急走,他一边小心地问:“不知道皇帝宣我,有何要紧的事儿呀?”
  小太监连连摇头,低声说:“宛画师,圣上找您何事我还真不知道,我唯一知道的是,圣上躲在绘天阁中,已经一天没有出来了!”
  宛宗古被小太监领进了宫门,他直奔绘天阁而去,孟昶是个风雅的皇帝,他不仅成立了画院,让画师给他做画,他一高兴,还会到绘天阁中,亲自涂上几笔。但孟昶躲在绘天阁中,一天都没有出来,这样专心做画的情形,可真是不多见。
  宛宗古刚刚走进绘天阁,身穿便装,衣襟上还粘着几点墨迹的孟昶就上前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说:“你帮朕看一眼这幅《钟馗捉鬼图》。”
  宛宗古来到了绘天阁中,他往宽大的红木画桌上一看,只见一幅新画《钟馗捉鬼图》被摆在了桌子上。画作上只有两个人物,一个钟馗,一个小鬼,钟馗圆睁双目,一手抓住小鬼,他伸出另外一只手去挖小鬼的眼睛,而那个小鬼一脸惊悸,已经被钟馗凌厉的神态吓蒙了。
  孟昶不无得意地说:“朕的《钟馗捉鬼图》画得如何?”
  宛宗古围着这张画转了几圈,他说:“这张画画得不错,只是……”
  孟昶之所以找宛宗古,就是因为他天生耿介,从不谄媚,每一次都是直言不讳。宛宗古告诉孟昶,他画的《钟馗捉鬼图》虽然笔法上无可挑剔,但钟馗的表情却画得不对。
  钟馗捉鬼,表情为怒,那是一股悲悯苍生,除恶务尽的怒气。而孟昶所画的钟馗,虽然钟馗神态威猛,但它脸上的神情却为一副恶相……孟昶有个妃子名叫花蕊夫人,最近花蕊夫人噩梦连连,梦中经常有鬼魅相扰,孟昶画这幅《钟馗捉鬼图》,就是为花蕊夫人辟邪之用。
  宛宗古讲完了孟昶画作的毛病,孟昶也是连连点头,他问:“如何能画出钟馗为苍生捉鬼的怒气呢?”
  宛宗古虽然善画人物,但画神仙鬼魅,却非所长。他想了想说:“皇上,您看过鬼戏吗?”
  鬼戏是后蜀国的一种野戏,流行于市井民间,不仅需要演员唱念做打俱精,而且还得会喷云吐火的手段,其中唱鬼戏最有名的就是佘家班,他们现正在成都府的四福戏园中演出,佘家班班主最擅长演钟馗,看完了佘班主的演出,估计孟昶就能画出合格的钟馗来了!
  孟昶听完宛宗古的提议,点头说善,他换了一身普通的衣服,然后领着两名武功高强的侍卫和宛宗古,四个人从偏门出了皇宫,直奔四福戏园而去。
  二、恶人
  鬼戏只是一种不入流的野戏,孟昶以皇帝之尊,前来看戏,这消息一旦传出去,确实是有伤大雅。宛宗古决定小心行事,他用十两银子,贿赂了戏园的园主,然后在二楼,弄来了一个菊字号的包厢。
  今日佘家班演的鬼戏名叫《钟馗收五鬼》,戏中的钟馗为收五鬼,不仅要耍叉,还要过钉山,闯五刀关。不知道今日佘班主是劳累还是分神,他在闯五刀关的时候,竟将一个小鬼手中的道具刀击落到了台下,那把刀斜飞出去“砰”地正刺在第一排正中主桌的桌面上。
  这张主桌后坐的人正是本城的刘富商,刘富商一见佘家班演戏失误,他气得拍着桌子,一脸恶相地吼道:“你们难道还想行刺本老爷吗?”
  佘班主哪惹得起刘富商,他急忙跪倒在戏台上,连连叩头认错,可是那个刘富商却仍旧是不依不饶。孟昶一见这个富商仗势欺人,他抄起手边的茶盘,隔空对着楼下刘富商的脑袋便丢了下去。
  茶盘从二楼包厢中落下“咔嚓”一声,立刻将刘富商的脑袋开了瓢,刘富商捂着流血的脑袋杀猪般的一阵号叫,他身后的八名保镖,立刻疯狗般向二楼的菊字号包间冲了上去。
  孟昶的两名侍卫武艺高强,刘富商的保镖却占着人多的优势,一场势均力敌的混战在戏园展开,宛宗古保护着孟昶,仓皇地从戏园的后门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刘富商的保镖们一见“真凶”逃走,他们不再跟那两名侍卫纠缠,直接向宛宗古和孟昶逃跑的方向追去。
  宛宗古慌不择路之间,他瞧着街边有一家黑漆的大门未关,便拉着孟昶一头闯了进去。两个人还没等找个地方躲起来,就见几个皂衣的差官连叫关门抓贼,他们还没等解释,便被人按倒在地,用绳子捆了起来。
  宛宗古叫道:“我是好人,你们抓错人了!”
  一名差官头儿狠狠地踢了宛宗古一脚,骂道:“抓的就是你这个好人!”
  孟昶心里一急,大叫道:“我是皇上,你们敢抓我,我灭你们九族!”
  那个差官头儿扬手两个重重耳光扇了过来,然后嘲讽道:“你是皇上,那我就是太上皇!” 孟昶还要开口大叫,那个差官头儿找来两块破布,将他们两个人的嘴巴都牢牢地塞上了。
  这名差官头儿领着手下,将宛宗古和孟昶一直推到了巡官厅中,吴巡官正瞧着桌子上包裹里的财宝生气呢。最近成都府出了两名盗贼,人送绰号飞天双盗,今天傍晚,吴巡官领着手下巡夜,发现了飞天双盗的贼踪,大家一起放箭,飞天双盗身上中箭后,他们窃来的财宝掉下,可是两个人却跌落进了护城河中,现在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这份消灭飞天双盗的功劳眼看着就要泡汤了。
  吴巡官一见宛宗古和孟昶被手下抓了进来,他围着宛孟两个人转了一圈,然后他对衣服还算光鲜的宛宗古说道:“我问你的话,你只需点头或者摇头回答,否则谁也救不了你们!”
  宛宗古急忙点头,吴巡官连问了三个问题—宛宗古家里是否很有钱,很有势,家里的亲戚是否有当官的。
  宛宗古只是一个画师,家境也就算小康,并无当官的亲属,他对着吴巡官连连摇头,都做了否定的回答,吴巡官当即恶狠狠地叫道:“现在你们就是飞天双盗了,来人,将他们给我押送到成都府的衙门治罪!……”
  三、不悟
  成都府的衙门根本就没给宛宗古和孟昶讲话的机会,衙门的师爷拿着两张供状,强行让宛孟两个人签字画押,随后这对“飞天双盗”就被押到了死囚牢。孟昶一辈子养尊处优,哪里遭过这么大的罪,他和宛宗古来到了死囚牢中,一个名叫张三的狱头将硕大的木枷和重重的铁脚镣“咣啷”一声,丢到了地上,然后将二人嘴里的破布撕掉,张三瞪目拧眉地叫道:“后蜀国的人都讲究靠山吃山,你们可有好东西孝敬爷,要是有的话,就不让你们披枷戴锁受罪,要是没有的话,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孟昶喘了一阵长气,正要说自己是皇帝,宛宗古为了不吃眼前亏,他上前一把捂住了孟昶的嘴巴,说:“有。我们真的有好东西!”
  宛宗古取出了一个翡翠的鼻烟壶,交给了狱头张三,张三就免了他们的枷锁刑具之苦,宛宗古又将孟昶腰间的一块羊脂玉牌取了出来,他用这块玉牌,换来了一桌上等的酒席。
  君臣二人坐在一间灯光昏暗的死囚牢中,宛宗古跪在地上,一个劲地向孟昶请罪。
  孟昶叹了一口气,连说这场祸事不怪他,都是因为自己压不住火,用茶盘砸了那个奸商引起。宛宗古一见孟昶赦免了自己的罪过,他忙殷勤地劝皇上饮酒,孟昶说:“朕哪有心思饮酒,咱们还是想个办法脱离险境吧!”
  宛宗古捧着酒碗说道:“皇上,羊脂玉牌可是您的信物,张三一旦拿出去贩卖,还愁文武百官找不到您吗?”
  孟昶这才知道宛宗古那么痛快地对狱头行贿的原因。他端起了酒碗,一边喝酒,一边咬牙切齿地道:“等我出去,我一定要灭了这帮恶人的九族!”
  孟昶手下的两名侍卫摆脱掉刘富商手下保镖的纠缠后,他们急忙开始寻找皇帝孟昶的下落,一番寻找无果后,当即吓得三魂七魄尽丢,他们惊恐万状地跑到成都府的衙门报案。
  孟昶可是一国之君,他下落不明,那还了得,朝中的文臣武将急忙连夜紧急出动,大家找了两天,最后一个捕头从张三卖到当铺的羊脂玉牌入手,经过顺藤摸瓜,终于将深陷死囚的孟昶和宛宗古救了出来。
  孟昶出了死囚牢,他站在牢门前,对迎接他的文武大臣们声嘶力竭地叫道:“替朕将为非作歹的奸商,无法无天的贪官,还有狗仗人势的狱卒,全都给我杀掉!”
  孟昶和宛宗古上车后,宛宗古指着车厢内的一面铜镜,说:“皇上,看镜中您的面相,那就是体恤苍生除恶务尽的表情呀!”
  孟昶看着铜镜中自己的愤怒神态,他终于找准了钟馗抓鬼,应该有的那种怒发冲冠的表情,花蕊夫人的夜惊梦鬼之病,终于有得救了!
  果然孟昶的《钟馗捉鬼图》画好后,挂到了花蕊夫人的床头,花蕊夫人夜里噩梦连连的毛病终于不药而愈了!
  孟昶万分得意的同时,却没有好好想一想,为何他的治下,会出现如此的奸邪商人、可恶狱头和一众贪官……果然孟昶在画出了《钟馗捉鬼图》的三年后,北宋大将王全斌指挥两路人马攻打后蜀国,两军经过剑门关一场大战后,蜀军全军覆灭,宋军包围成都府,孟昶投降后被赵光义毒死,后蜀国就好像空气中一道不真实的彩虹,转瞬间,便烟消云散了!
  选自《古今故事报》1449期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